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國民黨迫害的數萬筆受難者資料當中,你可以看到其中有一位台灣人被判刑的罪由相當特別。

這位台灣人只因為擬訂「解決中國政治問題六大原則」,並且拿去印成傳單,預備發送給國際社會,就被以顛覆政府的罪名,被判處了十年有期徒刑。

只是發個傳單給媒體就可以達到顛覆政府的目的?除了證明藍色中國跟紅色中國一樣易碎玻璃心之外,也可以得知中國國民黨一定是對此人踩到某個痛點而超級不爽,才會用這麼「譀古」(hàm-kó͘)的理由去定他重罪。

這位被判十年重刑的人名為巫義德,一位在地的高雄人。他曾經在日本時代受過大學高等教育,但是他卻在戰後競選議員之時將自己的學歷填成「幼稚園畢業」。

這雖然是他在競選台灣省議員時候的一種宣傳策略,表面說是想要宣揚「民主選舉」之下就算只有「幼稚園畢業」都可以參選的理想。但是我個人認為這只是一種混合無奈情緒的台式幽默,一種戰後台灣人看到一堆程度極差的中國人卻當了他們上級長官還鄙視台灣人母語與專業的嘲諷,但是顯然中國人並不覺得好笑。

巫義德是個相當聰明而且有遠見的台灣人,他很早就發現國民黨在地方系統性貪汙的套路,因此早在1959年(六十一年前)就對當時的國民黨籍高雄市長陳武璋發起了史上頭一遭的高雄市長罷免活動。巫義德提出的罷免原由就是陳武璋為了幫忙他的岳父林合歡發大財而在十全路大炒地皮,巫義德的親弟巫義淵曾笑稱:「路對田的中央開過、市長的丈人隨時會當趁黃金一公噸。」

講到陳武璋這位國民黨籍高雄市長,就不得不提到他正是第一位讓愛河變臭變髒的始作俑者。陳武璋當時仗著國民黨權勢,毫不避嫌地准許他岳父家開的合板公司「林商號木業公司」可以廉價把愛河當成他家的原木浸泡池,還一次就簽訂了十多年的長期使用合約。

長達十二公里的愛河就這樣成了一家私人公司的大型澡堂,一泡就是十幾年,這些木材在浸泡後脫落的木皮就這樣沉到河床裡腐爛發臭。這就是愛河開始發臭而高雄人不得不開始每天聞臭還要說愛河水甘甘的起點。(1960年代之前,高雄人還可以在愛河戲水與捕撈魚蝦。)

更好笑的是,這位陳武璋市長把愛河搞臭之後,接任的國民黨籍高雄市長陳啟川(偽造文書與捏造捐地一事用以強奪高醫經營權)想改也改不了,因為被合約卡到。一直要等到國民黨籍的王玉雲市長(日後掏空中興銀行70多億元然後潛逃中國),才又花了台灣納稅人繳的二十八億新台幣(70年代的二十八億元你知道多大嗎)去清除泡在愛河裡面的原木。毒是你放的,然後再叫苦主自己花大錢解毒,有這種事?!然後我看現在一堆高雄人竟然還說民進黨執政久了要換國民黨執政看看,白飯吃久了,你會想回去吃大便嗎?

陳武璋在高雄市長期間圖利了他岳父家的「林商號木業公司」,在沒有旋轉門條款的年代,他日後還當上這家公司的副董事長,然後還被蔣介石提拔高昇到台灣省政府擔任民政廳長。這種人看在同期的巫義德眼中,當然是666非罷不可的垃圾啊。

曾經擔任過高雄市議員的巫義德,在1959年時就率先取得罷免程序開始的選區千分之一公民提議,接著理應報請主管機構省民政廳備查,然後就可以接續辦理選區五分之一公民的連署活動,最後方能成立罷免案。

當然,事情不是鄉民們想像地那麼簡單。巫義德身處的50年代與60年代還是最肅殺的白色恐怖年代。然後你想要罷免的人還是中國國民黨籍,甚至還是蔣介石未來的欽點走狗,結果當然就是軍警特公教全部聯合起來杯葛你,事情還沒開始就結束了。

