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你男友吧。」

「噁。」林蕭一口飯突然噎住,被婉如一句話問得差點一命歸西。「不是...不是。」林蕭使勁搖頭,不停拍著自己的胸口。

「是喔,」婉如撇撇嘴,「我覺得你們就是啊,可是又一副尷尬樣,你們好奇怪。」她順勢挖起一大口飯,往自己嘴裡含了下去。「他還不錯啦,沒有我的歐巴帥,但身材還可以。」

林蕭覺得跟婉如在男宿食堂吃飯也不是什麼正確的選擇,應該是說,跟婉如在公開場所聊天,應該都不是很正確的選擇。

簡溪跟她從小就認得,他們是鄰居,小學、國中同班,兩邊父母也都認識。算起來應該是青梅竹馬,但一開始林蕭只當簡溪是一般的哥哥。說哥哥有點奇怪,簡溪其實比林蕭晚一點出生,但簡溪自小就有種過人的沉穩個性,林蕭小時候就覺得簡溪就像自己哥哥一樣。

真正讓林蕭察覺到自己的情感非同以往,是兩人分開念高中的時期,當時她看到簡溪與一位女生過從甚密,突然感到強烈的忌妒,但隨即她就對自己這樣的情緒反應驚慌失措。難道真的是日久生情?但遺憾的是,林蕭當時無法交往男朋友,來測試一下自己是否真的屬意簡溪。

簡溪是個典型的理想情人形象,外表長得好看,又擅長運動,功課也不錯。他高中時被選拔上網球代表隊的陪打員,是少數從來沒有國際比賽排名,卻可以跟國手陪練的罕見例子。有一年林蕭陪父親去吃學校的春酒,在同校任教的簡伯伯也帶著簡溪出來,兩人才暌違一兩年,簡溪突然間就變得又高又壯,雖然仍舊沉穩,但似乎變得比較善於交際。林蕭望著簡溪,突然語拙了起來,簡溪對著林蕭,也好像有點支吾其詞,雖然是小時玩伴,如今卻變得有點生分。後來分桌時,簡伯伯是其他系的老師,所以不跟林蕭同桌,林蕭看著跟簡伯伯坐同桌的簡溪不停跟旁邊一位燙著捲髮的同齡女子一直講悄悄話,逗得女子笑個不停。她如今想,如果她對簡溪真有點情愫,該不會是因為那當下的忌妒之心吧。

林蕭原本對大人的酬酢往來很反感,父親學校每次有什麼聚餐,林蕭總是避而遠之。但那陣子林蕭不但常常跟父親一同去吃飯,甚至還會問什麼時候有聚餐。林之喚大概也猜出來是什麼理由了,有一次院長新書發表會的雞尾酒會上,林之喚帶著林蕭,直截了當走到簡溪跟前。簡溪一陣尷尬,林蕭更是被父親突然的舉動嚇得不知所措,只見林之喚緩緩說出:「我女兒想要跟你要聯絡方式,小溪你方便嗎?」

林蕭有時回想起來,還是會全身發麻。

但拜林之喚的直接,林蕭至少可以比較理所當然的跟簡溪保持聯繫了,雖然她一直不敢問簡溪那天的捲髮女子是誰,但至少知道簡溪考上國子監,讓她下定決心來念這間原本她想都沒想過的學校。

但真正進了國子監,林蕭一直為開學的事情忙的團團轉,根本還沒來得及想到簡溪,簡溪就這樣衝進她的視野。林蕭洗完澡後,擦著頭髮,兩眼無神坐在床上。

「你在想簡沒戲啊。」婉如突然冒出一句,林蕭臉頰倏地變紅,「才沒有。」

「我就說嘛,原來他有心上人,要不然每天跟我打球,卻沒有愛上我,真是太奇怪了。」婉如用手撥了一下自己的短髮。「我本來還以為他是Gay呢。」

「什麼?」

「好啦我就幫你忙,幫你告白。」「不要!不行!」聽到婉如的「建議」,林蕭急得反對。

「這樣有什麼不好,你就很喜歡他啊,他也很喜歡妳啊。啊你們兩個都不主動,我幫你主動,不是很好嗎?」

「他很喜歡我?」林蕭急著求證,「你怎麼知道?」

「嘿嘿,秘密。」這時婉如突然精明起來,慢條斯理的抹著乳液。「反正就這樣,我來幫你忙。」她露出一臉林蕭從未見過的狡猾笑容。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