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時分,林蕭信步走到學生餐廳。國子監校園內有數間餐廳,但不是每間餐廳都以便宜大碗為標榜。林蕭想,既然叫「學生餐廳」顧名思義應該要很便宜,便選擇這間餐廳來吃。但一進餐廳,林蕭看到餐牌上有點驚人的價格,她困惑不已。難道在國子監念書的學生,真的每個非富即貴,連吃個平凡無奇的排骨飯,都要比外頭貴上五成?

「嗯...請問學生有折扣嗎?」林蕭試探性的向窗口的服務人員詢問,服務人員略為輕蔑的一笑:「沒有耶。全部都原價。」

好吧,就當吃個教訓。但當她拿學生證刷卡時,服務人員瞅了一眼,說:「喔,你是獎學金學生吧,你們有半價。」

喔?這個「獎學金」的概念,居然還包含這個?林蕭有撿到寶似的歡愉心情,喜孜孜地拿著餐盤往座位區走去。但在此時,她忽然發現周圍的人彷彿都盯著她看。當她坐定位後,有個男子從她後方走到她面前,一臉詭異的笑容:「獎學金學生是吧?辛苦你們了。」然後翩然離去。

辛苦我?林蕭一臉莫名,正很困惑時,唐婉如出現了,「嘿!蕭蕭!你在這兒!」一蹦一跳的向她奔來。

「妳怎麼來這裡吃啊。喔對我忘了告訴你,『學生餐廳』是學校第二貴的餐廳,就算是半價我都覺得很貴,又貴又少,吃都吃不飽。我跟你講,你以後要吃飯要去吃男宿食堂,那裏最便宜了,又好吃,量又多,而且老闆很喜歡我。」婉如露出一個花癡般的燦笑。「跟你講,你報我名字,老闆會多給你一隻雞腿,真心不騙。下次不要來這裡吃。」

林蕭一臉尷尬,婉如的聲音大到整間餐廳都聽得到。「呃...謝謝。」林蕭不得不承認,有時她還是無法消受婉如的熱情。

尷尬地吃完了飯,林蕭陪著婉如去網球場拿她的背包。「你會感覺的學校裡的人對你的獎學金身分有點偏見嗎?」

「有嗎?我覺得還好啦,跟體協的人比起來,我覺得學校裡的人挺客氣的。」

確實相較之下,婉如所在的競技系沒有那麼多擠兌的氣氛。可能是運動的人不會有那麼多莫名所以的心機,可能是念國子監的競技系跟當官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而且國子監體育類的科系很晚才成立,沾染的國子監氣息似乎也沒有那麼多。

趁著陪婉如拿背包,林蕭也趁機了解學校的模樣。國子監的歐式校舍雖然是重建,但算起來也有七八十年之譜,時間淬鍊下,校園內也洋溢著優雅的古典風情,有些區域特意種著一排糖楓,秋天時整片的金黃色,壯麗無比,是遊人最愛的景緻。

人文學系大概是國子監重建所有學院中最無趣的區域。因為是重中之重,所以一切仿舊,主要的教學大樓是一棟卷棚歇山重簷的建築,旁邊矮樓包圍起來,形成宛如宮殿院落的格局。為了莊嚴肅穆,人文學系裡只有松樹與柏樹,如果沒有人煙,景色蒼涼的彷彿陵寢。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人文學系的圖書館,裡面收藏所有戰前倖存的善本圖書,包含皇室敕刻的《御製蒙叢》,是過去皇室子弟開蒙的教科書,乃多彩套印,非常珍貴。

婉如去拿背包,林蕭百無聊賴,在體育場附近晃蕩,沒想到居然就讓她碰到簡溪!簡溪正在網球場跟人打球,他剛好將上衣脫掉,拿著大毛巾擦汗,猛一抬頭,眼神就跟林蕭對個正著。

林蕭沒有想到在這意外的地方碰到他,還是他上身赤裸的模樣,她覺得很尷尬,但眼睛無法離開簡溪運動完劇烈起伏的胸膛與分明的腹肌。她整個臉羞的通紅,腦子一片空白,全身僵硬,亟欲轉身就走。「蕭蕭!」簡溪喚住他,「嗨,你怎麼在這兒。」

林蕭背對簡溪,仍然手足無措,但都被叫住了,只好緩緩轉過來。「我...我陪婉如拿東西。我路過。」林蕭手心冒汗,微微顫抖,雖然她喜歡簡溪很久,簡溪好像也有一點知道,但這種曖昧的情愫卻一直沒有說破,兩人一直在一種很奇妙的狀態下相處。

「婉如?網球國手唐婉如嗎?你認識她啊?」

「對...對,我跟她是室友。」

「真的啊。」簡溪漾開笑顏,讓林蕭一時恍惚了。但宏亮的聲音突然讓她驚醒。「蕭蕭!蕭蕭!誒蕭蕭你在這兒!」

婉如拿著背包跑了過來,但看到林蕭正對著一個上身赤裸的運動帥哥,她突然急踩了剎車。「蕭蕭,你認識他?」

反正總要來,那就好好面對吧。林蕭強忍緊張,盡量用官腔交代過去:「嗯...婉如,這是我小時候的朋友簡溪,簡溪,這位就是婉如。」

「唉呀我知道他是誰啦,他是我們陪打的隊員,我都叫他簡沒戲,你知道他超沒戲的,約都約不動但你們居然小時候就認識啊,這世界真小。」婉如興奮之情溢於言表:「太好了以後就有的約啦,我跟蕭蕭現在可是室友,麻吉得不得了。下次我就叫蕭蕭約你,你不要再落跑啦。」這下換簡溪滿臉通紅:「我沒有...我沒有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