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舊網誌的一篇舊文有新留言,像是反駁我文中所言。但留言者明顯沒有好好看過我的內文,只是抓著幾個「關鍵字」就在那裡大書特書,還拿博士寫的內文來「佐證」,以為這樣「很有力」。

有力不有力是一回事,但自欺欺人的把戲,應當要適可而止。剛好洛桑學院公佈國家競爭力排名的新聞,對岸的競爭力超越我們,何美玥給的理由是因為他們「衝太快」,是因為我們出了個紅衫軍,牽拖的理由百百種,唯獨和政府無關。不久前,韓國的人均所得贏過台灣,政府也是如此鴕鳥心態。下一個追過我們的國家會是誰?越南?寮國?還是菲律賓?某些「愛台灣」的人不停強調台灣從來比中國東南沿海富裕,從來比東南沿海先進,卻不正視現在的景況,這就是愛台灣的表現?

在國族意識高漲的當下,歷史的建構也趨於誇張、自大、不停的自我膨脹,那個留言給我的感覺就是如此。過去的我們,固然在緊張的政治氛圍下,無法透過教育理解這塊土地的過往,但這並不表示國民黨的帶給人民的台灣歷史就可以全盤推翻。更何況,歷史從來就不是客觀的,所有的歷史詮釋都有著濃厚的主觀立場,要做到「客觀」、「公正」,最多就是多種意見並陳,而且不加臧否,如此而已。

像是之前陳柔縉所寫的《台灣文明初體驗》,重塑過去日據時期的城市生活,基本上是呼應「台灣進步論」,也就是戰前台灣比大陸來得先進繁榮的論點。就某種程度而言,這種觀點並沒有錯,像是衛生條件和教育普及的程度,都有專門的研究證實。但這種「現代化」的成果是在什麼背景之下發展起來的?我們應當引以為傲嗎?僅僅在這種表面去分高下,有何意義可言?

我在看《台灣文明初體驗》時,更大的疑惑是:當時這些的「現代化」思維,和我們目前的生活是一貫的嗎?

恐怕不是。

留言裡講到:「1940年代台北高等學校的課表,赫然發現他們有開一門課叫『住居學』,任教的『非常勤講師』,是請總督府建築技師千千岩助太郎擔任。……台灣在70年前的日本時代,早就對菁英加強住居學(應該是建築學概論)、美學教育了。」

那麼,如今所謂的台灣的菁英,仍有「居住學」的課程嗎?台灣大學的通識課程,有「美學」、「建築概論」、「古蹟保存與人文」這一類的課程嗎?

看到台大畢業的政治人物,一個一個都要拆掉樂生院,我想是沒有。

不要說那位陳博士的「赫然發現」,我大學的時候知道台灣在戰前,早就有了「現代美術」,而且還是表現主義、超現實主義、抽象主義等幾乎跟當時歐洲同步的藝術流派,還很蓬勃。但如今台灣的「當代藝術」,跟戰前那些前衛風潮有關聯嗎?

沒有,一點點也沒有。

往日的繁華早就與我們無關,怎麼我們還好意思說嘴呢?

所以我說台灣才剛剛開始學習如何過著富裕的社會,那是因為曩習的繁華,早就毀於烽煙戰火之中,跟今天一點關連也沒有。而因為富裕抹滅掉的美好傳統,更是無時無刻不在台灣發生。好像以前廟宇的建造,比的是匠師的技巧,比的是精緻和做工,如今蓋廟,花的錢沒有比較少,蓋出來的品質卻差勁很多,金箔貼得亮閃閃,剪黏和彩繪改成便宜的塑膠片和化學漆,這種破壞比戰爭直接摧毀,還要來的恐怖,因為這種改變都是不知不覺中發生的。大陸也是一樣,如今上海的繁華,和過去的「夜上海」,完全是兩碼子事,無論今天的上海多麼想找回過去歲月的一點氣氛,也不過是虛假的仿冒品。原汁原味的老上海,早就被他們自己摧毀了。

台灣人連自己的富裕從何而來的都不清楚,要懂吃穿,恐怕還有的等。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