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出版的富察主編在臉書上這篇文章,講一個我們很陌生的中國:農村中國。

看一個國家如何,不是看他最發達的地方有多高的樓、多光鮮的面貌。這種面子工程,到處都是,就是北韓也可以弄出一個貌似不錯的樣板首都平壤。看這個國家是否進步,要看他們的農村。

就這點論,台灣的農村,其實不合格。有網友提醒八十年代的經濟奇蹟,是建立在剝削台灣農業上的。刻意壓低農業的產值,迫使鄉村人口以廉價人力帶動代工發展。這種模式,雖說戰後的歐洲、美國中西部都是這樣的歷史過程,但如今第一世界以高補貼的方式保護農業發展,而台灣仍放任農村凋敝,甚至破壞耕地,比如宜蘭濫蓋農舍,台中濫蓋工廠。

農村中國,基本上也是如此。中國的崛起,並沒有離開戰後國家脫貧的路徑,而且中國幾乎照搬台灣的發展模式,剝削農村的方式也一模一樣。「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文章中所提到的,其實台灣也曾經經歷過。只是台灣並沒有二元戶口的設計,也沒有強制墮胎的恐怖控制,所以離開農村到城市打拼的人,他們落居城市,養育下一代。農村只剩下老人,這是台灣的情景。

中國的場景,則多了隔代教養困境,強制一胎化的後遺症,更嚴重的,是鄉村人口困在鄉村戶口之中,賣莊稼的錢不夠過日子,打零工又沒有穩定的收入,子女無法接受起碼的教育,只要一點點意外,比如老人家重病,就會立刻使整個家庭崩潰。而且因為中國的鄉村,已經沒有「仕紳」的角色,只能倚靠公家機關,完全沒有民間自力救助的管道,一旦公家機關失能,整片轄區就等於坐以待斃。

中國傳統社會雖然重農,但農村的環境一直都非常惡劣。我覺得,今時今日中國的農村困境,其實只是過去的延續。只是過去的農村,有仕紳、宗族這些原始的社會聯繫,使鄉村不至於崩潰,但中國把這些東西都當作「四舊」,全數消滅,而中國並沒有再剝削完鄉村後,回過頭來投資鄉村。所有「投資」,只是要讓鄉村「都市化」,而不是要處理鄉村的問題,就像文中那個莫名其妙的渡假村一樣。

不過,中國農村如何,我們無從置喙。台灣的情況並沒有比較好,以中國為鏡,其實是要觀照自身。我覺得這也是台灣轉型正義的一個癥結。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