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論壇有篇「何日偕行來時路─台灣道路設計再思考」,談台日兩地的道路差異。文中認為,台灣最大的問題是不在乎行人,私有地中讓出騎樓是公私不分,所以覺得台灣要廢掉騎樓,設置公私分明的人行道,減少路邊停車格,讓用車人負擔停車的空間。

台灣的騎樓並不是本土產物,乃是參考英國人在熱帶殖民地所蓋的建築。是否要保留可以討論,但我覺得騎樓並不是台灣道路最大的問題。台北應該是全台設置人行道最完善的地區,據說國民黨為了讓台北有首都意象,重要路段都有寬敞無比的人行道。就算沒有設置人行道,如今連巷弄都特地畫出人行範圍,算是非常完善。如果台北做得到,為什麼其他都會區做不到呢?這或許才是我們要問的問題。

我向來覺得,台灣道路最大的問題,在於機車氾濫。但因為機車是許多人必備的交通工具,要去限制難上加難。台中曾在幾年前通過條例,將限制機車進入市區,引起許多反彈。現在似乎已經過了鋒頭,不再有人談論,但我相信再過五年開始落實時,一定又是一堆罵聲。

罵歸罵,機車確實造成許多問題。騎機車的人就是貪其便利,所以騎機車必定伴隨超速搶快、隨便亂停。我們不可能去要求騎機車的人停在特定的地點,然後才走到他真的要去的地方,所有人都是直接騎到該地,然後在那裏隨便停車。拿掉機車,台灣道路起碼好上九成。光是騎樓人行道不會有機車停放這件事情,就已經是莫大的進步。

很難嗎?很難。這不僅僅是台灣人鄉愿,而是很多地區,確實只能依賴私人車輛。買不起汽車,只好以機車代步。台灣的大眾運輸,即使是都會區都不見得方便,更不要說是鄉下地方。國民黨過去拆掉了日本人所蓋的鐵路,改換成維護簡單的馬路,結果便是機車橫行。因為這個政府,並沒有心思要好好投資這塊土地。

所以更深層的思維,不是要拿掉什麼或改掉什麼,而是人心。主政者是否要長遠經營這塊土地,人民是否把這裡當作安身立命之地,這才是我們改善社會的根本。否則換了形式,不過就是製造出新的問題,並沒有什麼用。

很遺憾,迄今台灣的主流,仍然是過客心態。遠東把花蓮的山削去一半,還說這是為了台灣的經濟發展;中南部的空氣惡化到不宜呼吸,政府居然將問題歸罪到燒金紙這樣荒謬的地方。前陣子淡水外海出現雙色,才知道八里汙水廠居然不經處理就把汙水排到外海,而台北市政府才不過輕罰25萬。諸此種種,很難讓人相信,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有真的想在這塊土地上長久居住的意願。

其實日本的道路若真的要學習,我覺得應該是「路平」。我講的並不是柏油鋪的很平,而是他們的道路,確實是「平」的,不像台灣的路,總是很多奇怪的隆起。就算要使道路有一定的斜度方便雨水宣洩,我還是覺得台灣的路起伏的太過劇烈。而這種「平」,是從整地就要開始規劃,顯然台灣人為了省錢(或說是偷工減料),也一併省掉許多工序。一心想賺錢是台灣人的民情,據說自日本統治時期就是如此。這種惡習,顯然在國民黨來了之後變本加厲。台灣人要脫去這樣的惡習,恐怕是難上加難。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