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按:此文轉自PTT政黑板,清楚交代國民黨在兩岸關係上尾大不掉的關鍵。其實這些事情,一開始是無需講,台灣人跟中國人都知道的,但因為世代交替後,這種「不證自明」的概念很快就遭到遺忘,不得不訴諸文字。國民黨與他的「中華民國」的花盆終究要被毀棄,只是台灣人有沒有能力不被國民黨拉下水一起死而已。)

(前略)

而對KMT來說,從反共到親共,這整個路徑是有跡可循的。

在國共內戰後,撤退來台的KMT必須堅持其對中國的統治權,所以KMT從立場上必須徹底反對竊據他們統治權的共產黨;一部分也是因為當時的國際政治形勢上,共產黨統治大陸的立場看起來還沒那麼穩,只要美國支持,反攻大陸的事情似乎還有那麼一點可行性。

而這件事情如果能成,對KMT那些由流民構成的統治集團核心是很有好處的。

某種程度上來說,反攻中國、統一大陸的承諾,是蔣介石跟KMT政權對他們帶來的流民的政治承諾,也是KMT政權和本土政權不同的地方;一個由本土人 (島民) 建起、支持的政權,絕對不會想要反攻中國大陸,因為這是全無好處的,但KMT政權會。所以對流民來說,唯有支持KMT政權才是他們唯一的希望,流民跟KMT政權是基本上抱在一起的,KMT政權依賴流民的支持及效忠,才能鎮壓台灣本土的政治菁英及社會反動;流民依賴KMT的政治承諾,做任何本土政權都不會做的事情:帶他們回到利益相關的中國大陸。

但隨著時間過去,美國為了對抗蘇聯而拉攏中國的態勢越來越明顯;在這個情況下,要求美國人繼續支持KMT政權反攻中國變成是不可能實現的事情了。但就KMT的立場而言,至少堅決反共、反對竊據家園的共產黨,對於自己在國內政治上鞏固那些流民支持者是有實際好處的;這些跟著KMT政權一起撤退來台的流民支持者是KMT早期的支持核心,而他們絕對不可能支持任何台灣本土的政治勢力,因為任何以台灣本土島民構成的政治勢力都不可能支持反攻大陸。

因為反攻大陸只對流民政權有好處,對於本土政權則沒有。

只有你自認是中國人,你的家鄉在河南,你跟著黨軍打回河南老家才有好處;對於一個彰化出生的人,所有家業、親人、利益都在彰化,或至少在台灣本地,我TMD跟著你跑去反攻大陸 (反攻是KMT意識形態下的用詞,如果以純粹本土人的觀點,基本上叫做侵略大陸) 要幹嘛?打仗是要死人的。有些人會說,反攻大陸可以去抄共產黨的家,佔據那些土地跟真金白銀,進行戰爭掠奪,這對於島民而言完全是天方夜譚;一個在本土有家有業有利益的島民,幹嘛跟著不知道會不會打贏的軍隊進行跨海的戰爭侵略,最終還可能客死異鄉?

這就是大中國意識形態的政黨,其支持者與利益,會和島民直接衝突的真實含義,島民在中國大陸沒有利益,但流民有;但為了滿足流民的政治利益,就一定要犧牲島民的利益,兩者不可並存。兩者能並存的條件,只有在島民錯誤的認為或相信了自己其實也是流民,跟流民是同一群人的情況下,才會錯誤的把他人的利益當成了自己的利益;這是KMT之所以要在台灣推行大中國主義、中華民族意識形態的理由:

他們在建構一個虛假的文化、政治上的想像共同體。

但對KMT而言,那個年代的反共,是他們有著需要凝聚自身支持者、鞏固統治正當性的真實政治需求,不反不行,不反的話KMT自己都沒有半點統治的正當性;當然另一方面來說,當時的KMT也還跟共產黨有切身之恨,竊國之仇,真實歷經那個時代的人,反共而支持KMT挺中,是很合理的。

可是到了接近改革開放的年代,眼見反攻大陸是本質上不可能了,這時候KMT面臨的問題就變成,如果我們不能反攻大陸,那我們要承認這件事嗎?但我們如果承認了這件事,那不就等於是跟我的支持者承認我們失敗了,我們就不再是中國跟中國的代表了嗎?

