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淹水,水退只是一連串後續事件的開端。而這當中最受注目的,應該就是隧道與地鐵。

鄭州地鐵五號線突然灌入大量洪水,運行中的列車閃避不及,很多人可能就此淹死在當中。從「澎湃新聞」發布的一則影片中,一位從上海前去鄭州尋夫的女子,在鄭州四天,周旋各個機構單位,才終於知道自己的丈夫淹死在車廂。鄭州官方發布,地鐵有14人罹難。

鄭州人在封閉的地鐵沙路口站放上一束束鮮花,鮮花愈放愈多,卻在26日「頭七」時,被人用黃色塑膠圍欄重重圍住,不讓路人看。但,花束繼續放在圍欄外,悼念死去的乘客。

E7S2ONvVoAEdmiq.jfif

Rsxn4XqfCCj7Nd73YbNuB.png

13ewxTxChFmQmcIoIS6Vsl.png

到底有多少人死在地鐵跟隧道中?顯然已經無法查考。我只看到一座光鮮亮麗的城市不堪一擊。鄭州的地鐵系統幾乎是這10年間蓋出來的,除去文革後期半途而廢的「7401工程」,如今的鄭州地鐵,自2013年第一條線開通之後,幾乎是一年一條,不過7年,已經蓋好7條路線,長達206公里。而根據規劃,未來5年,還要再蓋8條,路線是翻倍的505公里。大台北的捷運系統從1996年蓋好第一條木柵線,到將來環狀線、萬大線都完工,也才不過250公里。這種速度,不要說是台灣,應該世界上絕大部分國家都無法企及。

所以要辯解鄭州的排水系統不良,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說法。應該要說,中國在面對城市建設時,對「隱形」的基礎設施非常輕忽。所以當抽水機從地下室、地鐵站等處將水抽出來時,沒有相應的排水孔道,只能任憑抽出來的汙水流到馬路上,立刻又成為積水。沒有網路也是同樣的情況,基地台不夠多、不夠牢固,大雨一來,什麼都沖毀了,中國引以為傲的線上支付,在大難過後一無是處。

當然,真正的人禍還是水庫無預警的洩洪。在潰壩與造成廣大生命財產損失的「兩害」,中共習慣性選擇讓人民遭受損失。這可能也是「歷史經驗」所得到的教訓,河南曾經發生過「758特大洪水」,又稱「駐馬店水庫潰壩事件」,當時位於淮河支流的洪河跟汝河上的水庫,在颱風夾大量雨水的沖刷下,承受不住相繼潰壩,首當其衝的駐馬店災情慘重,並波及鄰近29個縣市。當時寫給毛澤東的報告中,說死亡人數不超過10萬人,但事實上多少人,沒有人能講得清。而且如此嚴重的大災,長期遭到中共隱瞞,有較為詳細報導出現在公眾眼前,竟要到12年後的1987年才有,官方檔案完全解密則要到2005年,被列為「世界十大技術性災難」第一名。

這就彷彿是那個著名的問題,火車到底要輾過五個人還是一個人的選擇。但更根本的問題是,為什麼這個選擇會發生?如果慘劇發生過,痛定思痛,中共理應要重新檢討水庫設置與施工品質,確保以後不會有一樣的情況發生,至少不要在大雨滂沱的時候才急於洩洪,讓下游一堆人無緣無故葬身洪流。但結果告訴我們,所有我們以為的理所當然,都不是中共的選項,他們只會選擇最簡單粗暴的方式處理事情,反正大手一遮,什麼都可以「消失」,而中國人都會默默承受。

這就是大一統的壞處。遠方的統治者基本上不會管你的死活,而本地人毫無任何決策權,只能任憑外來的流官魚肉。他們做得再糟,不過是辭職下台,轉調到其他地方。地方的苦痛跟問題,一樣存在,一樣沒有人要解決。而中國自古以來,就非常忌憚給地方任何自治的能力,皇帝總是怕有人在地方招兵買馬要推翻他,共產黨大概是防範最徹底的政權,所以中共治下的人也是最脆弱的,以前還有宗族跟同鄉會,現在則都是孑然一身,像從上海到鄭州尋夫的女子那樣,沒有任何可靠的外援,只能單打獨鬥。

這種「中國崛起」,我覺得是最可悲的。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