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蕭顧里兩人信步走到一間白色的建築物,純白外牆上一色落地窗,跟學校其他建築格格不入。玻璃門上印著「Academia」,旁邊有個小小的黑板,上面寫著「學院餐廳」。

學院餐廳並不是校內某個學院附屬的餐廳,而是一間法國料理餐廳,也是校內最昂貴的餐廳。一般而言,這是學校高層邀請學者、各地貴賓時招待的場所,但在這間充斥權貴子弟的學校,一般學生也不乏有人來這裡光顧。也因為如此,這間餐廳居然在都內也頗為有名,據說一直是米其林手冊推薦的餐廳。至於為什麼堂堂國子監,招待賓客卻要用法國菜,這一直是個未解的謎題。

林蕭是第一次走到這裡,對她而言實在是全新體驗。顧里先走了進去,跟門口內的人講了好一陣子才又出來。「好險好險,領檯說今天已經客滿了,還好有個預約剛剛取消,我們運氣不錯。」

林蕭跟顧里被服務人員領到裡頭,林蕭看看餐廳內,明明很多空桌,「客滿」從何而來?但她覺得這種地方還是不要多問,而且能不能付得起錢還是很大的問題。

坐定以後,不知從何處冒出一個穿著體面西裝的中年男子突然出現在桌旁,慢條斯理的遞給他們菜單。「兩位好,歡迎來到學院餐廳,這是今天的菜單。」

「今天有什麼推薦的嗎?」顧里熟門熟路,菜單還沒打開就問了起來。

「今天我們進了很不錯的羊羔腿。」中年男子堆滿笑容,看起來有點不自然。

「羊羔啊…林蕭你吃羊嗎?」

「啊?」林蕭急忙打開菜單,居然全都是法文,而且沒有寫價錢?「羊…羊可以。」

「你有不吃什麼嗎?菜啊水果什麼的。」顧里根本沒把菜單打開。

「沒什麼…特別不喜歡的。」林蕭隱約知道,一間餐廳的菜單如果沒有價錢,一定是極為驚人的價格。她突然緊張起來,想要找個理由離開。「但…」

「那好吧,兩份羊羔腿,其他你幫我們配一下好了。現在中午,我們不要喝酒。」顧里迅速的點完,林蕭毫無反應時間。

「好的,那氣泡水可以嗎?」

「麻煩你。」

中年男子收走菜單,緩緩走了。林蕭不安地環顧四周,欲言又止:「顧里…你知道…你知道這餐廳消費大概多少嗎?」

「消費啊…我不是很清楚,我都刷卡的。」顧里開始用起她的手機。

「顧里…我覺得,我可能…可能出不起這錢。」林蕭愈講愈小聲,覺得自己很丟臉。

顧里忽然抬起頭:「不用你付錢啦。」對著林蕭一陣好笑。「我拉著你來的哪有我不付的道理。傾家蕩產我都要請你吃這餐。」

林蕭如釋重負,但同時又覺得很不好意思。

「…我就知道我又錯了。」顧里突然一陣頹喪,林蕭反倒搞不清楚了。「我以為你會高興,結果搞得你坐立不安。」顧里眉頭深鎖,「我好像真的很不懂做人處事的道理。」

「沒有沒有不是的。」林蕭急忙解釋:「你請我來我很開心的,這麼好的地方。我只是…覺得跟這裡不般配…」

「胡說!」顧里打斷林蕭。「我覺得這餐廳裡的人,就你最有資格坐在這裡了。其他人只是出得起錢的老粗,他們哪知道什麼是什麼。」顧里像是想起了什麼,口氣有點不忿:「你是領獎學金來念書的人,哪裡有輸他們,別人塞了多少錢,透過多少關係才能進這間學校,哪像你,學校還要付錢讓你來念。你比所有人都有資格吃這間餐廳。」

顯然顧里也吃了「獎學金學生」的虧,不難想像千金大小姐居然被鄙薄有多不滿了。「不是只有我啦,你也是,不是嗎?」看顧里聲量變大,引起旁邊人的注意了,林蕭試圖緩和情緒安慰他。

「我沒有你那麼實在,我最後一年念我姊夫開的學校,誰知道老師打的成績是不是真的。」顧里似乎總覺得自己並沒有看起來那麼優秀,優越的家世,倒有點像是在妨礙她發展的阻力。

「算了,這不重要,好好吃飯要緊。」倏地顧里又回到原本高冷的模樣,啜飲著顯然也是很貴的氣泡水。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