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為某位候選人不斷在媒體上造勢,我的臉書頁面到處充斥著他的新聞,實在是非常厭倦。但透過他的種種新聞,我慢慢理解何以台灣南北發展如此不均。說到底,就是國民黨刻意重北輕南的結果。

國民黨在台灣幾十年的統治,基本上呈現一種獨厚台北的格局。台灣某種程度上就像北韓,台北市跟平壤一樣,是要給外人看的樣板城市,裡面住的多半是特權階級。至於台北以外,哪怕只是一水之隔的永和,也不可避免的淪落成貧民窟的風景。

但這是一個非常迂迴的過程,從中也可以看到劉仲敬的窪地序列。過去因學到歐洲最高文明而提升序列的日本,在統治台灣時,他們的上(日本)對下(台灣)提供了一個良好的秩序性,日本人所帶來的建設徹底改變台灣的樣貌,使台灣從一個分裂的區域變成整一的概念,並引入西方科學性的農業生產,以及西方式的都市規劃。但更重要的是,日本用了國內的菁英來統治台灣,最著名的就是影響力遍及台灣滿洲的後藤新平。也因此,在台灣,日本人聚集的地方,多半是高級官僚與公務人員,在概念上屬於高級地段,擁有優雅的街區與相應的公共建設。

然而國民黨來台之後,卻完全倒轉這樣的認知模式,只要是外省人聚集的地方,基本上都與貧民窟無異。這當然是因為從現實上來看,隨國民黨來台灣的外省人,就是難民,而且幾乎所有人都處於得過且過的過客狀態,對於品質及環境毫不在意,這也是台灣居住環境急遽劣化的主因。

但國民黨並不是沒有想要扭轉這種態勢,戰後他們曾基於美國的集合住宅概念,有過幾次規劃。永和的花園城市計畫想當然耳的失敗,但這畢竟不在台北市境內。在台北市內著名的劣化案例,便是南機場公寓。當時為了安置八七水災的受災外省居民,在原來日本南飛行場的地方,以美國的集合住宅模式蓋出西式的公寓社區,不僅相關配套一應俱全,甚至有現今台灣住房都很少見的垃圾投放口。這樣光鮮的新社區,當時被視作是最高級的住宅區,然而如今卻成為台北市最骯髒貧窮的區域,比沒落許久的萬華還要糟糕。

也因此,國民黨雖然想要打造一個樣板都會,卻一直被他們所帶來的外省居民所拖累,甚至不得不另闢蹊徑,在現在的東區與信義區開闢全新的都市計畫。這樣的樣板都會建設一直到成功拆遷由外省人霸佔的違建,復原日本人過去規劃的綠地後,台北市才逐漸有一個略微齊整的都市景觀。然而,在這當中所投入的資金,是台灣其他地方的人望塵莫及的。

高雄是日本人特意打造的新興港都,意在成為聯絡東南亞的南進基地。所以日本時期所留下來的公共建設,是政治意涵濃厚的帝冠式建築,既不是台中、新竹那種歐洲風情,也不是台北帶有現代主義的折衷風格,可以從中體認到日本的企圖心。但因為太平洋戰爭,高雄因為港口之利,成為軍需工業發展處,連帶影響日後高雄工業導向的都市風格。這樣的概念被國民黨繼承,除了高雄左營港迄今仍是海軍大本營外,加工出口與重工業也集中在高雄。

然而相較於日本對高雄的重視,國民黨在高雄的建設明顯輕忽很多。高雄雖然長期是台灣第二個直轄市,所獲得的資源卻遠遠不如台北,特別在文化建設上,高雄甚至不如台中。但除卻肉眼可見的資源落差,最主要仍是長期主流社會對高雄的歧視心態。此次高雄的國民黨候選人居然講出高雄「又老又窮」,就是這種錯誤刻板印象的反應。過去主流的社會心態一直以獨厚台北的資源配置,貶低中南部是沒有發展機會的「鄉下」,這是過去國民黨只發展台北,迫使中南部居民到台北找工作生存的後遺症。

但這樣的流動現象大概在最近二十年已經不復見,過去從中南部北上的人,如今都成為台北的主要居民,他們的第二代,往往就是正宗的「天龍國人」。然而即便流動趨於穩定,既有的刻板印象仍然深入在現在五六十歲一輩人的腦海中。像高雄「又老又窮」的觀念,不僅暴露出國民黨認知上絕對的偏狹與歧視,也說明過往的流毒,其實除之不盡。台灣人仍然可以輕易被這樣錯誤的認識帶著走,高雄人繼續要承擔這樣扭曲的刻板印象,對台灣而言是非常嚴重的傷害。如果還要讓這種人成為高雄市長,我想高雄可能真的只能走向「又老又窮」的道路。因為有這種頭腦的人,是不可能真的替高雄爭取到他應該有的資源,高雄不過再度成為獨尊台北發展,被犧牲的棋子。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