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知道到底顧里住在哪裡,但林蕭確實被顧里說動了。學校宿舍太偏遠、太破舊,而且陰陰暗暗,縱然有婉如,但也總不能四年都待在這地方。

但要怎麼跟婉如說,也是個問題。要自己搬走嗎?還是讓婉如一起去?顧里能接受嗎?林蕭糾結了整天,直到傍晚走經過愈黑愈恐怖的羊腸小徑,她終於鼓起勇氣,邀約婉如一起搬家。

婉如似乎不太在意住的地方,但如果可以有間獨立的房間,當然是更好。林蕭問過了,顧里住的是一層四房的公寓,除了顧里,還有一位也是國子監的學生。餘下兩間,剛好填滿。顧里覺得多點人挺不錯的,還可以一起下廚吃東西什麼的。於是便說好了找一天連續假期搬過去。

拜婉如的網球隊隊友(和簡溪)矯健身手,搬家很快就好了。林蕭有點驚訝顧里租的房子,居然是間非常寬敞的四房大公寓,而且不知為何居然每間房間都有獨立衛浴,簡直是為了學生分租而設計。但公共空間一樣也沒少,客廳處還有個大落地窗,窗外就對著學校,毫無遮擋,整排的槐樹成為最好的框景。

但林蕭旋即擔心起來,這樣的房子費用一定非常驚人。國子監可是位處都內的精華地帶,而且學生眾多,四周的房子根本不愁沒有人租,租金向來居高不下,再加上這豪華的配備與坪數,恐怕四年獎學金省下來都不夠付。自己不夠付就算了,還拖了婉如來,如果婉如付不出來,這該如何是好。

她一邊貪戀窗外的槐樹,一邊擔憂自己可能面對的高昂租金。當婉如跟隊友(簡溪)正忙著把東西搬到房間的時候,她有點緊張的把顧里拉到一邊。

「顧里,我沒有想到這房間…這麼大。」林蕭欲言又止,吞吞吐吐。

「大?還好吧。你覺得夠就好,我很怕你們不習慣。」顧里正要從包包裡拿出備份的鑰匙要分給林蕭他們。

「真的很好…有點太好了。」

「太好了?」顧里一陣問號。

「我是說…我是說…我覺得這種程度的房間…我可能…在負擔上有一點…」

「房租嗎?」顧里劈頭一問,林蕭羞愧地真巴不得有個什麼洞可以鑽。

「啊我是不是沒說,」顧里恍然大悟,「這房子是我家的,不用租金。」

林蕭一怔。

「瞧我這記性,我忘了跟你說,這是我家的舊房子,很久沒有人住了。因為我來念國子監,家裡才想到一直有間房子在這裡。他們改建成這樣我有點不喜歡,因為本來他們還想要分租出去賺點錢,我就說租給誰要經過我同意,付不付租金也要我同意。我還不知道他們想什麼嗎?」顧里講著講著似乎有股氣,彷彿真的跟家裡隔閡很深。「你們搬來我最高興了,我才不要你們付租金。」她漾開笑容,「鑰匙給你跟婉如,今天就算『簽約』啦。我沒有任何要求,不要把這房子拆了就好。」

「耶!我聽到了!顧里大大我愛你!」婉如突然從林蕭身後冒出,迎面就是一個熊抱,顧里全身抖了一下。

但林蕭真心過意不去。「這樣好嗎?還是…我負擔一點水電?」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顧里定定地看著林蕭:「我活了大半輩子,好不容易有幾個真的自己交的朋友了。就當是幫我忙,好不好。」

「當然好!」婉如漾開笑容環抱林蕭:「要不這樣,今天我下廚請大家吃我的拿手菜,就當是答謝我們全世界最棒的朋友兼房東顧里,好不好!」

「好啊!」顧里聽到下廚似乎頗有興致:「那我們各自整理一下,等下去買食材…啊!」顧里忽然驚嘆了一聲:「我們還有一位室友呢。不然我跟她講一下,我們一起去。」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