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想寫一些墊檔的(就是兩三句打發,偶爾加一兩張圖片,哎呀,我好像在講我上一篇文章),不料被這篇文章勾起我前不久才碰到的事情。

今年的畢業紀念冊大概是我有史以來看過最貼近我們校名的一本畫冊,非常的「藝術」。我敢包票全台灣沒有一間學校像我們這間學校做得出這種畢業紀念冊。很可惜我不是畢業生,只能翻翻而已。

姑且不論設計裝幀有多麻煩,我認為這本畢業紀念冊最驚人的,在於它是一個「個人化」的畢業紀念冊。什麼意思?意思是說,這一屆的畢業學生,可以拿到有自己頭像印在封面的畢冊,請注意,是「印在封面」,也就是說,有多少畢業生,他們就得開多少版。

這大概只有我們學校做得出來,換作台大或政大或交大或清大,我想,他們再過五千年也不會做這種蠢事。

來看我網誌的應該不乏有從事出版業工作的人,但就算沒有接觸過出版業,看上面也知道這是何等花錢的事情。所以,那些封面當然是學生在版畫教室用孔版一張一張印出來,才送去印刷廠裝訂。其實這是更驚人的,因為這意味著「手工」,而手工,就幾乎等於「貴」,只是他們是學生,而學校本來就有教室,就有印製版畫的機器,如果送給外面做會是什麼價錢,我就不用再講了。

聽說這個畢冊在畢業典禮引起轟動,許多人紛紛詢問製作者商談合作事宜,負責弄畢冊的同學也很「合宜地」把自己的名字印在一張小卡片夾在畢冊中,成了現成的名片。

我佩服這屆美術系畢業生的「創意無限」,更佩服他們把畢業紀念冊變成推銷自己的宣傳品兼作品集,而且還有錢拿。設計費不論,光是不眠不休在端午假期熬夜幾個晚上,就拿走學校五萬餘元的工讀金。賺學校這一攤,都可以去日本玩好幾天了。

然而正是因為這樣,我覺得這群學生其心可議。照理如此創意,理應要很受褒獎。台灣喊「文化創意產業」喊到氣若游絲,現成一個「創意產業」就在校園之中,何等令人振奮!但來看我這個網誌的讀者大多數社會歷練都比我豐富,應該看得出來中間迴路出了什麼差錯。

其實講了半天,跟這篇文章也沒有什麼關係,我只是在看文章的時候,冒出幾天前的對話。負責畢冊的行政單位我之前在那裡打工很久,裡面的行政人員看到我就不停吐苦水,對著那一本本精美的畢冊直嚷嚷「太貴了太貴了我們錢根本不夠啊」,我滿腹疑竇「你怎麼不跟他們說不能這樣那樣呢?」他便悻悻然道:「阿他們就說這樣比較好…」

多單純的堅持,為了「好」,(學校)花再多錢都值得。

底線失守,也難怪他們軟土深掘,還掘出自己的前途。

只是,這種人真的進了公司做設計,會有人敢用嗎?外頭可沒有免費的教室機器跟水電可以揮霍,工錢也不是一小時一百元的算啊。

創意縱不是無價,至少也是天價。我不覺得台灣有企業主真的認知到這一點,更不要說是台灣的政府。而且,我不知道,大概我有點可憐學校吧,看到這種畢冊,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我要的只是一本畢業紀念冊,不是一件藝術品。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