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的同溫層,對柯文哲沒有好話,但我對柯文哲沒有那麼多負面的情緒。鄭立所寫的柯文哲,他的切入點我覺得頗為合理,這也可以解釋柯文哲在意識形態上的發言情況。

不過,柯文哲縱然以對待「物」的概念處理各種事情,卻不能忽略他的成長背景。在國民黨教育底下成長的人,無論是誰,無論家裡有沒有受到國民黨的迫害,除非是一些菁英家庭受傷特別強烈的,沒有受到黨國思想的影響,是很困難的。所以為什麼柯文哲可以講「兩岸一家親」講得這麼自然,這不僅僅是因為要在那個場面講該講的話,也是他的成長背景,使他習慣那種說話邏輯,很容易就能接上去。

嚴格來說,這不是柯文哲的錯,我也不覺得這值得一再追究。但鄭立的另一觀察點,則很值得討論。他認為,柯文哲的訓練與思維,充其量就是一個很好的執行者,他不可能領導,這點很值得注意。

這也是我覺得,讓柯文哲市長連任,不是壞事。首都市長再怎麼大,他都只是地方格局,要受中央約束。但他的特性,如果要競逐大位,其實是很容易被控制。對他而言,能做好事情是最首要,其餘都是其次。但領導者為了某些理念,是會選擇外表看起來比較不合理的手段,對一個凡事都要對眼前「對症下藥」的醫生而言,這樣的心態在他心裡可能從來沒有想過。也就是說,如果他的「理性」真的主導一切,他確實是可以被共產黨以「理性的角度」說服的。而且要注意,絕大多數台灣人,對共產黨沒有那麼大的敵意,這對共產黨而言,其實是很好的突破口。如果今天國民黨自然消滅,共產黨大可以找其他的代理人滲透台灣,對中共而言,搞不好還是更好的選擇。畢竟國民黨系統的人,如今基本上都很糟糕。

在中國加入的變數下,我認為看待地方首長選舉,要相當謹慎。高雄自不待言,那種因為種種因素說要投韓的人,其實就是中國介入成功的例證。如果這樣都抵擋不了,台灣非常危險。柯文哲則是要小心選後的情形,讓他的市長之路延續,在我看來,對台灣政權是比較穩健的舉措。但當然,另一個主戰場,也就是縣市議員,可能見真章的機率比較高。雖然議員多半仍是地方政治格局,但我還是希望國民黨能在議員版圖上崩盤,只有基礎崩掉,中國國民黨才可以真正從台灣消失。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