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見豬頭三新文,才知舒國治又發新書。到誠品欲買,不意撲空。後來才發現似乎是金石堂獨賣,才買到手。

買時匆匆未加細看,待要翻書來讀才發覺新書書背似有一點磨損,書腰甚至磨出兩條白線,彷彿是庫存很久,甚怪,不過很符合書的風格,反倒是加分。舒國治近年出的書分屬不同出版社,但妙的是書的外觀具有強烈的一致性。恐怕也只有舒國治才能如此罷。

說到新書,這幾年大陸書愈來愈多,而且製作愈趨精良,頗有可與台灣書一別苗頭的姿態。但我發現大陸新書都有一股難聞的味道,這是台灣書所罕有的,不知為何。日昨堂姊贈我一個她去北京出差買的「為人民服務」書包,亦有一股難聞的氣味,雖不致到讓人有不舒服的狀態,卻讓我害怕其中是否有什麼有毒的揮發物。

之前新聞報導,台灣室內裝潢時常充斥有毒的揮發物,所謂「新家的味道」其實是致命的毒氣。我不禁聯想到此。雖說大陸的經濟發展令人咋舌,但就如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台灣,大家追逐錢財,很多東西,包括生活的環境,都因為要多賺個一毛兩毛給犧牲掉了。古早的小吃美味,很多也在這時消亡,倖存下來的,有一部分就寫到舒國治的書中。

可歎台灣有錢的時候不太知道如何花錢,過去經濟榮景留給我們最大的「資產」,大概就是恐怖的都市景色跟破碎的地景。我每次坐在往八里的公車,看著被大大小小墳墓佔據的觀音山腳,總是很喟歎。要我是台北縣長,我一定要把觀音山恢復成原始的山林景象,花錢將墓地一塊塊買回來,請人研究原來觀音山的植被,再逐步植上原生的樹種。

我相信這是要發生的機率微乎其微,因為會葬在觀音山的人很多來頭都不小(仔細看可以看到墓塋上青翠的草皮和修剪得宜的龍柏),惹到這些墓主背後的「民意」,搞不好過幾天自己變成墓主。只有像我這種不知世事險惡的蠢貨,才會想到這種蠢點子。

另外一個蠢點子,就是在八里渡船頭蓋一個像《神隱少女》一樣的碼頭,一定頗有噱頭。聽說《神隱少女》外頭的商店街是參考九份老街,既然如此,不如多增加一些景點,大家可以從八里搭船到淡水,然後在沿北海岸到九份,最好九份還可以蓋間「油屋」,然後到基隆吃「會變成豬的食物」(電影中的商店街食物,據說也是參考台灣的小吃)。

繞了一大圈終於又回到小吃上,今日的閒扯可算是圓滿的結束。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