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日本爆發東京醫大收受賄賂讓高官小孩可以考上醫科的醜聞,意外牽扯出東京醫大長年刻意拉低女性考生的成績,讓男女比重一直維持在七比三的狀態左右(蘋果報導)。後來出現深度報導,發現這樣的情況不僅只有東京醫大如此,也不是只從2011年起,總之,在日本長年對女性的差別待遇下,醫學院的行徑,只是冰山一角。

但更令人感到困惑的,是這樣引起波瀾的事情,居然還有女醫生幫腔。日本演藝界著名的女醫生西川史子,居然在隨後播放的綜藝節目上講出「那是當然的(当たり前です)」之語,說女性的成績通常好過男性,如果沒有壓抑女性的話就都是女子天下了,又說女性不堪擔負需要長時間動手術的外科,諸如此類。我很難知道日本社會看待這種事情,但對我而言,連同在醫療環境中的女性都如此服膺男子沙文霸權,就知道日本的性別歧視有多麼根深蒂固。

 

 

女權主義如今成為政治正確,引起許多男性的不滿,反過來要爭取「男權」,實在非常可笑。這種邏輯,跟反年改的退休老人嚷嚷國家欠他們的是大同小異的概念。男性在人類社會中時常處在絕對的優勢上,如今只是拉回來與女性稍微平均一點,就大呼小叫。這種以父權為中心架構出來的社會觀,確實很難撼動。更不要說一堆女性從小就以父權邏輯教育,一逕的幫腔。說什麼「女性要生養,確實會影響吃緊的醫護人力」,好像言之鑿鑿──那為什麼護士就毫無影響呢?難道當護士的女性都跟尼姑修女一樣不生小孩?還是護士有天生神力,生產前一天都可以值大夜?可悲這種邏輯,不是只有男性這麼想,壓迫女性的,從來就不是只有男性一方。

看到東京醫大這樣的作為,不禁想到以前台灣大專聯考時,也有過調整男女分數,好讓女學生的錄取率不要超過男學生的荒唐情況。但這已經是四十幾年前的台灣往事,如今仍在日本實行,仍不免感到詭異。在日本核心家庭瀕臨崩解的時候,這個社會有權勢的人仍然用僵化的邏輯看待女性所要肩負的「責任」,不啻是很可悲的。但這或許,正是日本最終要走向的道路。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