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電報導香港佔中,一般都是傾向支持佔中的立場,唯獨英國衛報刊登這篇Martin Jacques的文章,雖沒有直言批評,卻是通篇貶低香港及香港人。

但這篇文章,其實論調與中共十分相近,可能是西方世界很少人聽過這種觀點,所以居然是一個印象上還不錯的報紙刊登在網路。該氏最為華人世界所知的作品,應該是聯經翻譯出版的《當中國統治世界》。此書出版於2009年,剛好是中國開始不可一世的時候。從網路徵得的資料來看,中國似乎對他頗為推崇,可以想見,他應該是典型的「中國崛起論」論者,認為中國最終會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的新秩序。

由此來看,也就不難理解他文中的筆調。就如一般中國人所質疑者,他一開始即強調香港在英國統治下155年,也許有法治、有自由,卻從來沒有享受過民主。民主進程還是因為香港主權要移交,才寫進基本法中。這種說法無疑就是許多中國人(或者親中份子)所謂:英國人統治這麼久不去爭民主,為什麼現在才跟中國政府爭?當然,文中技巧的避開這種類比,這樣很容易把中國視作另一個殖民英國的「境外政權」。更不要說這種粗糙的質問,完全罔顧香港反抗殖民政府的漫長歷史。對中國人,我們容或可以說他們太晚與世界接軌,以致對香港近乎無知。但一位受過良好教育的英國學者也如此說,顯然就是刻意扭曲事實,企圖誤導讀者。

其次,他將香港的特殊地位,說成是受益於中國,說因為中國改革開放初期仍很封閉,世界各地想藉香港進入中國,才使香港得以繁榮。這種說法完全是倒因為果。如果世界各地想藉由香港進入中國,才使得香港有著繁榮的地位,為什麼幾乎與香港有著一樣地理和背景條件的澳門卻沒有雨露均霑?香港或許得利於中國的封閉,但這是中共自己的選擇,不是香港主動要求。中國平白無故讓遠東最先進、繁華、國際化的上海變成死城,然後今天才在說這是中國給香港的恩惠,顛倒黑白,莫甚於此。

就更不要說香港移交之後中國帶給香港的「榮景」,先是1998年的金融危機讓香港內傷甚重,從廣東傳染到香港的SARS(非典)更讓香港幾乎要從旅遊大城中除名。CEPA普遍被外人看成是中國送給香港的大禮,但時至今日,我相信香港人多半深惡痛絕。

文中也提到香港人因為自身經濟優於中國而看不起大陸人,如今因為大陸人比香港人有錢而心懷不滿,這也是倒果為因的扭曲之論。香港人以前看不起臺灣,我聽說過,當時香港人覺得臺灣人土氣,台北也沒有香港光鮮氣派(顯然是就中環論),確實有種驕傲的神氣,我想對中國人亦差異不大。但如今香港人心懷不滿,與其說是今不如昔,不如說是中國人暴富後的主子心態,在香港頤指氣使,使香港人覺得自尊受辱,復又因中國人雖富而鄙,時常做出一些乖張離奇的行為,更使早已現代化的香港人感覺中國人粗野不堪。而且中國人也毫不隱瞞對香港人的高姿態,認為自己花錢就是大爺,搬出與該文無異的論調,認為香港能有今日,都是中國所成就,「要是沒有中國你們就完了」,此言幾乎是中國人的共識。

好吧,就算香港從未向英國要求民主,繁榮都是中國成就,那香港人就不配有民主嗎?就算香港的未來在中國好了,憑什麼就因為這句話,便要香港噤聲呢?只因為中國其他地方的人都沒有民主,香港人要民主,便是奢求?每每我們在討論這些問題時,就有人會搞錯責怪的對象,不去批評當權,反而向被害者開刀。香港的佔中,正是如此。而這樣的錯亂行為,由一個老牌民主國家的子民所講出來,尤其可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摩訶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