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現在回想,那確實是個關鍵的時刻。我本以為歷史的巨大轉折只存在於教科書當中,誰知道自己卻親身經驗了。但我得說,往昔看著課本只有寥寥數語,我們總以為那是翻頁就過的事情。但事實上,身處其中,原比寥寥數語要複雜得多,活在當中,其實無法翻頁就過。

那是第一波大瘟疫來的某段時期,現在已經難以分辨到底是剛剛開始還是已經好一陣子,總之,雖然我們盡可能抵抗席捲世界的瘟疫,但大家都顯得很疲憊,那是一種心理的疲憊,就好像機師開著飛機到處載運,但他們為了符合防疫需求,不斷的隔離、起飛、再隔離,也許身體沒有遭受到瘟疫的侵襲,但心中的負荷愈來愈重。

幾個醫療先進國家,加緊趕製疫苗,希望可以阻斷瘟疫,或至少讓瘟疫的影響可以低到像是流行性感冒那樣。在大規模的接種與感染數持續降低的情況下,我們以為疫情已經緩和,人員可以依靠某些國家較為穩固的防疫措施搭建起所謂的「旅遊泡泡」的時候,第二波的大瘟疫再度從失控的原發國蔓延開來。據說,這是他們研製的減毒疫苗,不慎洩漏而變種的新型病毒,更容易異變,防治更加困難。

原發國雖然仍舊試圖掩蓋疫情,但失控的情況顯然更為嚴重,連前去檢查的世衛組織人員都紛紛染疫,甚至有一人因此死亡。而且更令人驚慌的是,其他國家紛紛在該國運出的貨物包裝上檢測到病毒,這使得一切從該國出口的貨運全數停擺。原發國漫長的邊境上,鄰國集結重兵,他們窮盡一切方式,阻止該國人民逃亡到國境另一邊,以免新的疫情擴散到他們的國家。

原發國是世界有數的製造大國,全世界有一半以上的商品都由他們生產。前一波大瘟疫期間,因為防疫而封閉的邊界,使貨物運送一度受到衝擊。特別是基礎醫療用品,先進國家發現,他們為了追求低廉成本而全數轉移至原發國製造的醫療產品,因為原發國要優先供應自己國家,而且惡意哄抬、品質惡劣,造成產品嚴重短缺,讓他們陷入嚴重的染疫危機當中。即使後來逐漸恢復正常,也讓先進國家開始思考,是否還要繼續依賴下去,重新考量對原發國的依賴。

第二波的疫情爆發,讓先進國家痛定思痛,為了確保本地供應不再受制於人,他們重拾過去已經全數外移的產業,在蕭條的疫情經濟下,緩步重建。在區域聯盟的大會中,這些先進國家的代表決定,不僅醫療用品,所有商品,即便代價高昂,均禁止從原發國輸入。這樣不僅是試圖防堵第二波的大瘟疫,也是決心擺脫對原發國的依賴。

原發國在第一次的大瘟疫期間,試圖壓制所有疫情的消息,甚至處罰討論疫情的醫護人員。然而壓制消息的傳播,不等於病毒也可以隨之控制,在爆發的城市醫療體系崩潰後,原發國突如其來的發布封城命令,等於是第一波大瘟疫的開端。在幾乎壓制所有輿論後,他們開始塑造自己才是抗疫的重要功臣,甚至將自己的「經驗」當成世界應該效法的手段,對外宣稱防疫「勝利」。然而在重重掩蓋下並不徹底的防疫狀況,使破口一直存在,第二波的疫情在首都附近的醫療中心爆發,防疫團隊僅公布染疫人數百分之一的數字,卻仍引起國際的驚慌。幾乎所有先進國家都宣稱,除非原發國公開一切資訊,包含第一波的染疫情況,否則將全面斷絕該國一切往來, 包含人員。各地的僑民都遭到遣返,各地使館也近乎停擺。可以說,原發骨已經成為實際上的國際孤兒,無論他原本在這世界有著什麼樣的地位。

也許是孤注一擲,或是想轉移注意,在第二波瘟疫爆發之時,原發國竟對我們進行攻擊!

