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理來說,織繡這門技術,應該是中國保留最多,而且出土文物也多,照理復原研究,中國應該是大宗。不過中國固然出了很多跟織繡有關的書籍,我卻很少看中國針對織繡做過什麼大型展覽。台北故宮尚且還有過緙絲展,中國對此實在是太過於輕忽。就復原來說,日本將復原技術推廣成周邊商品,正倉院的織錦重製之後,拿來做成皮夾、名片夾、盒子等配件,雖然略貴一點,但有收藏的價值,而且也多少可以補貼學術研究的經費。中國則全沒有這種東西,現在有些地方學了台灣,開始搞文創,弄了吉祥物一類的東西,也搞了點衍生商品,比如敦煌拿壁畫的圖案去印絲巾,但好像也僅只於此。像日本這樣復原技術並可以實用的,莫說中國,台灣也沒有。要論對自己文化有心的程度,我們還是比不上日本那樣積極。

所以日本的織繡復原,可能看在中國人眼中並不怎麼樣,但日本人這麼投入,將技術步驟一一還原,做出詳盡的影片,並且有對應的研究機構,這點中國就遠遠不如。最近中國的連續劇「延禧攻略」,稱他們用了傳統的織繡技術來製作戲服,算是一點長進,但這僅僅只是技術上的運用,在研究層面,我看不到中國有多大的心力。

看完展覽,下午便去了春日大社。今天(9月5日)看到日本受到燕子颱風的嚴重衝擊,春日大社也出現樹木倒塌壓毀石燈籠的現象,不禁非常嘆惋,希望能早日復原。


(右前方那坨人,就是急著要餵鹿的中國人)


(希望燈籠無恙)


(模擬晚上春日大社點燈的樣子)


(白天的樣子)

隔天一早,便離開了奈良到大阪。首先先到大阪市立東洋陶瓷美術館朝聖。美術館位於大阪市區的精華地帶,旁邊就是著名的大阪公會堂。研究古代陶瓷的人,大概都對這間博物館不陌生,特別是該館所藏的高麗青瓷,幾乎可以說是世界最好的收藏,連韓國都不免遜色。美術館是在日本經濟最景氣的時候所蓋好的,所以品質極好,館內區隔成許多展間,以區域為分類,因為人數很少,所以可以仔細觀賞陶瓷的細節。參觀完之後看著外面流淌的河水,景致宜人,非常愜意。


(大阪東洋陶瓷美術館)


(非常著名的鴛鴦香爐)


(也有朝鮮時期的青花瓷)


(唐三彩獅子)


(日本國寶,建窯油滴天目碗)

大阪雖然是坐車一定會經過的地方,但我幾乎沒有好好待在大阪過。這算是頭一次好好在大阪遊歷。但因為我還是以博物館為主,出了博物館,就毫無頭緒。我甚至不知道要去哪裡吃飯,只好去心齋橋隨便亂吃,卻不小心剛好找到一蘭拉麵,很意外地跟了流行。

後來又去了大阪市立美術館,以及旁邊的慶澤園。大阪市立美術館與慶澤園其實都是戰前住友家的產業,後來連同今天的天王寺公園,捐給了大阪市政府作為美術館之用。慶澤園面積不大,但是鬧中取靜,是很適合休息的地方。可惜當天天氣太熱,雖然有樹蔭,但還是不如躲到美術館內吹冷氣。

大阪市立美術館為許多重量級的私人收藏捐獻而成,所以以中國書畫與造像著名。我們去的時候剛好是他們的佛教造像展,有很多北魏到隋代的珍貴造像。今年十月又有「阿部房次郎與中國書畫」特展,展出「伏生授經圖」、「江山樓觀圖」、「遠岫晴雲圖」等許多重要的作品。建築物本身也值得一看,特別是華麗無比的吊燈,可以看到戰前日本財閥的雄厚財力。


(慶澤園與後面的大阪市立美術館)


(大阪市立美術館)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