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導演Yorgos Lanthimos搬演十八世紀初的英國宮鬥戲,非常厲害。劇中的英國安妮女王對台灣人而言應該相當陌生。這位命運多舛的女王,父親詹姆斯二世是天主教徒,自己卻是虔誠的英國國教會,因為宗教的對立使他選擇與父親對立,迫使詹姆斯二世流亡海外。自己唯一的姊姊成為英國光榮革命的關鍵人物,卻又再度與姊姊對立。最後父親死了,姐姐死了,外加他至少十七次的懷孕,幾乎都是流產或死胎。他在歷史上雖然有著不錯的名聲,卻有著一個相當悲戚的人生。

女王從小顛沛流離,又長期處在波濤洶湧的宮廷,他唯一的摯友,就是電影裡的芮秋懷茲的角色(薩拉‧邱吉爾)。這位邱吉爾首相的先祖有著掌握大權的野心,早在安妮女王登基之前,就藉著女王的力量出入內廷,一步步取得別人難以企及的高位。野史謠傳女王其實是女同性戀,這點在電影裡也有露骨的表現。不過與其說女王鍾愛女色,不如說這是她在宮廷孤寂生活中的少數慰藉,我覺得這點電影有明確的刻劃出來。艾瑪史東的角色(阿比嘉‧瑪斯漢)也是真有其人,也確實取代了薩拉的地位。這些符合史實的劇情安排,多少有種更為「擬真」的錯覺。

該片基本上都是內景,並沒有什麼宏闊的場面,然而導演特別的取鏡角度,使角色的心境得以有效的放大。可惜我對鏡頭美學沒有什麼鑽研,否則該片獨特的取鏡方式,在其他的電影中相當少見,我想不僅有美學上的需求,更是強烈的電影語言。美術的使用上,整個畫面經過精心的安排,在有限的場景中,導演充分使用了宮殿裡的暗道,折射出女性不為人知的秘密,幽微曲折。取景的大宅有著巴洛克風格的繁縟裝飾,相較之下,主要角色的服裝都以黑白色為主,在有限的色彩上,人物的表現反而得到更顯著的襯托。

整部片都圍繞在以安妮女王為中心的三位女性身上,脆弱易怒的安妮女王,強勢的薩拉,一心想要擺脫困頓的阿比嘉。在閨密的祕密世界中,薩拉女王CP相當明確,阿比嘉則頗為曖昧,表現出阿比嘉只是為了鞏固自己地位,並不是真的要跟女王發展出什麼樣的情感。至於男性的角色,則可有可無。尼可拉斯霍特扮演的托特黨首領是薩拉的政敵,被塑造成尖銳刻薄的性格。喬歐文飾演阿比嘉的丈夫,用來上位的工具,甚至幾乎只是個龍套角色(但在整部片中犧牲色相最多)。其他就更不用論。

由於電影依循史實,薩拉在被女王趕出宮後,在女王有生之年都沒有回去,阿比嘉也一直服侍女王到女王駕崩。因此這樣的宮鬥戲似乎就沒有復仇者捲土重來的趣味。導演用了一個幾乎像是錄像藝術般方式處理片尾,讓女王、阿比嘉、兔子的畫面交錯疊加,最後以滿滿的兔子影像淡出。這到底是什麼意思?說實在我很費解。在女王已經厭惡眼前的阿比嘉,卻又無法再喚薩拉回來的時刻,也許鑽動的兔子疊影,宛如女王的內心,這或許是導演想要表現的吧。

文章標籤

真寵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