這時候改革開放讓外資、台資、港資能進入中國市場,所以KMT延伸出一個新的觀點是,我們雖然放棄了武力統一,武力統一看來也在國際上不可能了,但沒關係,我們有美國人的背後允許,我們有錢有技術,還有美國人希望和平演化中國民主的期望,所以我們要用經濟資本跟民主自由去感化中國人,讓大家都有錢之後,大家支持自由民主,兩岸不就可以統一了嗎?

所以OK的,但麻煩的點是,因為我們之前反共反了太久,有很多東西不改的話,我們連混進中國都沒辦法,得先轉個彎才行。九二會談、九二共識就是那個時代轉彎下的產物,它本質上是KMT對反共態度的轉彎,也是執行民主自由統一中國必要的叩門磚;沒這塊磚,自己在本國的門口就先被法律卡死了,根本連門都出不去,還談甚麼民主自由經濟統一?

當然,你也可以說這是1980、1990年代美國當權派(擁抱熊貓派)對於中國民主化可能性的樂觀期望,也是KMT在武力反攻不可行後,用來維繫自身政治能量的方式。在這個前提下,KMT等於已經是軟性的承認要消滅共產黨是不可能的,我們只能期望中國人哪天民主起來之後,我們摻進去一起統一,到時候只要我們KMT在選舉中能得到廣大熱愛民主自由的中國人民的支持,選贏了共產黨,那不就也是我們完成偉大的統一大業了嗎?

當然,對於歷史發展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這件事後來完全沒發生。

但這中間其實出現了一個弔詭的地方,因為KMT所主張的大中國主義其實不是他們自己的發明,而是在清朝末年,由梁啟超他們的發明改良而來的;KMT的版本算是改良版的大中國主義,實際上算是兩層次的。我們要支持一個強大的中國,才不會被帝國主義欺負 (本質),而這個中國,必須要在KMT英明神武的領導下才能建成 (外層);第一層是最早期的發明,也是大中國主義的根本,外層的皮是孫文他們後來為了鞏固KMT統治的合法性而補上去的但任何明眼人都知道,第二層的主詞是可以替換的。

所以如果你是一個支持KMT所主張的大中國主義的人,早期在國際情勢還沒有一面倒、反攻還有希望、政治上還有望為之時,支持KMT所主張的中國似乎理所當然。但實際上對你而言,大中國主義的核心理念是,支持一個強大的中國才是根本,那麼在共產中國逐漸崛起的1990年代後,形勢越來越倒向共產中國那一方,你很快會發現KMT那個鋪在外層的神話建構撐不住了。因為看起來,我們的中國要死要死,好像共產黨的中國才真的很好很強大呢?

所以只要能有一個強大的中國,細部的問題上面到底是由共產黨還是國民黨執政,就變成你完全可以忽略的問題了,也就是說,如果你的期望是如此,那麼一個由共產黨主持、相對強大且能爭奪世界主導權的共產黨中國,以及相對弱小,看起來已經爭不到世界主導權的國民黨中國,兩者一相比較,你很快就會發現支持前者對你而言,其實是比較划算的。這就是為什麼KMT養出來的大中國主義者,最終非常容易落入共產黨的意識形態陷阱,被共產黨統戰的理由:因為如果你想要一個強大的中國,那你無論如何都只能忍痛支持共產黨,其他任何人都做不到這件事,包括KMT在內,他們看起來就沒救。

在這個邏輯下,原先KMT的大中國意識形態支持者,一部分當然會越來越偏向共產黨的中國而KMT自己也不是沒有發現這個問題,但問題是,他們無能為力。

因為KMT的政治意識形態就是大中國主義,這是他們早期在政治上賴以為生的根本。

如果說KMT在撤退到台灣之後就直接本土化、民主化,那麼蔣家政權跟高級外省人等於是放棄了權力的根本來源,在那個年代都要死無葬身之地。因為他們才多少人,在民主化的時代,你能選得贏台灣本土的政治菁英?而放棄了大中國主義,等於不再在政治上認為河南省是我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等於放棄了反攻大陸的堅持,因為只有我們的東西才有堅決拿回來的理由,如果連你自己都不要了,那怎麼可能拿得回來?

