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來源

文/欧阳乾

写了写疫苗,连着被删了两篇文章,有朋友给我发了一条语音:“愤怒也无济于事,你要试着与这个世界达成谅解。”

我回道:“我艹,就这个事,我要怎么谅解?”

朋友说:“人真正的强大是内心强大,你要让自己……”

我都没听完,随手就把丫给删了。微信里还存着这种好友,简直就是对我智商的侮辱。我真想过去拎块砖头把他屎给砸出来,看他能不能跟这个世界达成谅解。

这种类型的傻逼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叫“岁月静好婊”。别管发生了什么事,只要没轮到他们头上,那么他们永远是一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样子——他们不光自己静好,还反过来劝你也静好,浑身都洋溢着正能量。

岁月静好婊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天灾人祸一定不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像前段时间的三色幼儿园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我有个朋友就庆幸道:“还好我家孩子小,没上幼儿园。”然后继续晒她的心灵鸡汤,晒她的小确幸,晒她床头一辈子也没特么读过的三毛和张爱玲……

那么当天灾人祸降临到岁月静好婊头上时,会是一种什么情景呢?

我的一个高中女同学,标准的岁月静好婊,每天都在朋友圈里岁月静好,感恩生活,批判我写的东西是负能量,恨不得跟我拉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昨天忽然给我发了好多关于疫苗的文章,问我是不是真的。

我说:“这些都是负能量,你少关注。”

她一下子就急了,说:“我孩子打的就是这个疫苗,你天天关注这些事,快告诉我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说:“真的假的,探讨这个已无意义,当你无法改变世界的时候,就要试着改变自己。”

嗯,这些都是她曾经劝过我的话,我原封不动地回给她听。

因为作为一个岁月静好婊,我觉得她这么失态很是丢脸,所以我帮她维持住了最后一点尊严,千万不能破功,一破功就不静好了,不静好就显得low了……等从痛苦中缓过劲来,她会感谢我的。

两年前,山东出现了非法疫苗案,她家孩子刚出生,没轮上,所以她丝毫不关心,我当时写了几篇文章,还被她嘲讽为传播负能量;两年后,又一起疫苗事件,她赶上了,撒泼打滚的崩溃。

难道岁月静好婊们心里不清楚吗?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只不过他们跑在了前面,斩开了荆棘,劈开了风浪,然后跌倒在了沟壑里。你看不到,就以为岁月静好,现世安稳,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这个世界哪有那么轻松,如果你感觉活得容易,一定是他人帮你承担了不易。

而要命的是,岁月静好婊们对于倒在沟壑里的人没有任何的同情,即使前人的尸体为他们铺平了这条坎坷的路。婊们踩过去,走的理直气壮,一脸的小确幸。

岁月静好婊们看似与世无争,其实是卑微如尘土,还扭曲如蛆虫,他们活得本像猪狗一般怯懦,却偏偏要嘲讽那些冲锋的勇者。他们躲在猪圈里读几本三毛张爱玲,就觉得生活真幸福啊,你看那些在风雨里冲锋的人,都是傻逼。

所以,我对岁月静好婊也没有任何同情,不管他们遭受了什么样的天灾或者人祸。

世界有那么多婊,岁月静好婊是一群最不值得同情的动物。

岁月静好,静你妈X。

「歲月靜好」這幾個字現在兩岸都很愛用,大抵有種反諷意味。這反諷意味,不僅僅是現在使用者捉狹為之,其實打自這個詞出處就已經深感諷刺。一般來說,這個詞的來源是胡蘭成跟張愛玲結婚時的證言「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姑不論胡蘭成的政治評價,他是個負心漢(兼老不修)殆無疑義。而且胡張結婚時,還是在戰時的上海,雖說後見觀之,那時候興許是中國最後的「歲月靜好」,但在戰爭時節講歲月靜好,與其說是盼望,毋寧更似無奈的譏諷。中國人愛說歲月靜好,不免冥冥中暗示著如今的中國,其實離兵荒馬亂也差不了多遠。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