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著兩天看兩場電影。

第一部是《明明》。很難看。區雪兒根本把電影當成MV在拍,還不是那種愛講故事的MV,是畫面跳來跳去,一下子停格一下子慢動作的那種。

我看了五分鐘我眼睛就花掉,因為我根本找不到我可以聚焦在哪裡。還有恐怖的廣東話,裡面用台灣大陸演員,說的廣東話連我這種沒有很懂的人都聽得出來腔調很重,不標準到我坐立難安。不標準又硬講,真是驚死我。

第二部是《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我自己還挺意外會去看。之前幾部我都沒有看,很大原因是因為我打心裡認為電影沒有原作好看。而且《哈利波特》激起我無限的想像,我在看的時候就已經自動浮現出一幕幕的畫面,不用勞駕好萊塢砸大錢用電腦畫出來,更何況,演出來常常不是我想的樣子。

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次進了戲院,可能是因為他們的幕後花絮拍得很用心吧,我素來都很愛看幕後花絮什麼的。不過我犯了幾個大忌,一個我又看了一遍原著,一個我已經瀏覽過一些網誌的評論。但這些並不妨礙我看電影的興致──喔,可能有吧。我看到一篇把《哈利波特》電影和書都罵得狗血淋頭的文章,回應區也出現一堆「從沒看過也不知道有什麼好看」的留言,顯然他們找到一個可供舒發的管道,把全世界迷《哈利波特》的大人小孩視做「愚蠢的麻種」或「骯髒的雜種」之類。一時半刻我也恍惚於「都罵得這麼難聽還能夠好看嗎」,就先去看(後來發現)更難看的《明明》。

當然,結果我還是看了。我缺乏沒看原著的新鮮感,但相較前幾部,特別是《火盃的考驗》中所瀰漫的一股悶悶的氛圍,《鳳凰會的密令》節奏算是明快。我也很能諒解為了讓冗長的原著塞到僅兩個小時的電影,不得不刪掉許多枝葉,包括魔法部人員的離奇死亡、魁地奇比賽、普等巫測、聖蒙果魔法疾病與傷害醫院、人馬教授,甚至有點刪過火,把預言跟崔老妮教授的連結刪到沒有痕跡,害我還蠻想聽愛瑪湯普遜用粗糙沙啞的嗓音講著:「…兩者必將死於另一人之手…」,卻無奈落空。不過,書中那個青春期愛鬧情緒的哈利波特,也沒有出現在電影當中,或者是含混的把那種情緒跟佛地魔的影響交雜在一起,少了文本裡的叛逆感。雖然有不少人──包括我──很討厭第五集裡面那個沒大沒小的哈利波特,但我對羅琳對於描寫青少年情緒的細緻度頗為意外,畢竟我家有個人還殘存很多這樣的性格,不得不說很貼切。

其實看完小說再看電影,只是在看電影到底可以呈現出原著的幾成,如此而已。我也不求巨細靡遺,以第五集的長度,拍一個三十集的連續劇都沒有問題。只是即便這樣,最後激烈的打鬥,我仍然有點微詞。小說裡的打鬥場景還蠻多變的,但在電影裡就只剩兩個房間,也單調許多。這樣雖說比較省錢,也無須設計複雜的走位及打鬥鏡頭,可是這讓小說中已經不太有用的食死人,在大螢幕裏更加窩囊,只有貝拉一定要殺掉天狼星,感覺比較稱職一點。鄧不利多和佛地魔對決的部份就很精采了,感覺得到導演花了很多心思(及電腦動畫)來處理這部分。

兩天非假日去看電影,人數都很少。《明明》一開始只有我一個人,後來才又進來一個人,一共才兩人;《鳳凰會的密令》我是在台中新光三越看的,人也不多,我隨意看一下,大概廿多人,一個偌大的大廳裡面,看戲氣氛不好不說,冷氣都冷死人,彷彿我附近有催狂魔似的。我縱不喜歡人多的地方,也不得不承認電影才是人多比較好看。台灣的觀影條件,很多時候是不太好的。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