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廷近日屢向中共示好,不僅承認中共自行任命的主教,還要勸退本來已經由教廷授命的主教。號稱普世教會的羅馬公教,終究不及中共黨來的大,黨意大於神意。

這點在天主教世界其實茲事體大,香港樞機陳日君甚至因此專程到教廷排隊陳情,但方濟各似乎心意已決,想要藉犧牲教廷的權威,換取實際牧養中國廣大地區的可能。照理這件事情應該要在台灣掀起軒然大波,如同之前跟中華民國斷交的巴拿馬一樣,畢竟教廷是中華民國僅存的歐洲邦交,有濃厚的象徵意義。然而非但電視台新聞對此不聞不問,就連台灣的天主教會似乎也沒有什麼聲音,好像也對此漠不關心。由此可知,之前所謂嚴重的外交爭議,多半只是某些人士刻意炒作起來的話題,如果沒有人炒作,就算現在境外新聞傳的到處都是,台灣一樣謐靜無波。

但就實際層面來說,教廷這樣妥協,其實只是早晚的問題。中華民國之所以一直可以與教廷有邦交,多半是中共的宗教政策所「促成」。因為中共不允許宗教高於黨意,所有宗教都要被共黨所控制,不可能在中共境內出現由外部勢力所控制的宗教領袖。這點可說是中共「以己度人」的結果,他們在世界各地設立孔子學院,其實就是間諜機關,所以孔子學院一切人事任免都不假他人,各地學校無從置喙。在他們眼中,教廷的作為與他們無異,是西方在中國的間諜機構,當然不能妥協。

可是對教廷而言,中國是東方極為重要的宣教區。幾十年來與中華民國維繫邦誼,其實是很不得已的事情。而且要注意,教廷從來沒有跟「台灣」建交,而是跟「中華民國」建交,亦即就外交層面,「中梵」從來未曾斷交過,只是他們想把承認的政府,由台北政權改為北京政權,如此而已。

也就是說,中共自蔡英文上台以來屢挖「中華民國」牆腳的動作,看似傷害,實際上卻是加速台灣獨立的進行。現在的台獨主義者,愈來愈多人接受「要台灣獨立,首先要終結中華民國」的觀點。中共的威脅在台獨主義者的眼中,還不如「中華民國」這個直接佔據台灣治權的政府來的迫切。中共想斷「中華民國」的生路,反而只會讓台灣人民更快拋棄「中華民國」。我覺得過去中共其實深知此事,所以好像都在替中華民國留一點喘息的餘地。但自從蔡英文上台,中共明顯不想要留餘地了。教廷一直都是搖搖欲墜的邦交,一切只在中共如何看待任命主教的權力來源,表面上看來,教廷屈服了,但也許暗地裡中共開出了很好的交換條件,使教廷難以拒絕。畢竟對教廷而言,所謂對中共建交,也不過就是他們的邦交國「Republic of China」多了一個「People's」,而且更為名正言順。

中共想逼迫蔡英文政府面對絕境,我覺得不是很明智的選擇。有種可能是,中共等不及了。中共雖然努力要從內部顛覆台灣,在台灣境內營造一種「非與中國統一不可」的氛圍,但在太陽花之後,中共在台黨羽紛紛現身,反而變成很明確的攻擊標的,會讓人有所警覺。過去那種模糊的想要尋求統一,卻刻意迴避不去討論政黨認同的隱諱手法,如今已經不可能成功。但我覺得中共一直的問題在於,他們的認知當中,永遠把「中華民國」等同於台獨,支持台北政權等於支持台灣獨立,這個巨大的誤區,使他們無法真正壓制台獨,只會壓制到某種程度上象徵有統一善意的「中華民國政權」。他們其實不明白,「中華民國」一直可以苟延殘喘,才是對台灣獨立最大的傷害。一旦「中華民國」被迫消失,中共真正要打擊的「內亂」對象沒有了,台灣就真正可以走向住民自決了。所以對「中華民國」趕盡殺絕,其實頗為不智。

台灣之前的民意,一直以「維持現狀」為大宗。雖說「維持現狀」的意義含糊,但我覺得可以看成是要一直戴著「中華民國」的大帽。畢竟長期在「中華民國」的控制下,多數台灣人一直被教育,一旦摘掉這頂帽子,將會遭到中共滅頂的危險。但當民主化的一輩成長後,這樣的觀點愈來愈受到挑戰。沒有「中華民國」,台灣就會遭到滅頂嗎?還是「中華民國」本身,才是台灣可能滅頂的危機來源?

如今看來,這倒很像佛地魔的靈魂碎片(中華民國)在哈利波特(台灣)身上續命的狀態。如今佛地魔本體(中共)想要真正除掉哈利波特,其結果就是他把他自己的靈魂碎片給除掉,還給一個哈利波特一個完整的自己。最終下場會是如何,我想有看哈利波特第七集的人,應該都挺清楚的。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