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和友人去看《巴黎敗金女》(Hors de prix),才突然發現自己的大罩門,根本不是什麼鬼片恐怖片,而是「尷尬的場景」。

「尷尬的場景」很難一言以蔽,大體而言,只要可以接上「巴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的狀況,或者是打腫臉充胖子假惺惺恐怕被拆穿的場面,我都不能忍受,戲裡在演,我都替他坐立不安。常常這種橋段是作為搞笑之用,但我一點都笑不出來,還會跑到房間躲起來。所以看《巴黎敗金女》,我居然比看驚悚片還要不安,很多太尷尬的場景,我索性把眼鏡拿掉,用四百度的視力「遮住」,非常駝鳥。男主角精湛的演出,我沒有什麼福分消受。

我不愛看鬼片、驚悚片、恐怖片,但也不是真的不敢看,只是不喜歡花錢自己嚇自己。而且鬼片通常沒有尷尬場面,相較之下,我還比較能夠氣定神閒的看完。但像什麼動物吃人啦、植物吃人啦、奇怪的異形把人撕成兩半啦,這也在我敬謝不敏的範圍,因為這會一直在我腦子裡不停播放,怪噁心的。我發現這種片只有美國人會拍,他們真的太平日子過太久,腦子裡都裝一些奇怪的東西,巴不得全世界都變成異形將他們毀滅。

結果是,我毫無選擇地投入嚴肅深刻的劇情片裡,像侯孝賢的風格最合我的脾胃,紀錄片也很好,平平淡淡,或者悲天憫人,或者壯闊史詩,或者不知所云。原來這是我的性格所致。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