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太驚人了,你們四個居然都是獎學金學生。」簡溪一邊分著剛烤出來的脆皮雞,一邊喃喃。

「我也沒想到。這樣不是很好嗎?四位獎學金學生互相扶持。」顧里很滿足地吃著婉如做的蔬菜泥:「而且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對啊,很高興認識大家。」坐在餐桌上另一邊的南湘帶著淺淺微笑,跟顧里以外的其他人點頭示意。

南湘是藝術與設計學系的學生,據顧里說,南湘家學淵源,小時候剛學會拿筆,不是學寫字,而是學畫人體結構,簡直是為了畫畫而生。小時候因為畫得太好,反而沒有參加過什麼比賽,怕被評審誤會是代筆。但上了國中之後,拿獎就成了家常便飯,國中三年級就拿了全國美展的首獎,高中還去荷蘭的設計學院交換過一學期。

所以南湘跟婉如一樣,也是靠著特殊技能獲得全額獎學金。但南湘要入學前,家中發生變故,父母突然間都過世了,所以她秀氣的臉蛋上時常眉頭深鎖。也因為打擊過重,所以其實這一年她辦了休學,並沒有去上課。

「但我還是希望她能夠來上課。我聽說這學期藝術學院找了高居翰當客座教授,只教一年,這是求都求不來的事情。這麼難得的機會,就算休學中,我也希望南湘旁聽。但她沒有地方住,所以我們就住一起。」顧里娓娓道來,但聽到南湘家裡的噩耗,本來歡快的氣氛忽然為之凝重。

「嗯…所以,南湘跟顧里是高中同學?」林蕭覺得這氣氛太沉重了,想轉個話題。

「不是。我爸爸是顧里的繪畫老師,說起來我只是顧里的侍讀。」「侍讀」兩個字出口時,其他人一臉疑惑。

「什麼侍讀啦,我們是好朋友,只是你爸剛好是我老師。好了好了我們來吃飯。」顧里對這詞異常敏感。實則是她父親教顧里繪畫,每次上課的時候,南湘也會在場。在顧里受到重重包覆的世界當中,南湘是家中少數不帶任何心機與企圖跟她往來的同輩人。

林蕭有點懊惱,那壺不開提那壺,但又想到顧里又可能會自我否定,只好佯裝無事。她拿著湯匙,對著蔬菜泥攪來攪去,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接話。

「好的,既然這樣,我們來點餘興節目。」婉如突然嗓門大喊,讓大家嚇了一跳:「雖然說大家可能認識不是很久,但相逢總是有緣。我就自作主張,請大家見證一下我們這位簡沒…喔不,簡溪同學,」婉如伸手環住簡溪,讓簡溪不知所措。

「我?為什麼?我怎麼了?」簡溪滿臉通紅,急欲掙脫婉如的環抱。

「…跟我們的林蕭同學,兩人相互喜歡的見證。」說罷另一手環抱林蕭。這下子換林蕭脹紅著臉,「天啊婉如好尷尬不要這樣!」

但顧里跟南湘隨即開懷大笑,加入起鬨,一邊拍手一邊喊「在一起、在一起」,婉如還用蠻力作勢要讓簡溪跟林蕭親嘴。

「不要、不要!好等一下、等一下!」林蕭完全想不到婉如居然來這招,她又羞又怒。可是瞥眼看到簡溪,雖然也是滿臉通紅,卻好像已經準備好有這天的到來。

難道簡溪真的喜歡我?婉如說的都是真的?林蕭腦子一片混亂。這時婉如已經鬆手,簡溪緩緩靠近林蕭,忽然捧著她的手,在她面前半跪:「我很喜歡妳,可以跟我交往嗎?」

「獎學金學生」宿舍喬遷後第一天的聚餐,就在眾人起鬨林蕭跟簡溪兩人交往的喧鬧聲中結束。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