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柯文哲成為某個族群必然之務,這件事情在《屠殺》的作者葛特曼來台灣開記者會之後,形勢突然逆轉,柯文哲的形象不但沒有損傷,似乎還來到前所未有的高峰。

我的同溫層,其實是柯黑聚集地,不過我對柯文哲素來沒有任何批評。一來,我不是台北市人,柯文哲如何,實在跟我無關,就算他的新聞其實已經是全國新聞的等級,但大家仍要認清,柯文哲再怎麼樣也只是一個市長,就算是首都市長,這樣的關注度也委實太大了些。人渣文本認為這種首都新聞獨大的局面,深深影響了地方選舉,不僅地方候選人都要對首都選情表態才能引起地方選民注意,地方的重要議題也被淹沒,對台灣而言實在不能算上好事。

二來,柯文哲確實是有認真在做事情的市長,無論他的政治傾向為何,並不能取代許多基層選民的認知。相較於前任市長,柯文哲對應地方民情與市府的舉措都有所改善,這使許多里長、學生家長非常支持柯。而且柯的市府解決的還不僅僅是燈壞了路不平的末節,而是可能累積數屆市長任期都無法處理的沉痾。這一層,恰恰是很多鍵盤選民觸及不到的地方。所以柯黑只打議題是很吃虧的,不僅打不到痛處,而且容易套上一個不知疾苦的帽子。

柯黑處處打柯文哲,我覺得並不是明智的舉措。根據王立第二戰研所的看法,柯文哲在「兩岸一家親」後,原本的深綠本土票幾乎崩盤,我想這也是柯黑的來源。但有趣的是,網路上的柯黑,其實絕大多數是非台北市人,也就是說,實際上不投柯的深綠人士在網路上並沒有表態。這些高調的柯黑,最大的錯誤,就在於他們把戰局拉得太高。首都選戰其實根本不需要全國性的注意力,就算柯文哲真的受中共招安,也不應該用這種方式去處理,反而拉抬了柯文哲的聲勢,間接證實中共押對寶。我覺得這樣的走向非常糟糕。

器官移植爭議也是不該打的議題。確實中國的器官移植問題重重,我相信不只柯文哲,只要牽涉到到中國做器官移植的醫生,都有道德瑕疵,甚至有輕重不等的法律問題。但這議題牽扯的人當中,不僅僅是醫生與中國方,更重要的是等待器官的台灣病患。對病患而言,器官移植若是他們唯一的救命符,能有這樣的結果,其實正是病患與家屬的期盼。我不諱言,我的親戚中也有去中國接受器官移植的人,我很知道這種情況下,病人親屬對醫生有什麼樣的期待。從這個角度看,柯文哲其實一點錯都沒有。就算知道中國器官的來源有問題,我不相信有幾個台灣人會道德高到拒不接受。說實在話,真有這樣良知的人,一開始就不會選擇中國來的器官,會選擇中國器官移植,當然都是不擇手段、不計代價。若柯文哲道德有瑕疵,病患與家屬的道德瑕疵一定更大。

所以柯黑打這個,注定失敗。不是柯文哲對或不對,而是這個潘朵拉盒子,是整個台灣社會要承擔的共業。那些用了中國器官得以延續生命的台灣人,是不是也得公然接受社會的道德譴責呢?再這樣挖下去,只會愈來愈難堪。

所以,柯文哲在這件事情上得分,對我來講,是最好的結果。確保柯文哲可以當選市長,我想也應該是最理想的發展。當然,現在一個嚴重的副作用是許多人鼓吹要怒投國民黨,這對我而言才是惡夢。我相信許多柯黑也站在國民黨的對立面,但一直黑柯的結果卻讓國民黨平白得利,我完全不能接受。我真的無所謂柯文哲是否受到中共的招安,但我相當懼怕國民黨外省權貴群體徹頭徹尾的叛徒根性。這些人得勢,才是台灣真正的末日。

    文章標籤

    柯文哲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