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府兵制、雇傭兵和藩鎮之亂

唐代初年的戰鬥力靠的什麼?靠府兵。府兵是從何而來的?……來自於武川鎮的鮮卑雜胡士兵。這些士兵在宇文泰的率領下,進入殘破的關中,……把他們分封到各地,他們在那裏就自動構成了劫後農村的一個秩序中心。

但是隨著官僚機構的日益強化,……結果就造成了一種矛盾的現象:原先作為一種特權階級的府兵,在唐太宗一朝征高麗、征突厥以後,卻變成一種倒楣的象徵,因為你需要自己帶著糧食去,……多半沒有辦法活著回來了,那還不如不當府兵呢。

他沒有辦法扭轉這個局勢,最後結果是導致了武則天時代用朝廷金帛招募的雇傭兵完全取代了府兵。

從封建制度到官僚制度的演變,就意味著順民負擔的極大加重、財政的急遽膨脹和官僚機構的迅速擴大。……所以帝國官僚制度發展到後期的話,終歸會出現財政危機。一方面是朝廷無力支付軍餉,…雇傭來的軍隊早晚會發動叛亂。同時,順民因為是單方面承擔財政壓力,……逐步也會變成流民和難民。所以這個過程像是一個系統自動崩潰,是無法改變的。

唐代末期所謂的藩鎮之亂,骨子裡面就是唐朝政府從中亞招募的蠻族武士……形成了朝廷難以控制的藩鎮,但是也延長了朝廷的壽命。……中原地區的居民,首先變得馴化和安全,在安全的環境中間創造出極大的繁榮以後,最後在戰爭中被消滅,然後又被新的蠻族所替代。這個替代的最後一步就是遼、金、元的相繼入侵。

9. 再度打通東亞

元代……從世界史的層面說,元代對東亞的意義就是重新打開了通向中東和中亞的道路,把中東和中亞地區比較先進的天文學和各種技術引進到東亞地區。……經過元代的震盪以後,北方,甚至江淮一帶就變成一個馬賽克鑲嵌的路徑,嵌滿了遠及高加索、東歐和西亞闌入的各個部族。而大汗在大都的朝廷中,則布滿了來自於中亞的基督徒和伊斯蘭教徒、天文學家和其他學者。沒有這一次巨大的震盪,那麼晚近時期東亞的整個文明體系都可能重建不起來。

宋元以後,南方的朝廷對山越人的征服是一個很奇特的過程:一方面它是一個征服者通過建立男性家長制為核心的少數大家族的堡壘,逐步吸收和同化原有部族酋長,通過偽造族群歷史吸收南方山地各族群的過程;另一方面,又是這些族群在他們瓦解的過程中,把他們積累的技術成果向中原地區擴散的過程。可以說,這個過程是一個殺雞取卵的過程,王朝在打破南方這些小族群的過程中,毀掉了東亞地區仍然保存著最後一批基因多樣性的寶庫。

10. 明清上層社會的創新枯竭 

以後的技術輸入,就要依靠更遠的─來自西方和日本的輸入。

技術落差的線路大概是從歐洲到奧斯曼帝國,到波斯,再到印度,然後通過中南半島到明朝。……這個技術方面的歧視鏈,或說是流通鏈,是一直延續到清朝前期都沒有改變的。

這條路線是很明顯的,就是說,在歐洲的中心,尤其是法蘭德斯和倫巴底這兩個戰爭最密集、小邦最多、軍事金融革命來得最快的地方,軍事技術演化是最為迅速的。然後這個技術中心向周圍地區不斷地輸出技術。離核心地區愈遠,輸入技術的時間愈晚,輸入的技術就愈落後。

帝國核心的成員,在清朝中葉的時候,已經感到了危機的存在,……等到接近林則徐時代,道光初期的時候,南方各地的安南海盜在福建和廣東附近的沿海橫行。他們的力量也就是……法國天主教士和法國殖民者給他們提供一部份仿製的火槍。……已經足以使他們打敗廣東的水師部隊,使南方的貿易遭到嚴重的威脅。鴉片戰爭……就是海路重新打開以後,……突然由軍事技術最先進的地區一下子接觸到軍事技術最落後的地區。……這樣立刻就造成摧枯拉朽式的打擊。於是,遼金元形成的天下帝國體系,在這樣的打擊之中陷入完全崩潰的狀態。

11. 晚清的華夏士大夫發明民族

以後的一百多年,東亞的問題就是,怎樣把西歐封建主義在幾百年中演化出來,通過殖民主義向全世界播種的這個世界秩序,和自己原有的以內亞為中心的天下秩序融合在一起。這個過程創造了一個機會,使遼金元清以來長期在軍事上不利,因此處在被壓迫狀態的華夏士大夫得到一個解放自己的機會。

如果……西方秩序還沒有進入東亞的話,那麼,軟弱的江東士大夫階級能不能維持自己的身分是很成問題的。但是,西方秩序一來,可以說是更高的文明壓制了原有的內亞體系,使得江東士大夫得到了解放自己的機會。

