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市驚天一挖,挖出許多人的思古幽情。而且這一挖還不止一處,先是西羅殿施工挖出清代的連港河道,不久又在清水寺前挖出枋溪支流,研究者指出,此枋溪支流即是台南清水寺「流水觀音」的原由。有網友隨即拿日本等地流經城市的水道比擬,一邊是綠樹夾蔭、水流清清,一邊是不見天日、淪為汙水排放的溝渠。

要說明道淪為陰溝,其實不只台南,台北應該是最明顯的例子。除了瑠公圳這個著名的例子,過去在台北市區流淌的大小河道,如今幾乎都變成道路。這種河道變路的狀態,其實有跡可循。只要看原本棋盤式嚴整的格局中突然插出一條歪斜的小路,路的某處還有一間土地公廟,應該就是河道掩蓋改成的道路。所以舒國治說台北近幾年是最乾燥的時期,過去有河流的時候,其實濕度更高。而這種將河流蓋住的都市建設方式,基本上所有都會區都如此,台中甚至把流經台中車站的綠川一段蓋住,變成機車停車場。但現在也為了要營造觀光氛圍,原本蓋住的綠川河道也要重見天日,變成像柳川那樣水泥化的親水公園。

河道要能還原,回到昔日景象,可能最關鍵者,是台南的汙水排放問題。除卻北高兩地,台灣的汙水下水道接管率一向很低。台中就算在做這種假掰的親水設施,也是用偷吃步,將原本的汙水導入涵管,引遠處的溪水到人工水道,假裝柳川綠川重回清澈。這種白耗公帑的粉飾作為,我很不齒,也說明台灣的政府官員,多半只想便宜行事,鮮少有人真正要解決問題。

我想台南市政府的能耐,不會比台中市政府好到哪裡。雖說目前因為施工,舊河道忽然出現,但市府的一概心態,就是快點蓋回去,眼不見心不煩。反正府城也不會因為沒有河流就少了什麼,對他們而言不痛不癢。市長都能落跑去當行政院長了,台南市的歷史遺產,又有什麼值得這些過客般的公務人員可珍可重的呢。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