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報導北美館宣布擴館計畫,預計整個花博園區都將是北美館的範圍。這樣的企圖看似很大,但有鑑於這幾年台灣各縣市都在建設美術館,私人美術館這幾年也大行其道。北美館雖然是舊案重提,但也不能說多有創見。

但我一直納悶,為什麼台灣的美術館建設,總是落入一個二元劃分的邏輯。這次北美館預定要將本館定位成「近現代藝術」,而新蓋的分館定位為「當代藝術」,現在正在蓋的台南美術館,之前也是這樣的劃分方式。更不要說當年林曼麗主持北美館時,原先預定是北美館分館的台北市府舊廳舍,也是被定位為「當代藝術館」。後來這棟古蹟不隸屬於北美館,可是「當代藝術館」的邏輯仍原封不動的延續下來。

美術應該是一種打破疆界的媒介。但何以台灣的美術館設計,總是落入「近現代」與「當代」這種分類邏輯當中?彷彿不這麼分,就不足以凸顯美術館的學術功能。可是台灣美術界,從來沒有好好討論何謂「近現代」,何謂「當代」。「近代」跟「現代」這兩個名詞為什麼總是要連在一起?「當代」為什麼總是要獨立出來?為什麼如南美館後來拿掉「近現代」與「當代」,改為「一館」與「二館」時,會有莫名其妙的「藝文界人士」出來抨擊,彷彿沒有「當代」這個名詞,台灣就不復有當代藝術一樣。到底這種文字迷障是如何產生的?這種分法到底有什麼道理可言?

我覺得趁這個時候,應該好好檢討一下目前台灣美術館的發展問題。台灣目前三個主要的公立美術館:台北市立美術館、國立台灣美術館、高雄市立美術館,雖然建立的時間不一,但從館藏內容、策展方向、長期目標來看,這三間美術館幾乎一模一樣。國美館在從省美館改制到國美館期間曾有段停滯期,但重新開館後,想和北美館一別高下的意味濃厚。我有時甚至覺得,這三間美術館根本應該是台灣美術的台北館、台中館與高雄館,因為他們基本上毫無差別,我也看不到他們有什麼有企圖要與其他兩個館區隔。

台灣美術有沒有可能撐起三間綜合性質的美術館,目前為止我是很懷疑的。一來台灣美術史雖然發展時間不長,但已經陷入停滯,大家寫的東西大同小異,都在一些既有的材料裡翻來覆去,說起來是很匱乏的。這種匱乏的狀態,撐起一間公立美術館都稍嫌不足,更何況是三間?二來台灣美術的藏品其實已經收的七七八八,要再出現什麼質量俱優的新作品,大概不可能了。三間美術館都有一些精品,但沒有一間美術館有著壓倒性的代表地位,更不要說可以彰顯地方特色。高雄美術館目前有積極收一些高雄在地的畫家作品,但以現在的美術史架構而言,這些作品還搆不上第一流的美術,也沒有相關的研究人員積極從事研究,建立其美術史的地位。這三間美術館,論硬體都算是中上,但背後的研究與底蘊都極為淺薄,淺薄到,我根本就不覺得台灣美術有必要需要三間美術館。

倒是台灣的私人美術館比較有心想做出特色。可是台灣私人美術館也有問題,一來這些私人美術館多半比較像是「個人陳列室」,無論是藝術家的個人美術館,或是私人藏家將自己的收藏成立美術館,除卻陳列,好像就沒有更積極的意義了。但國外著名的私人美術館,不僅有明確的主題,而且也有自己特殊的地位。這一方面是因為有著名的收藏,再者也是各家美術館持續不輟的研究,建立起獨自的學術成績。就研究論,台灣幾乎付之闕如,除了很少數如朱銘美術館有出版學術刊物,算是在學界內有一定的能見度,其他簡直空空如也。這也很直接的反映出台灣人對藝術的淡漠與隔閡。

台灣人對美的需求與藝術的關照一直非常薄弱。過去錢淹腳目的年代,台灣藝術家的作品成為炒作標的,奠定台灣中上階層把藝術品當投資的惡劣定位,迄今未歇。而一般人,則一直與藝術絕緣,不要說美術館這種地方,就是一般藝廊,也是連踏都不可能踏進去,遑論去討論,乃至於購買。我之前看到PTT上有文揶揄北京在金正恩到訪那段時間起大霾,頤和園昆明池一片霧茫,PO文者留了一段「北京頤和園隨便拍,都是清明上河圖」,引來底下一片叫好。但我相信,看過《清明上河圖》的人,一定不會覺得霧茫茫的景色跟《清明上河圖》有什麼關係,很多古畫都會畫霧色迷濛,偏偏《清明上河圖》沒有。大家只對這個畫名有印象,卻對這張畫實際上長什麼樣子一無所知。這就是一般台灣人的美術涵養。

但我覺得台灣真正的硬傷,並不是對美術沒有接觸的一般人,而是自詡是專業的相關人員。這些人可能包含畫家、學者、畫廊經紀、藏家、藝文線記者,乃至於很多掛著「策展人」頭銜,卻不知其出身的人。這些人眾聲喧嘩,使得台灣的藝術圈彷彿相當蓬勃,可是認真看其中的內容,很多人的東西實在不忍卒睹。比如前面提到批評台南美術館把「當代」拿掉的新聞,當中有位藝術家名叫許自貴,也算是業界一號人物,卻講出這種迂腐至極的內容,執著在「當代」二字不放,好像只有這兩個字才能成就他似的。但也不是針對他,因為綜觀台灣藝壇,這類人比比皆是,用似是而非的言詞妄加臧否,弄得玄之又玄卻毫無內涵。就是這類人,才硬要把「當代」變成他的專屬,好像只有加上「當代」,讓「當代」區隔開來,才算得上是尊重藝術。這種腦子有洞的邏輯,很不幸的,是台灣藝術圈,特別是一群自詡「當代藝術圈」的常態。

而更不幸的,則是對藝術無知的台灣人,特別是對藝術無知的官員與承辦人員,由著這些「專業人士」胡搞瞎鬧,還隨之起舞,彷彿台灣藝術是由他們說了算,彷彿這才是台灣藝術的正道。真是看了心驚,聽了噁心。無奈我也只是在這裡發發牢騷而已,北美館要如何走下去,反正也不是我要負責。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