但是他們為了自己的面子,就發明了一個神話,把大清當作一個純粹的中國,忽略了大清本質上是一個內亞體系的事實,假定存在個一個五千年的中華文明,而且在西方秩序闌入以前,這個中華文明仍然具有天下體系的威儀,可以跟西方的體系平起平坐;然後假定南方的士大夫,講漢語的士大夫,是這個文明的當然繼承人,他們可以在驅逐西方勢力以後,重新建立一個跟西方平起平坐的體系。這個神話的絕大部分都是捏造出來的。

南方的士大夫階級開始考慮,……準備根據西方殖民主義引進的新技術重新發明一個中華民族的概念,用這個中華民族的概念去頂替遼金元清以來的內亞世界帝國的概念,……借用西方的力量驅逐滿蒙內亞的勢力,然後再反過來把西方驅逐出去,建立他的新體系。

由於它實際上跟江東士大夫的組織力量和意識型態力量並不相稱,所以他們執行這個計畫,到了半成品的時候就出了大毛病。……解散的結果並不能此使它自動繼承天下體系,而是導致了滿蒙藏的邊疆危機和列強干預的危險。……最後在列強的壓力下,中華民國以一種非常類似神聖羅馬帝國或者是日耳曼邦聯的方式,繼承大清再條約體系的位置。

中華民國實際上只是在列強的調停下達成了一個臨時的維持現狀的協定,希望時間能夠解決問題。但是…最終解決問題仍然只能是依靠戰爭。戰爭的主要後果就是證明,南方的士大夫……憑他們自己的資源和力量,他們無法完成建構現代國家的使命。真正能夠建構現代國家的組織力量,仍然要依靠從蘇聯輸入的列寧主義政黨。

12. 國共兩黨的組織資源由蘇聯輸入

北洋政府統治的最後十年,……北京的政府漸漸地被架空了,愈來愈依靠列強的海關支持和外交支持,維持一種空洞的存在。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蘇聯和日本沒有積極干涉,國共兩黨沒有從蘇聯取得它的列寧主義組織機器的話,那麼可以合理的推斷,……最後的結果還是進一步解體為各個地方性小邦。

能夠完成這個體系重新整合任務的,也就是國共兩黨。而國共兩黨的基本力量和組織資源並不是中華民國內部所能產生的,仍然要依靠蘇聯來輸入。……大清的疆土再基本完整的情況下得以保存,但是它卻不是保存在華夏社會內生的力量手中,……它必須依靠外來的列寧主義政黨,而列寧主義政黨汲取資源的方式恰好就是要粉碎華夏社會原有的社會組織。

從孔子時代到魏晉南北朝時代,是一個門第取代貴族的過程;從唐代到宋明時代,又是一個士紳取代門第的過程。每一次取代過程都包含了兩層:第一是原有居民的滅亡和人口替代;第二呢,就是新成立的社會組織在組織力和動員力方面,是不如原有的組織的。……列寧主義國家產生的主要後果就是,連這個極其軟弱的存在─士紳和清朝末期重新成長起來的鄉紳階級,也徹底打碎了。把它們原有的組織力量和資源全部整合到列寧主義的極權主義國家之中。

於是這個國家……和社會是矛盾的。……這樣一個國家,它能夠實現社會原先重建大一統國家的願望,但它卻要毀滅社會自身。……沒有一個列寧主義政黨,你面臨的就是一個破碎的多國體系。你要推翻這個多國體系,重新恢復帝國的版圖,那麼你就需要引入一個本地社會所不能夠產生的巨大組織力量。

13. 新中國的本質是外來組織對本土社會的征服

儘管蘇聯的干涉和列寧主義政黨的引入多多少少具有偶然性,但是在這個有燃性造成既成事實以後,你就很難用一連串來自於西歐的政治語言的遁詞把它打發掉。

世界秩序的中心仍然是在歐美和西方,他們的社會組織不但有能力產生秩序維持自身,而且有能力產生秩序向外輸出。因此在歐美社會內,共產主義的滲透是失敗的。但是在周邊地區,它的社會組織就要軟弱得多、要單薄得多,因此共產主義滲透就能夠成功。……列寧主義的輸入,強化了東方原來已經渙散而接近潰敗的社會組織,使它能夠在表面上捏合起來,變得像一個國家的樣子,儘管它的實質並不是國家。

這樣就產生了極為嚴重的問題。你這個政治實體可以冒充是一個國家,但是它不具備國家的性質,它是外來的,它存在的本身就是外來組織對本土社會的征服。

一個外來的寄生性的組織,如果失去了行使武斷權力、失去了榨取資源的能力,它很快就會死亡。

而在它死亡的過程中間,也會使沒有能力自己組織現代國家的這個社會露出它自己應有的本相:一個破碎而潰敗的社會。……一旦失去了這個外來的組織輸入以後,過去的王朝末日、充滿大型屠殺、城池被焚毀等文明解體的場面,將不可避免地出現在你面前。

