一位在台灣活動的英國youtuber,日前拍下一位台灣youtuber在Youtube歲末晚會時穿著納粹制服的照片,在臉書上發表很沉痛的言論。他對台灣Youtube的控訴,我無法評論。但何以台灣人對納粹、黑人等西方的敏感議題如此無感,我覺得很可以討論。

嚴格來說,不是只有台灣,我覺得中國人對納粹、黑人這類敏感議題也非常無感。之前屢屢有中國人穿納粹制服玩cosplay,甚至穿著納粹軍官的服裝拍婚紗,引起西方世界軒然大波。之後中國也有用黑人丟到洗衣機「洗」成白人的廣告,一樣在西方世界引起批評。但我相信面對西方世界的責難,中國人大概是滿臉疑惑,他們覺得無傷大雅,何以西方反應激烈?

回到台灣,最「淵遠流長」的「歧視」,莫過於台灣的黑人牙膏。之前Youtuber「不要鬧」曾拍過影片,雖然影片輕描淡寫,但台灣有些請外國人的綜藝節目,反應就明顯激烈很多。但反過來看,台灣人,乃至於中國人,一直不覺得這有什麼大不了的。而另外一個納粹問題,不久前台灣某高中舉辦活動時,其中一班以納粹軍裝的打扮出現(維基百科條目),不僅在網路上引起譁然,還迅速成為國際新聞,引來以色列辦事處的嚴正抗議,連教育部都要對此做出懲處。

也許納粹或黑人議題,是西方社會的禁忌,東方社會比較難有切身的感受。但我們深受西化影響,也知道這些屬於西方的禁忌,台灣或中國,卻都屢屢有人寧願冒這樣的大不韙,我覺得這不能只看成是「與國際脫節」。台灣縱然與國際脫節,中國難道也與國際脫節?中國人難道不清楚納粹對西方的傷害,不知道黑人受到的歧視嗎?我覺得更深層的原因,應該是我們缺乏「反省」的價值觀。

無論是共產黨統治,或是國民黨統治,其治下的人民,基本上無法擁有反省的文化。從國民黨統治以來,中國人被塑造成積弱不振、飽受欺凌的群體,「中國人」要做的,就是回到過去漢唐時期的強盛,結束西方列強的欺負。這樣的思維,被共產黨繼承,一直延續到今天。無論是受國民黨還是共產黨的黨國教育,基本上都是這一條路線。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很難反省過往,因為反省,必定要承認自己做錯了,這在黨國思維下是不可能發生的。影響所及,被黨國灌輸思想的人,也很難有反省的思維。

但歐美,或說西方社會,他們在兩次大戰之後,有著非常深刻的反省。十九世紀的歐洲科技進步,又有漫長而平穩的太平日子,幾乎是人類文明的巔峰,何以到了二十世紀後,居然接連出現幾乎可以毀滅文明的大戰。這一來一往巨大的反差,使戰後的歐洲思想帶有很強的批判力。但反省並不是一蹴可幾,以二戰的核心德國為例,西德要到大概在1960年代以後,才開始深刻批判納粹帶來的破壞,之後才有總理在大屠殺紀念碑上下跪道歉,將提倡納粹入罪。美國黑人的反歧視運動更是無止無盡,到今天都還是有大量的黑人名流,要求政府正視黑人汙名化、遭到暴力脅迫的問題。而之所以可以有這樣的反省,我想是因為,歐美的政治制度允許這樣的可能性,沒有因為要維繫政權的統治而加以抹殺,最終成為西方社會一個重要的道德價值。

上面那些,簡單來說,就是「轉型正義」。因為有德國人對納粹深刻的反省,納粹才會變成西方世界的道德禁忌。以此為出發點,就可以理解何以台灣人或中國人對納粹背後所代表的罪行如此無感。對台灣人而言,我們尚且把獨裁者奉若神明,在台北市精華地段畫出一大片區域蓋他的紀念館,,每個鄉鎮主要街道都是他的名字,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又怎麼會去體認希特勒所背後的惡呢?很多台灣人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對兩蔣、國民黨黨徽,乃至中華民國國旗如此深惡痛絕,其實就是類似德國人面對納粹的概念。拒絕這些符號,就是希望這些符號背後所代表的惡,不會因為這些符號而暗渡陳倉,變成之後復辟的種子。而中國人,就更不可能理解納粹了,因為他們還活在那樣的社會當中,又怎麼會否定那樣的價值觀呢。

台灣人對納粹無感,對歧視無感,其實就是台灣社會尚無法充分反省。台灣人習慣當受害者,忽略自己其實也是加害者,對自己加害的惡視而不見,卻要別人可憐自己的受害身分,這是數十年來,台灣社會一直無法跳脫的病灶。雖然轉型正義這個詞被用得很濫,國民黨不斷扭曲其意,想要讓轉型正義無法發生作用,但我確實認為台灣需要一個轉型正義的過程,反省歷史上的作為,才能夠真正理解西方社會的道德禁忌,了解西方社會文明邁向的進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ysnow 的頭像
jysnow

Ahura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