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jpg

劉曉波死了,但中國共產黨,仍好好的。

他的死可以說是必然,求仁得仁,對他而言,大概是最好的終局。但對其他人而言,是莫大的悲劇。悲劇不在於劉曉波的死,而是我們明明知道結果,卻無法做出任何改變,面對這個政權,我們一籌莫展。

更大的悲劇,也許是中國人自己。從1989年到現在,我們看到中國人活在一個巨大的泡泡裡,泡泡是中共發明的種種謊言,扭曲中國人的認識。他們就像當年的台灣,以為一切都很好,政府很偉大,雖然似乎發生了一點事情,但只要有政府,有偉大的黨,一切都會非常順利,千秋萬世。

我不知道中國人何時可以從這個泡泡中走出來,畢竟如今還有很多台灣人活在當年那個泡泡中。如今資訊流通的速度,與三十年前天差地別,可是泡泡的威力無窮。究竟是製造泡泡的中共太有能耐,還是中國人寧願選擇待在泡泡裡,不願走出來呢?

我如今認為,所謂民主政治,更準確的說,應該是「責任」政治。這個「責任」,不僅僅是政府首長跟民意代表的責任,更是每個人的責任。既然制度提供選票,讓每個人都有能力投出那一票,那就表示每個人都要為政治的現狀負起「一票」的責任,無論那一票是投向誰。當投票選出來的對象,做的事情不符合人民的期待,投票的人民,有責任去監督、制約,乃至於推翻。

台灣自解嚴以來,花了三十年的時間,我認為最近幾年,經過兩次政黨輪替,台灣人才意識到,政治不能依賴一兩位「明君」,自己更不是毫無責任的受害者。但中國人顯然不願意承擔責任,他們雖然遭到中共的重重限制,但至少那個錯,都是中共的錯,與個人無關。中國人不想承擔責任,中國人不想肩負起所謂民主自由相應而來的代價,所以他們對劉曉波不聞不問,劉曉波像是中國這座歐美拉斯城中不可告人的祕密。他死了,但永遠都要有人去肩負這個最黑暗、汙臭、不可碰觸的秘密。

中國總不乏承擔這個祕密的人,但中國這座歐美拉斯,可以維繫多久呢?美國已有研究者認為中國可能永遠不會走向民主化,顯然經濟發達觸發民主思潮的可能性已經斷絕,而中國高明細緻的獨裁手段,可使中國社會內部的不安降低到不至於危害政權的程度。唯一的可能,只有中共內部既得利益階級的分裂,由上而下直接的崩壞。不過中共一直謹守蘇共的教訓,所以或許愈是噁心、骯髒、臭不可聞的腐敗,才愈是中共的延命符。郭文貴最近動作頻頻,是否有效,亟待注意。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