你可以想像到的韓粉奧步與國瑜機器,早在六十年前就已經發生在巫義德的身上。巫義德當時本來已經取得312人的千分之一公民提議罷免名單。結果國民黨硬是用威脅與利誘手段施壓這些公民提議者,導致其中有174人被恐嚇到撤銷罷免提議,使得罷免在第一階段就因為人數不足而宣告失敗,根本不用等到要罷免的時候還要到投票所去「監票」(恐嚇)你就全劇終了。

巫義德的「罷免行動」雖然連第一哩路都還沒開始就結束了,但是不怕死的他隔年又再接再厲地提出了解決中華民國憲政問題的提案,也就是在文章之前提到的「解決中國政治問題六大原則」。

巫義德跟彭明敏與雷震一樣,都事先看到了戰後中國外來體制移植到台灣的「失根」問題與蔣氏獨裁禍害,所謂的英雄所見略同。巫義德提出了六點憲政改革重點,包括全國普選、設立參眾兩院制的全民國會、停止政治迫害並禁止軍事鎮壓與軍法審判、國會改制與修憲、釋放政治犯與成立建國屬性政黨、普選國會成立後向聯合國安理會與國際社會組「和平顧問團」駐會視察。

基本上這六點能在1960年代提出算是相當具有前瞻性的,也踩到了蔣介石與國民黨的痛點。就像你在1982年看到「電子世界爭霸戰」(Tron)這部電影,或是在1989年手機與網路尚未普及的年份看到「攻殼機動隊」一樣,你在當時根本不知道它在講什麼,但是最後它卻證明了先知總是孤獨的說法。

巫義德所提出來的方案跟彭明敏、謝聰敏、魏廷朝在1964年提出的「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有部分雷同,也比長老教會與大學雜誌提出的「國會全面改選」還早個十多年。巫義德提出的方案內容很多是直到80與90年代才開始在李登輝的手上緩慢逐步完成。

很不幸地,這位孤獨先知巫義德提出憲政改革提案的那一年剛好是1960年。那一年剛剛好是蔣介石第二屆總統任期屆滿然後他還想要繼續當皇帝當到死最後下令國民黨凍結憲法對總統連任限制的年份,也是雷震等人籌組中國民主黨並且要求蔣介石不要再當總統當到死的年份,更是中國國民黨取得美國艾森豪站台軍援,確定不用再演民主大戲給美國自由派與國際社會看的年份。

巫義德就這樣碰上了最不幸的年份,再加上去年參與罷免高雄市長的「不良紀錄」,所以他想印的「六大原則」傳單就成了被國民黨定罪事證。在那個國民黨鼓勵互相告密的時代,每個人都可能是抓耙仔也是社會集體信任崩潰的年代,巫義德跟彭明敏一樣,二千份傳單還沒發出去就被印刷廠給告密,然後就被警總抓走了。國瑜機器與韓粉學著點,你們的鷹犬走狗父執輩可不會等到罷韓看板掛出後才姍姍來遲拆掉,牠們在印刷廠的階段就給攔截沒收了。

巫義德被警總抓走後被判刑十年,同一年入獄的雷震也同樣被判十年徒刑,可惜的是大家比較聽聞過這位中國自由派人士,卻多半對這位同年同刑同罪名入獄的台灣人一無所知,也不知道他曾經是罷免國民黨籍高雄市長的第一人。

巫義德因為他的誠實正直與勇氣而蹲了十年牢,於1970年出獄(隔年換他的辯護律師林頌和入獄)。最終於尚未解嚴的1985年4月24日逝世,遺族稱他為含冤「無恨」而逝,也更顯其高貴人格。

6月6日,出來罷韓,不要辜負這位走在時代前端的高雄人。

(巫義德遺照引用自其親弟巫義淵的臉書)

100735546_1761965903944006_6551989321765748736_n.jpg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