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洛陽

特別提洛陽而不提西安,只是因為我到洛陽才多了一個可資比較的對象,才有多一點的感想。

出到洛陽,第一個感覺是比西安乾淨。這可能是個視覺印象,洛陽的通衢大道總有寬敞的分隔島,除了高大的法國梧桐,還種上草皮。觸目皆綠,環境就感覺乾淨點,空氣也似乎比較好些。

不過大體而言,洛陽長安外觀無太大區別,彷彿中國的城市都有一些通例:大條路多有兩排分隔島,人行道亦很寬敞,路燈通常非常花俏──我懷疑台灣新裝的路燈是學大陸的──市內充斥著許多標語,招牌總做得老大,配色強烈。

我參考的對象很少,也許只是極為偏狹的意見,但兩地在我的感覺,已經被「現代化」改造得與他們過去的歷史毫無關聯。我認識一位西安長大的友人,他說我應該住在古都西安,而非歷史短促的台北。但以我待在西安的有限經驗,那個「古都」早就沒了,我在艋舺龍山寺或大稻埕迪化街,搞不好還更貼近古老的中國氣息。

8/2

來到洛陽,當然不能錯過龍門石窟。導遊也很乾脆地給我們四個小時──但對我們而言,遠遠不夠。

龍門石窟即是沿著伊水兩岸開鑿出來的石窟群,數量龐大,具有極重要的價值。不過石窟自唐武宗滅佛開始遭到破壞,清末民初盜取佛像佛頭,尤其造成龍門石窟不可抹滅的損毀。諷刺的是,龍門石窟真向世人顯現其重要價值,是兩位跟日軍侵略腳步之後的京都大學教授。他們在二戰後期所出版的廿萬字洋洋巨著,迄今仍是研究龍門石窟最重要的參考資料。

今天的龍門石窟已經和兵馬俑一樣,帶著濃濃的商業氣息。中共在龍門石窟做出跟兵馬俑一樣寬廣的綠帶,和長長的商業街,每個人從出口走到停車場,勢必要經過沿街小販的叫賣,和大片的仿古建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符號,對他們而言不啻是財源滾滾的象徵。

下午到離龍門石窟不遠的關林。關林即是當年曹操埋放關羽頭顱之地,是所有關帝廟的原點,可想而知這間廟的香火。關林這幾年的修復,都是倚賴台灣人的奉獻,每年農曆六月廿四日關公誕辰,台灣關廟的代表、工商界人士都會組團特地到關林參拜。因為關公又有武財神之稱,所以會有許多工商界的人士,新修的碑記裡,時常出現「台灣」二字,可謂關林最重要的香火來源。

看完關林即去市區的洛陽博物館。洛陽自周代建都,少說也有兩千年的歷史,雖然今天的洛陽已經全然西方都市格局,難以想像以前的舊城模樣,但地底下不斷出土的古物,仍可說明這座城市的古老身世。洛陽博物館內所收羅的地下出土文物,就品質及數量,恐怕遠勝國立歷史博物館,在台灣都是些不得了的東西。只可惜放在洛陽博物館,看起來就像文化中心一樣,一點重要性也沒有。大陸許多博物館空有文物,卻沒有好的展示場地和學術研究,反而那些盜賣或偷運出去的文物,因為歐美日本的研究,反而有著更多討論的機會,實在非常諷刺。

晚上在旅館裡看同房室友在七月初去晉北拍攝的許多珍貴的佛寺壁畫,一方面駭於這些荒郊野嶺竟然存有精美到不可思議的金代和明代的壁畫,一方面也為這些精美壁畫所在地保存環境的惡劣而憂心。大陸民眾早已失去了民間信仰,舊有的寺院不是文革時期被破壞,就是挪做倉庫磨坊之用,先人所遺留下來豐富的宗教藝術迅速消亡。地方政府既不理解其重要性,卻又不肯公諸於外,處處表現官僚習氣,頤指氣使,彷彿是個人的私產。神州大地仍有許多我們尚未發現的寶藏,唯是否可以繼續可以保存下去,就要看共產黨的智慧了。


(世界遺產的符號,有點像銅錢...)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