這會使KMT政權失去流民軍隊核心的支持,我們跟著你,或是被你蔣介石裹脅著逃來台灣,是你保證說有天要帶我們回去過好日子的呀,你現在說你放棄了,說我們中華民國的統治跟固有領土不包含河南、山西、湖北了,你TMD這是甚麼意思?這是說我們不回去或是回不去了嗎?你不帶我們打回去,本土島民政權有可能支持反攻河南嗎?那既然你跟他們都一樣的話,那我們還要支持你嗎?

反過來說,這也是對的,因為本島島民根本沒理由支持你一個外來政權,你蔣介石跟KMT要是沒有洋槍洋砲,沒有美國戰車,你TMD算個毛?你講的湖南話(編按:蔣講的是浙江話),我們台灣鄉民半句都聽不懂,你的政策對我們也沒好處,還要我們跟你一起去中國,去你妹的,江西在哪我都不知道,我們有甚麼理由要支持你,跟你反攻大陸?

這樣內外夾擊,蔣家政權跟高級外省人都只能準備跳海,這完全是不可能的。

當然,只要政治解禁、思想教育解禁,接近於分裂主義,也就是符合本島人真實利益的政治認知跟思想是一定會自己慢慢出現、萌芽的;這是完全自發性質的、大家終究會發現的問題,KMT再怎麼裝都不可能掩蓋得過去,只是早晚而已。

而在黨禁解除,DPP出現後,基本補上了分裂主義(獨立)的意識形態,這個空缺早在1980年代末就已經被DPP佔據了;KMT不能佔據這個市場,因為KMT不可能放棄大中國主義的意識形態,也不能在維持大中國主義的同時還支持台獨本土派的分裂主義,這完全是精神分裂。而因為中國主義的意識形態是他們從早年到後期維繫政權統治的根本意識形態,放棄了會要命。你在1990、2000年代要KMT放棄這點,等於是要他們親口向自己的支持者宣布我們不是中國,我們不代表中國,我們其實訴求跟DPP一樣;這在正常人看來完全是精神分裂的宣告,也會直接讓KMT喪失那些原先的支持者。我們原本是支持你的,你突然跟我們說,對不起呀,其實我們都是騙你的,你原先的支持者群體都要直接崩潰了,KMT以後還需要玩嗎?

後見之明的人會說,你KMT在島上抱著大中國主義最終是要死的,你何不從一開始就放掉呢?

但對KMT來說,事情完全不是這樣看的。他們早期能不死,就是因為這塊浮木存在,他抱著這塊浮木如果可以多活20、30、40年,好像也是很划算的;至於這塊浮木如果最終要沉,好歹我也多活了30年了,很划算對吧?

所以在徹底的大中國主義者非常容易被中共統戰,而開始意識到自身的真實利益與大中國、中華民族意識形態不相容的島民逐漸加入DPP陣營後,遭到兩面分裂的KMT,衰弱的態勢就會變得勢不可擋,這只是早晚問題。KMT的政治意識形態和本地出生的人是不相容的,他們是注定在這個世代成長起來之後要衰敗的;在DPP已經在1990年代佔據了分裂主義的主要生態位之後,KMT就注定不能這樣做。對於KMT的支持者而言,如果連你也不要中國跟中華民國了,那你跟DPP有甚麼兩樣,我幹嘛不支持DPP就好了?

在政治路線上,KMT跟大中國意識形態就是綁定的、不可分割的,分割了兩者都要死。

如果KMT這時候開始反中,等於是要重新再否定一次自己在1990年代已經轉彎過的路線,重新告訴大家我們以前講的東西都不是真的、不可能實現了,那都是騙人的;我們要跟共產黨的中國重新敵對,那等於是要說我們當時要民主統一中國的承諾都做不到了、我們失敗了,那我們既不能用武力統一,又不能民主統一,那我們要怎麼樣才能重新當中國呢?

