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其南接院長後,果然威力驚人,他丟出了「故宮台灣化」這樣一個議題,隨即引來許多爭論

所謂故宮台灣化,我覺得基本上就是我提到的情況。「台灣化」只是一個表面的說法,其實就是指台北故宮一直在黨國體制底下,無法真正隨著台灣社會有根本的轉變。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之前赴日本展覽的爭議。只是少了一個「國立」,台北故宮卻要鬧到寧願展覽開不成,也要強迫日方一定要用「國立故宮博物院」的全銜。

雖說站在台北故宮的立場,用正確的名銜並不為過,但冠上「台北」之名,其實就是因為北京跟台北各有一個故宮,在各自的名稱上難以分辨的情況下,日本只好用「台北故宮」和「北京故宮」來便宜區隔。說來有趣,北京似乎一直不太在乎「北京故宮」這樣的代稱,但台北這邊的人就很介意「台北故宮」這種說法,多少可以看出台北這邊對「正統」的焦慮感。彷彿一旦冠上「台北」,故宮就不是真正的故宮。

即使自杜正勝以來,台北故宮已經改變了很多,但其中華正朔的概念依舊存在。這是一個微妙的狀態,在故宮裡面,我們面對這些文物的同時,基本上他們仍然跟台灣是沒有關聯的。雖說自秦孝儀任院長起,台北故宮就已經試圖要跟台灣作連結,比如找出跟台灣有關的奏摺、采風圖、地圖等等舉辦展覽。但這種連結仍然是妝點作用居多,故宮真正重要的文物,基本上仍然自成一格,那種自成一格的程度,幾乎等於美國博物館裡所收藏的中國書畫一般,重要歸重要,但僅止於此。過去我們以中國自稱,故宮是唯一最純粹的中國文化象徵(其實並非如此)。如今台灣努力要回復成台灣,台北故宮的存在,便顯得有點尷尬。

台北故宮的尷尬,完全是因為政治因素。野島剛的著作大致反映了兩岸故宮的處境,無庸贅言。但因為如此,台北故宮變得相當棘手。要去掉台北的政治性是不可能的,我們再怎麼沖淡故宮文物本身所象徵的道統意義,也無法迴避台北故宮之所以出現的政治背景。這也是所謂故宮台灣化最大的癥結,若以我的認知,所謂台灣化,其實就是要扭轉台灣人對故宮的定義,也要扭轉遊客對故宮的定義。這間花掉政府最多經費、心力所建立的博物館,不應該只是一個中華道統的象徵,而應該對台灣社會有更為積極的意義。

相較之下,南院的發展比較單純。雖然迄今南院仍然無法完全確定發展的主軸,但他其實可以看成是獨立的博物館。無論它的定位是放眼亞洲,還是以台灣為中心的海洋文明,南院的包袱沒有那麼重。南院最大的問題,在於缺乏背後的學術深度,既缺乏研究人員,也缺乏發展方向。此一困難也剛好反映台灣在古典藝術研究上的偏頗,因為一直以來我們都以中國自居,所以我們只研究中國,其他幾乎沒有著墨,那怕是離台灣很近的日韓、東南亞等地。特別是日本,台灣作為世界著名的親日國,但關於日本的美術研究,台灣的學術累積只比零多一點點。日本尚且如此,其他更不用說。

說起來,蔡政府在文化政策上是想要有所作為的。政府外圍的文化機構,基本上都是大中華概念下的東西,要如何台灣化,其實是頗要費一番功夫的。比如中華文化總會,在陳水扁時本來已經改為「國家文化總會」,馬英九上任後又把「中華」放了回去,而後他就一直是一個不斷花錢但毫無作用的機構。蔡政府在劉兆玄不甘願的下台後,迅速將「中華文化總會」的招牌濃縮成「文總」,又找了張鐵志操刀,把下轄的刊物「新活水」,從一個像是消耗預算的宣傳刊物,轉變為追蹤當下議題的話題雜誌。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可喜的改變,說明蔡政府在文化上的企圖心。

故宮台灣化,不啻是另一個企圖。作為台灣最主要的中華道統象徵,台北故宮執拗的抗拒成為台灣文化的一部份。要怎麼台灣化,我也無法預想,這就得靜待陳其南的下一步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