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庚醫院爆出急診室醫生集體請辭的大事,雖然未曾細究,但踅過網路內容,大約知道不脫長庚醫院只以賺錢為目的,強迫急診室醫生有「業績」,維護醫護的主管醫生遭到辭退,其子弟兵繼萌退意,終究掀起大波瀾。傅月庵以此事為引,講了一段奇美醫院的往事,感嘆以前的人有「氣魄」,豈是今日只看月報算損益比的富二代可比。

就在不久前,劉克襄在蘋果寫了一篇「像我這樣四年級的人」,感慨所謂學者專家只會批評年輕人,卻不知如今民國三四十年出生的人,才是享受台灣最多資源的一代,更是破壞台灣最力的一代。「我們批判現在的年輕人,反而是對自己最嚴厲的指控。不是我們保護得太好,讓他們失去戰鬥的能力,而是沒有給予完好的成長環境。台灣早被我們拖著往下走,不是下一代。每個人若自私地只顧著,讓自己的孩子獲得最好的福利,台灣只會繼續沉淪。」

不過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我也不知道不太用臉書或網路的三四年級生,是否能夠看到這篇呼籲。又或者他們就像是反年金改革的那群人,只以為自己勞苦功高。我倒覺得,現在五六十歲的人之所以可以崛起,除了時代機遇,更重要的,是當時他們的上位者,是一群真正受過菁英教育,有眼界、有抱負的人。無論是在日治時期受日本教育,還是在中國接受近代西方教育,他們都有著現在這些三四年級生沒有的「氣魄」。因為「氣魄」,所以他們肯給後生機會,肯放膽去做,肯樂見改變。可惜三四年級生,接受了他們上一輩人給的機會,卻沒有相應的眼界給他們下一輩的人機會。他們成長於台灣最封閉高壓的年代,只知道要做,但沒有開闊的視野。他們以為只要像他們這樣苦幹,就可以「苦盡甘來」,卻不知道這是世界潮流所趨,他們不過是剛好搭到順風車。而偏偏,台灣如今正是被這群人統治,輿論也由他們主導。

劉克襄說,他的周遭有許多人意識到這件事情,希望可以做出改變。但在我看來,他們的「回饋」反而更像是帶給這個社會更大的傷害。許多人五六十歲屆齡退休了,仍然身強力壯,他們於是開始做志工、作慈善,於是一大批不用成本的勞力廣泛的出現在醫院、公家機關、美術館圖書館,以及最主要的,在慈善團體當中。他們作著沒有報酬的工作,然後那些單位、機關、慈善單位,長此以往,就以為這些工作都不用成本,就業環境,當然愈來愈惡化。

他們退休做志工,就是阻礙他們兒子輩的出路。四年級的台灣人,再怎麼晚婚生子,如今大概也都開始就業了。他們興高采烈地做著不支薪的工作,然後跟同輩的志工怨嘆自己小孩薪水領的低、不買房不結婚不生小孩,自己還要貼補小孩生活云云,說穿了就是自作孽。這是他們那一輩的報應,只是順勢拖垮了台灣。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