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決定了,我決定逃避。

這麼丟臉的事情還如此昭而告之,實在很可笑。我只是覺得,我到了臨界點了。

原來臨界點不是身上同時軋多少報告在身上的巨大壓力,而是殘酷面對自己的腹笥。

這學期期末非常脫線,原來理當是輕鬆的應付卻因為懶散而變得措手不及。而炎熱的空氣又讓人更加心浮氣躁,開了冷氣還憑添不安的罪惡感。整個人荒荒廢廢,我都不知道自己真的念了些什麼。在不熟的領域中,無端增加自己的挫折。

真想找個什麼的來埋怨一下。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