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里轉過頭,一看到林蕭,喜出望外:「林蕭!好久不見!」

「你怎麼來這裡上課?我之前沒看到你。」

「我不是人文系的學生,我是偷溜進來旁聽的。」

「你也在國子監嗎?」

「對啊,我在數學系。今天我們那裡停課,我才能溜來這裡旁聽。」

「你後來轉去哪裡了?我都找不到你?」

「我爸還是對我很不放心,硬要我轉學。最後一年我還是回到我的監獄生活。」顧里無奈的笑笑,「不過我以死明志,要他讓我大學自由四年。」她講得雲淡風輕,「我爸嚇死了,換來我這人生最自由的時刻。」

「但我之前也沒有在學校看到你。」

「可能是我不常在學校吧。」顧里吐了吐舌頭,「我本來以為國子監是最高學府,應該都是鴻儒碩彥,結果進來才發現,這裡的氣氛跟我家裡差不多,一堆人炫耀自己多有錢,家裡多有權勢。真是噁心死了。」顧里做了個嘔吐的表情,「我實在受不了,所以上完課我就跑走了,很少待在學校。」

「真好…」林蕭有點悻悻然,「我也想到處晃晃,可是系上功課好重,我又不得不住校…」

「不得不?為什麼?住不住校不是學生的自由嗎?」

「我拿全額獎學金,再住外面好像有點奇怪…」

「我也拿全額獎學金啊,我就不住校。」顧里一副很不以為然的神情,但這讓林蕭非常意外。「你也申請全額獎學金?」

「不拿全額獎學金,我爸根本不會讓我有交換條件的機會。」顧里言語中有點憤憤之情:「我爸說什麼女生不用讀那麼多書,可以操持家業就好。哼,我媽就是沒念書,才被他騙一輩子。所以我自己跑去申請國子監的全額獎學金,我不用他的錢,他沒有理由不讓我念。」

林蕭有點意外,沒想到巨富的女兒居然有這樣的困擾。

「但我才不要住學校。我早打聽過了,國子監給全額獎學金學生的住宿,是學校最邊邊的破舊宿舍,跟鬼屋一樣,我才不要。我現在就住在學校對街的巷子裡,要不然你搬來跟我一起住好了,我那裏還有很多空房。」

林蕭有點心動,但她隨即又想到了婉如…

「好難得我碰到熟人,你陪我吃飯好嗎?我都獨來獨往,說無聊也挺無聊的,就當做善事?」顧里勾著林蕭的手,依偎在她身上。林蕭是第一次看到顧里這樣撒嬌的姿態。

「別這樣講,我在學校也沒什麼朋友,看到你我很開心。」想想自己在國子監的處境,好像也沒有比顧里好到哪裡。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