14. 國共兩黨的神話體系

我們回顧最近這一百年的歷史,西方秩序入侵以後,依據這個秩序,重建東亞文明體系這個過程中,每一次的毀滅都是由於誤解了自身的實際地位所造成的。國民黨如果能夠清醒地認識到自己是依靠列寧主義秩序重新整合東亞各地的一種工具,那麼它絕不會是假定自己是五千年文明的後代,絕不會認為自己有力量在東方和西方之間佔據獨立的地位,能夠既抗擊蘇聯又抗擊西方帝國主義。如果它能夠意識到自己的脆弱和依附地位,在蘇聯勢力集團和西方勢力集團之間,能夠作出一個明智的決斷的話,能夠安於依附地位的話,也許它現在還不會毀滅。

共產黨在它執政的最初階段,承認了自己的地位,首先安於做蘇聯的小兄弟,然後又安於做西方的依附者。但是這個地位對於它來說是不體面的,……如果它的目的僅僅是為了得到這個地位的話,那麼它奪取政權的種種手段就顯得是太不合法了。因此它必須為自己安置一個更大的使命,就是國民政府曾經為自己安置的那個偉大的民族復興的使命。

然而,這個使命的本質,實際上是要求改變自近代以來,整個東亞社會在世界體系中的整體地位。……從性質上來講,不僅超出了清末以來遠東國際體系的整個震盪,而且已經超出了……整個世界格局的演化所能容許的程度。

15. 歷史必須為中國重新定位

歷史必須負責為中國完成一個重新定位的過程,重新解釋一下中國是什麼,而且這個解釋必須符合東亞在過去兩千年時間內形成的文明演變,和它在世界體系中的位置。

中國現在的歷史體系是什麼呢,就是:一半是共產主義的革命體系,……另一半呢,則是由梁啓超時代發明出來的這個大中華體系,……早晚要實現民族統一。現在的歷史體系是根據這兩種基本框架揉合而成的。

要想避免這個考驗,重構歷史體系,你首先就要打破你錯誤的虛榮心,要承認,即使是在華夏文明曾經所處的最佳狀態時代,……也是比較邊緣的。在以後的長期演變之中,……大多數時候是處在文明輸入、而不是輸出的狀態。中亞、外伊朗地區和印度對東亞地區的文明輸出,比起反方面的文明輸出要多得多。

帝國主義撤出東亞的直接結果,就是切斷了或者至少是大大削弱了歷史核心區對邊緣地區的輸出,而這樣最大的受害者恰好是東亞本身。

從國民革命到共產革命,這樣的長期革命從秩序輸出的角度上講是什麼呢?就是帝國主義的殖民秩序撤出以後,中華民國的憲法體制自身就無法維持了。

中華民國之所以能夠有一部好歹是拉美式的、好歹在名義上還是共和國和象徵性憲法,靠的就是殖民主義在東亞的餘威,能夠遏制東亞內部和外部的惡秩序重新浮出水面。一旦你主動把這種秩序趕了出去,那麼在你自己的內部秩序來得及生長以前,比殖民主義秩序更加危險、更加糟糕的列寧主義秩序,就迅速地滲透到東亞,最後把你自己帶入到毀滅的邊緣。

所以你在考慮選擇什麼秩序的時候,首先要考慮清楚,你所在的地方,存在著哪幾種秩序?有可能產生哪幾種秩序?新生的秩序是不是已經足夠強大,足以擊垮原有的秩序?如果你出於虛榮心,錯誤地估計了自己的力量,在根本沒有新生秩序可以依賴的情況下,強行驅逐了原有的秩序,那麼你就會發現,九國公約和華盛頓會議以後,在中華民國領土上出現的情況很快就要重演。

遠東真正的利益是什麼?不是驅逐殖民主義,而是依靠殖民主義秩序輸出,通過模仿和引用,逐步地建立自己的自發秩序。而殖民主義的撤退,打斷了這個模仿和學習的過程,使它迅速地落入了共產主義勢力之手。

如果我們堅持所謂殖民主義邪惡、必須驅逐諸如此類的話,那麼我們就得承認,在中國以及不限於中國的這種自身秩序還不成熟的地方,肯定要面臨類似伊斯蘭國之類的惡秩序的威脅了。

16. 只能在世界史框架下思考東亞 

西方產生出自由和憲政的條件是什麼呢?是它在歷史的早期,在相當於華夏社會的孔子時代,通過多國封建體系的相互博弈,……幸運地形成了權力平衡,然後這個權力平衡體制不斷地演變和擴大的結果。華夏(中國)的問題,不是說它太落後了,……而是它太先進,它已經越過了這個階段,或者說錯過了歷史的機會窗口,進入了各階級和各邦國都被大一統權力結構整體毀滅的狀態。

你實際上面臨的要麼是整個推翻話語體系,重新認識定義自己,……要麼就是順著自己也知道不可靠、站不住腳的那個話語體系,把自己引向絕對危險的境地。

這就是你為什麼必須重新認識歷史的原因,也是為什麼考據式的歷史、僅僅拼湊史料的歷史對你沒有任何幫助的原因。

枝枝節節地去討論磚瓦本身的品質問題是沒有太大意義的,你必須……把東亞地區的局部歷史重新放到世界史的框架中去,重新找回自己應有的問題,在自己的社會內部重新發掘產生秩序和維持秩序的真正力量。

 

 

文章標籤

劉仲敬 中國窪地 八旗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