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回台中就想寫點什麼,但也許是家裡太悠閒,都提不起什麼勁寫,下筆只覺腦袋空空,不知所云。

台中理當很有得寫,我一直想替台中留一點文字。也許這些文字不免淹沒,但應該好過從未有過。有些書寫台北的人欽羨所謂的「東京學」,想寫出「台北學」。我也很希望替自己出身的地方,寫一點「台中學」。

比如說,很多人提到台北生活機能好,好過美國歐洲的城市,甚至好過日本。但我自己覺得,論生活機能,台灣幾個主要城市的差異不大,台北唯一勝出的,大概是大眾運輸系統的便利度。其他如便利商店、如路邊攤小吃、如夜生活,高雄、台南、台中等市不一定不如台北。就連台北的市容,也不見得好過台灣其他都會區多少。(當然,若論市容,台北跟歐美國家比真是差多了)。

如果有人認為台北有濃厚的人文底蘊,我相信其他都市也會有。朱天心寫得出來台北的《古都》,台南為什麼寫不出來?我也相信台中可以有自己的《古都》,不過是缺了個出生台中的朱天心。

不過,要寫台中,就得怨台中。實在心思放得深,失望就重。台中本身無甚好怨,怨的都是人。這幾年台中增加很多建設,但我對什麼新裝的路燈、新鋪的人行道不太有興趣。不是這些事情不重要,而是台中市的施工品質簡直可以用「惡劣」來形容。台中市的人行道之不耐用,地磚沒鋪到三個月就會破掉,偏偏台中人很愛將機車停在人行道上。我本來以為是「使用方式不當」,直到有一次我經過正要鋪路磚的路段,一疊疊路磚擺在那裡,我看到那個路磚挺薄(大概兩公分厚罷),想拿一塊起來看看的時候,那塊磚就應聲裂成兩半,我整個人嚇到。那只不過是去年的事情。

我唯一覺得好的建設,大概就是增加公車路線。姑且不論車次多不多、素質好不好、車況新不新,能在市公車這爛攤子裡殺出一條活路,我已經很佩服市長了。但,台中市公車可以改進還有太多太多,多到足以抹滅我的一點點欣慰,也許獲利之路非常艱困,但我服膺一種說法:沒有「沒有市場」這回事,只要正確擁抱市場。現在國美館的假日人潮多得跟百貨公司一樣,經過國美館的公車卻只有兩班,間隔達半小時,也許評估路線的人看到我看不到的東西罷。

台中市也蓋了幾座公園,比如為了掩蓋歌劇院蓋不出來窘境而出現的露天劇場公園。夏老師在課堂上說了一個密辛,露天劇場當時評選的第一名作品,是個把雪梨歌劇院和英國某著名劇院合併的醜陋抄襲品,活像一隻甲蟲。夏鑄九看到之後立刻要求把第一名撤掉,才改成今天所看到的模樣。我對劇場本身沒有什麼意見,只是新劇場蓋好沒有很久,一切都樹小牆新,我居然還看到他們種上黃槐!黃槐這樹在台中名聲很不好,因為這種樹很容易遇強風倒伏,每遇一次颱風就要扶正一次,太麻煩了。我於是懷疑起負責設計植栽的公司和相關主管單位的腦子是不是有問題,還是台中錢太多?

噫!又開始罵起來,一罵起來沒完沒了,還是先止筆好了,下次才有題材可寫。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