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商周找了珍古德談食物,新聞也報導科學家呼籲減緩溫室效應應要少吃肉,以及最近很熱門的瘦肉精,活脫就是一個人類吃垮自己的末日景象。

拜《漢聲小百科》的教導,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吃肉並不環保(以及鎘米、戴奧辛、黑的跟墨汁一樣的淡水河…這是外話),特別是養殖畜肉。日本的節目也有類似的報導,長出一公斤的牛肉要消耗九公斤的穀物等等。去年美國牛肉又禁又放,一時間媒體節目都在盛讚美國牛肉的美味。我記得有一集的「今晚哪裡有問題」找了一間美國頂極連鎖牛排店的經理介紹美國牛肉,那個經理很自豪地介紹他們店選用的牛隻第幾個月就要餵什麼等級的穀料,才能有充滿油花而軟嫩的肉質等等。

我腦中只浮現類似餵神豬的景象,或者是一個肥胖的男子終日坐在椅子上吃著各式山珍海味。頂級牛排店提供的牛肉,就是這種毫不健康的牲畜被宰殺後的食品。

這讓我變得不太喜歡美國牛肉,一方面固然是潛在的狂牛症危機,另一方面美國人非常浪費地將人類可以食用的穀物餵給牛吃,只為了多一點油花可以滿足口腹,帶給我很深的罪惡感。相較之下,澳洲牛肉雖然口感較柴,但好歹他們是吃草。老實說,就對環境的影響,好像只是五十步對百步的區別,但至少牛隻嗜吃對他們比較沒有負擔的食物。只是我活在一個嗜口慾的家庭中,父親幾乎是非美國牛不買,不過我回家的次數不多,吃到的機會也少,便很鴕鳥心態的眼不見為淨。

其實諸如「有機」、「慢食」、「樂活」等運動,都在回應當下的飲食問題。珍古德在商周的訪問中鼓勵大家吃有機的當地食物,我卻想到有一次我跟一位做安麗的學妹在討論營養補充品的事情,她非常熱情地介紹安麗各式高單位營養劑的諸多好處,我只是一貫秉持「營養還是要從食物中攝取,不要靠人工合成物」等等等等,然後就談到有機蔬果。她非常愉悅地介紹安麗種植有機蔬菜的過程,先將農地土壤消毒,再挖一個大洞,鋪上透水的塑膠布,裡面再填滿配好養分的介質,然後架網室,自動給水施肥,種出最「純淨無污染」的「有機蔬菜」。

浪費如此多資源種出來的「有機蔬菜」,我實在很難跟「環保」連在一起,歐美那種「用人工的方式解決人類製造的問題」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了,好像我之前在公視看到的綠建築節目,德國人味了讓建築物不用空調也能涼爽宜人,不僅在中庭弄了一個溫室花園,還用電腦全自動控制整棟大樓的通氣窗及澆水,還有自動調整角度以反射陽光的擋陽板什麼的,人活在一個全是機器控制的地方,難道這符合「綠建築」的本意嗎?反正我覺得歐美那種機械思維已經到了很恐怖的程度了,這種科技一點都沒有學習的必要。

我很高興台灣的有機農業並不是以此為導向,多數的有機觀念還是承自日本,認為讓土地休養生息,種植適合當地氣候土質的作物,盡量不用藥用肥,讓原始的地力自行供給,才是有機的生產。有時我也會想,像日本那種強調「不施肥、不除草」的自然農法,會不會有點矯枉過正。但以前野地很多,野生動植物尚有很多生存的空間,而且以前的人施肥除草,不過就是灑肥水跟用人工拔除,比起現在又是化肥又是農藥的,完全兩碼子事情。自然農法也不過就是人類面對過度破壞更多一點的補償,如此而已。

不過我自己是從沒真正做到生機飲食的。一來自己獨居在台北,早就是不折不扣的「老外」,賃居地有時連平底鍋都不見得有,要下廚的機會近趨於零,而且在台灣外食的確便宜,隨便點五十元的便當就可以打發一餐,犯不著費時半天只煮給自己吃。再者固守生機飲食的人,到最後總會有點偏執狂的感覺,周圍不斷冒出的食物問題讓他們變成驚弓之鳥,只好死抓著有機食物不放。後者的出現是社會問題的顯露,正是台灣的食物充斥著太多農藥、抗生素、防腐劑之類,我們才會往毫不在乎及因噎廢食兩個極端分化。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