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雲之 (原文連結

對於這篇描述1月20號從武漢搭機返台到居家隔離過程的亂象文(https://www.facebook.com/wenshih.sun/posts/10158673045014381,連結失效)姑且不論真實性如何,實際上擔任公務人員的我,非常熟悉:這真的就是新系統、新制度剛上線的模樣。

所有的規劃措施,不管是多有經驗的人來規劃,都是預想的,並不是真的線上測試,所以等到真的上線時,永遠有缺失可以講。有經驗的人來規劃,只是錯誤少一點,但也是會犯疏失的,只是沒人願意多提而已。

我自己擔任過發放消費券的工作人員,當時發送消費券是由選務系統來負責的,所以有發送所,也有主任管理員的職位。其實這應該是很合理的設計,以前發選票也沒少過一張,比對戶籍後發鈔票應該也不難吧!

但實際上,不要說真正的發送過程,從最前面的人員培訓課,我們基層的提問,講台上面的人就答不出來了(事後當然也沒人跟我們說正確答案),就是發送當天,最後也沒有跟事先規劃得一模一樣,各發送所的執行其實都有差異。

那天發送消費券完畢,我任職的所花了好久時間對帳,因為戶籍領取冊和剩餘的消費券餘額對不起來,搞了好久才湊對,而那時已經晚上六、七點了。隔壁所更慘,怎樣算都對不起來,負責的主任管理員一臉無奈,我都替他感到可憐:如果帳對不起來,要主任賠嗎?在我們的規劃受訓中,根本沒有人告訴我們最後如果帳對不起來,該怎麼辦。

這不是孤例。我的公務生涯後來還參與好幾次的政策開放、實施或變動,沒有一次不是「前面規劃一回事,實行的前幾天完全另一回事。」差別只是有沒有人拿出來講而已,但其實剛開始都是一團亂的。開放陸客是這樣,開放陸客自由行也是這樣,剛開始都是亂七八糟,開放前一刻的勤前教育上,基層隨便問就把上面問倒了,還不包括實際開放初期時根本沒有被預料到的問題。

所以重點不是混亂,而是後續系統能不能慢慢改錯和優化。那才是真功夫。

但我最生氣的是一句:「這樣的系統如果原封不動的移植到大陸任何一個三線城市,我想應該很快就會被新型冠狀病毒攻陷了吧。」

不好意思,台灣的公衛系統,完全屌打中國的公衛系統。台灣的公衛系統可以從隔離者就開始掌握,敢問時至今日,中國哪個政府有掌握過隔離者名單?還聯絡哩!?

講這種話的人,壓根就沒有意識到中國實際上是沒有公衛系統的。中國的公衛系統,在朱鎔基進行國企改革後就垮了。

是這樣的:在那個古老的,還沒有明確要走資本主義的年代,中國人的職業實際上是由政府所分配的,有點像是考聯考,只是我們考完聯考分發,他們是畢業後分發職位。每個人總會找到自己的蘿蔔坑蹲著,你到國企,我去從軍,諸如此類。

在這種職場由國家掌控的情況下,個人的公衛治理責任就是交給所屬機關內的衛生部門。如果你是大學教授,負責你公衛治理的就是大學保健所之類的部門;如果你是國企員工,那麼負責你公衛的就是國企的衛生部門,或者該企業集團的附屬醫院等等。那農村呢?沒啥好說的,共黨的核心就是管它去死,有本事自己爬上來。

朱鎔基上台之後力求改革,他所做的最激烈工作就是打破國企的鐵飯碗,部分國企、機關的非營利部門被精簡,更多的是許多國企直接關門,從此中國有一大部分人其實是完全脫離共黨治理下的社會安全、保障機制,政府把對這些人的社會保障責任全部拋棄了。

最明顯的有兩個系統:教育、衛生醫療。

所以我們看到的很多中國亂象:大量的學齡人口卻沒有入學的教育黑數、滿地的非法學校學店、都市周邊的非法卻極為重要的農民工子弟學校、不會醫人但會搶錢的莆田系醫院……都是這樣來的。

這些亂象的背後,直指的就是中國在教育和衛生醫療的吝嗇投資,只追求高官達人用得到、炫得起的「高大上」,而完全不願意投資在平民身上。平民偶而人中成龍者,不過也就只是吃到貴人們掉下的屑罷了。

我舉個例子:跟這位作者聯繫的台灣基層公衛單位是衛生所,每個鄉鎮區都有,一定配屬醫生和護士,既是看診,也是公衛宣導、追蹤個案的基層。

那中國呢?

中國最基層的衛生單位叫做「衛生院」,跟台灣一樣也是鄉鎮級,但是台灣的鄉鎮面積跟中國完全沒得比,實際上中國一個衛生院的治理面積常常接近台灣的「衛生局」(縣市級)。

更麻煩的是,中國的衛生體系是不做疾病預控和治理的。

台灣和中國的公衛體系,其中一個差別就是台灣的公衛體系很早就放棄計畫生育而轉做疾病預防,而中國的公衛體系中卻有支惡名昭彰的計畫生育部門,後來被併入衛生體系,重要的疾病預防則另有部門,雖然也可以指揮基層衛生單位,但因為不是親生媽媽,其實叫不動人。

所以當疫情開始時,台灣的衛生所會肩負轄區內的民眾的防疫責任,可是中國呢?不要說初期被上面擋住而無法盯住疫情的相關人等,到現在他們也是無法掌握,遑論去電。

中國有沒有機會比台灣更能掌握疫情相關人等的隔離情況?完全可以,他們只要駭進手機就好,想看就看,想聽就聽,哪還需要像台灣一樣,發什麼監控手機?講白點就是直接開天眼去追就好啦!

阿不就好棒棒!?

我完全不能認同「這樣的系統如果原封不動的移植到大陸任何一個三線城市,我想應該很快就會被新型冠狀病毒攻陷了吧」的心態。不客氣地說,台灣公衛系統再不濟也比中國強N倍。中國不要說三線,就算是一線,又要如何掌握隔離名單?

【編按】延伸閱讀

中國警方運用間諜軟體監控智慧型手機

“學習強國”軟件暗藏後門 可進行大規模監控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