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早起床,但是全身仍然無比痠痛,左腳甚而發出劇痛,想我可能要一直走路,就非常緊張。但因為太早起床,遠早於東京博物館開館的時間,我只好好以整暇的看了點電視,然後出去找吃的,再作打算。

IMG_2992.JPG

IMG_2994.JPG

IMG_2997.JPG
不忍池的荷花

吃的倒不難,我跑去松屋吃和洋並陳的早餐,算是便宜豐富。然後繞去不忍池,發現不忍池荷花大盛開,相當開心,可以在這裡耗上好一陣子。先在不動堂稍事參拜,不動堂的「名物」即是以不忍池荷花所發展出來的周邊護身符。然後沿不忍池一路看盛開的荷花。據說明牌的介紹,不忍池有五六種荷花,但我放眼望去,好像只剩一種,應該是日本戰後考古出土的蓮子培育成功的「古代蓮」,端的是古風片片。行走一旁,微風飄來陣陣若隱似現的荷花香氣,相當宜人。台北植物園可能有類似的景色,不過面積就遠輸不忍池。我想到日本有個特色,就是注重氣味。我覺得台灣在生活上已經跟日本不相上下,但要說有什麼不足之處,就是不如日本人觀照細節。比如台灣毫不在意氣味,很多公共場合的氣味很糟,就是看似乾淨整潔如捷運,有時也會飄著陣陣臭味,大便味、臭酸味,或是燒金屬的味道,不一而足,我實在納悶那些味道從何而來,因為驟眼一望,大家看起來都很體面,也沒有奇怪的液體在地面流竄。但日本是很重視味道的國家,我在空無一人的機場走道上,沿路就一直聞到若隱若現的香氣,這顯然是從冷氣口送出來的。其他各處,也都是一股淡淡的香氣,雖然都是人工氣味,但總是好過有明顯的臭味,即便臭味不見得有什麼影響。

IMG_2990.JPG

IMG_3006.JPG

這次東京博物館的特展,是日泰建交一百三十年的特展,曼谷博物館精品盡出。我對泰國認識不深,但泰國深受附近區域影響,比如早期的吳哥王朝,以及後來緬甸的東固王朝曾經統治泰國大部分地區(有趣的是,這次特展並無談到任何泰國受到緬甸的影響,顯然這是泰國的罩門),使泰國有著濃厚的折衷風格。但這種風格後來又發展出泰國獨有的面貌,即在線條上特別有曲線,佛像與紋樣裝飾都有著痾娜的姿態。幸好這次特展人數不多,參觀品質甚好,可惜無法拍照,否則內部的布展方式也相當有特色。但紀念品便沒有什麼特別,畢竟要買泰國的東西,台灣遠比日本好買很多。

其次去東京藝術大學的館藏展,展出藝大的館藏與過去學生的作品。東京藝術大學是百年老校,很多學生作品已經足以成為重要的歷史文物。藝大有個傳統,畢業生需要繳交自己的自畫像留校,我看到村上隆的自畫像相當意外,這個玩弄流行元素已然成為一時鋒頭人物的著名藝術家,自畫像竟然很古典。再來去三井紀念美術館看地獄特展。三井紀念美術館為在三越百貨東京車站店旁的三井大樓,氣派非凡,美術館位於七樓,裡面展示空間不小,但要轉轉繞繞,有點昏頭。地獄,當然是指受佛教影響的地獄圖像,在日本的根據是《往生要集》,然後援引中國發展起來的十王地獄圖像,組成「十王+八地獄」的系統,地獄對應的則是佛教的淨土,即「往生極樂」也。展覽內容相當值得一看。

看完三個展覽,大概兩三點間,要再看一個展覽,時間略顯不足,索性到神田町買書。雖是臨時起意到日本,但可以到東京神田町買書,則是我一直的想望。之前來的時候,沒什麼預算買書,心裡也沒底,總是看過就算,不是不有點嘆惋。這次雖然沒有特定的買書目標,但沿路逛街,如果價格允許又是我有興趣的書籍,自然就買。一路走來,至背包塞滿書籍,才急急離去,以免又被燒到。

最後想說既然都到神田町了,就走去靖國神社好了。不想靖國神社人潮洶湧,雖然已經過了五點,還是充滿遊客。不過這裡雖然人多,各地觀光客都有,但幾乎聽不到中文與韓文,這容或是種「好處」吧。

IMG_3049.JPG

IMG_3051.JPG

IMG_3086.JPG
碰巧遇見靖國神社有活動,但他們開始已經七點以後,我實在待不到那時間,只好離開。

創作者介紹

摩訶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