對於激進的大中國主義者,深藍的新黨而言,KMT當不了中國,那沒關係,他們的抉擇是毫不猶豫地跑去給中國統,因為真正的中國是他們所願,是由誰統治則無所謂,他們要這個殼,例如侯漢廷、新黨的那些人都是;但KMT不同,KMT已經堅持了這個路線太久,這件事情無論如何是圓不回去的,要圓的話,他們在政治上就會直接崩潰了。現在KMT向中國的靠近,是他們在大中國意識形態下,在1990年代要用民主統一中國,和共產黨進行政治、經濟交流路線的繼承及前提;KMT能跟共產黨在1990年代坐下來談,那是因為雙方都承認一個中國;換成DPP,DPP在當年根本就不承認狗屁一個中國,DPP的路線就是分裂主義,那還和平統一個頭?

所以你要KMT現在開始反中,這條從1990年代路線的延伸就等於全毀了,但他們已經透過這個路線拿到了太多的政治利益跟統戰 (其實是被統戰) 利益,他們現在已經不能允許任何人的背叛,任何背叛的人都是要死的,而且會成為現在KMT的罪人。

你要KMT重建路線,承認他們無論在武力或民主統一都失敗了,他們根本對支持者交代不過去,直接180度轉彎,跟DPP拚反中的KMT也不可能拚得贏;更別說他們從1990年代開始鋪排,在2000年代後收割的統戰利益都在中國,資金、利益都在那,你現在要他們甩尾,他們個人所有的投入都要沉下去了,而換來的卻是一條比DPP的路線還不如的路線,那絕對是不合算的。

但這是沒有救的,因為政治意識形態跟真實的狀態不相容,你就像是在小盆子裡面種了大樹一樣,時機到了,盆子是一定要破掉的。KMT要反中共、反中國,最早最好的時機,其實是在1990年代的第一波本土化時不要踩煞車,直接讓李登輝為主的本土派、地方派系消滅KMT裡面整個由外省流民所構成的統治核心,讓他們血流成河。

但上述的事情一旦發生,就意味著傳統統治核心的崩壞,而那些掌握權力的統治核心是不可能放棄抵抗,讓本土派消滅自己的;正常人的邏輯是,你要踢我下台,我不會下台的,就算我要死,我也要看到血流成河,要KMT跟我一起死。至於要他們放著權力不用,自己去死,讓KMT在李登輝英明的領導下轉型成一個本土政黨,而自己在這個本土政黨裡面毫無空間,這完全不符合擁有權力者的認知,所以他們一定不會這樣做。。

事實上KMT的統治菁英階級也確實沒有這樣做,他們抗拒了1990年代的本土化,選擇延續大中國意識形態,並利用這個意識形態的延伸和中國共產黨進行政治、經濟上的合作,藉此汲取政治利益續命。這實際上是延續了外省菁英的政治壽命,但讓很多的本土政治菁英轉投了DPP,而且會讓KMT這塊招牌在未來跟著島民逐漸覺醒的本土意識在未來永遠沉到海底;但這沒關係,到那時候反正他們早就已經死了,而在他們還可以活著的時間內,保持自己或家族的短暫榮華富貴還是沒有問題的。

但錯過了1990年代的本土化轉型時間點後,KMT之後就再也不可能進行本土化了。

在DPP還沒有成長得夠大、夠有代表性之前,KMT還可以說我跟你搶同一個市場;在DPP已經成長到現在這個程度之後,KMT所有背叛原始路線的作為都搶不到市場,因為DPP已經在那裏了,而且人家罵共產黨的時間比你長、反中的時間比你久,你要怎麼說服那些原本就支持DPP的群眾,說我們才是抗中保台第一品牌?

這種人格分裂的做法看起來似乎很合理,但實際上執行下去,KMT保證會死得更快,而且所有想這樣做的人都會被想要保有現存利益的人給踢出去或拉下台;但這些作為實際上也沒用,因為現在樹已經長到那個程度了,你做甚麼都不能阻止盆子破掉的。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