由於兵員集結容易造成注意,他們為了攻其不備,首波的攻擊是向我們距離他們國土最近的兩座小島發射飛彈。小島迅速淪陷,但國內立刻警鈴大作,本來已經有點作戰意味的防疫狀態,立刻轉為戰時。之前因為疫情疊加在人們的壓力,彷彿在這時一次炸開,許多人叫囂著「要給他們教訓」!不顧群聚感染的危險,南北的都會區都集結許多人,他們戴著口罩、眼罩、塑膠手套,含混不清卻聲嘶力竭的支持政府開戰。

也因為這場突如其來的戰爭,原本國內政治傾向曖昧不清的人,一下子被迫攤牌,我們突然間發現,原來這麼長一段時間,「匪諜」真的都在我們身邊。有些平時以公平理性形象著稱的名嘴網紅,一開始顯得不知所措,後來他們好像得到指示,在電視的評論節目中,要求政府「不要貿然引起衝突,我們要追求和平」,或是質疑「這是政府的刻意挑釁,如果不是政府的不當作為,不會引起原發國(他們並不稱對方是「國」,而是用一些模糊的說法,比如「大陸」或「內地」之類)的反擊」,試圖將所有的過錯歸咎在政府,並不斷的說應該要向原發國乞求和平,不要讓疫情中的狀態更為惡化。

另外也有些在野的地方首長,表明不會配合中央指揮,說中央政府「倒行逆施,與世界大勢背道而馳」。他們「深信,只要我們表達足夠的誠意,得到原發國的諒解,戰事一定很快就能平息,我們就能重拾和平。」並將原本地方政府前懸掛的國旗收起來。

但戰事已啟,而且是對方先開打,這些名嘴跟地方首長受到許多抨擊。但要求「和平」的支持者不甘示弱,他們在大街上跟要求對戰的遊行人士相互叫罵,露骨的說「很快他們就要來統一了,你們全部都會完蛋」,但他們多半沒有戴口罩、眼罩。

政府發現這樣下去,情況會更為混亂,而且疫情未過,恐怕會有多重危險。基於戰時方針,政府宣布管控網路、電視、廣播,稱之為「暫時集中措施」。求和的地方首長遭到停權(雖然他們馬上就上街爭執,說政府剝奪他們的統治正當性,並到處集結自己的支持者),之前鼓吹「和平」的名嘴網紅,則下落不明。

由於輿論被管控,新聞只剩下中央社所發布的消息,之後政府到底做了什麼,發生什麼事情,並不是很清楚。大家戰戰兢兢,很怕真的飛機、坦克會打進來,除了防疫,我們不知道明天到底會如何,惶惶不可終日。所有的物資搶購一空,物價炒得極高,原本的口罩購買網擴張成日用品,包括衛生紙、泡麵等,按戰前的價格提供。汽油也受到管制,而且也是價格奇高,現在路上幾乎沒有私家車與機車,頂多是少數人在騎腳踏車,跟班次變得很少的公車,多數時候只能走路。

政府要求一般服務業仍維持運作,但餐廳、小吃店幾乎停擺、大型百貨店也全都關門。便利商店倒是開著的,但不再是24小時營業,大部分時間裏面也沒有什麼可以買的東西,只有一些非消耗性的商品,跟一些清潔用品。我的工作沒有了,跟著許多原本在大都市工作的人,艱難地排隊等客運回家,和家人擠在小小的舊公寓裡。

但奇怪的是,我們雖然進入戰爭,本土卻沒有真正面臨戰事。曾有幾次在老家躲空襲,跑到附近的公園地下室,但並沒有真正遇到敵機。政府要求人民不可以靠近海邊,但住在海邊的人說,雖然有些預設的上岸地點部署重兵,但實際上並沒有看到什麼可疑的登陸,連什麼飛彈也沒有看到。

曾有人從海外遞消息,他們看外電,說政府在小島被炸彈爆擊沒有多久,就發射了數枚飛彈,擊落數架在他們境內起飛的戰鬥機。鄰近國家雖然被疫情肆虐,卻同樣擺出迎戰態勢。除了我們的飛彈外,還有多枚不明由來的飛彈轟炸對方的機場與軍事基地,雖然不是百發百中,但顯然出現嚇阻效果。

過了一陣子,也許有數個月的時間,雖然戰時的管控仍在,但商店架子上的貨品慢慢變多了,黑市也出現了,可以買到新鮮的食物跟貼身的換洗衣物。有人試圖成立一個內部網路,用口耳相傳的方式提供神秘的應用程式下載點,下載在手機的程式可以躲過政府的位址搜查,裡面有很多平常根本聽不到的消息。但擁有這個資訊的人需要經過重重考核,某個傳遞消息的人說,他們要確保「敵國匪諜」不會混入這個內部網路當中。

以下的資訊,都是從這個內部網路中聽來的。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