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伊始,台灣就被很多「新聞」籠罩,比如總統府春聯上的「自自冉冉」引起爭議,迄今還未消停,《灣生回家》一書的作者從一開始被揭露他拿別人的畫作偽稱自己創作,一路延燒,終於使他自承自己的灣生後代身分其實是假,然後就一堆人冒出來說「我早就覺得不對勁」。2017年才剛開始,台灣就成了謊言與和稀泥之島。

有些後設的觀點,認為《灣生回家》作者本身就是一個值得討論的課題,就如同日本導演原一男曾拍攝著名小說家井上光晴的紀錄片「全身小說家」那樣,但是放在一個更大的議題上去討論:為什麼台灣社會,這麼耽溺在這種溫情的設定上呢?《灣生回家》是如此,「海的彼端」是如此,大抵任何與出身、童年回憶有關的題材,都這樣設定。這是台灣的不敗公式。為什麼台灣人這麼吃這一套?如果台灣人沒有這種傾向,《灣生回家》的作者,還會用這些謊言來包裝自己嗎?

又像是「自自冉冉」,當賴和的原稿放到網上驗證,大多數人都同意這應該是傳抄的眼誤,事情卻沒有如此落幕。爭論「自自冉冉」是正確的說法仍言之鑿鑿,這已經不是錯字的爭論,而是意識形態之爭。為什麼會這樣?只是一個字的正誤,就算是總統府出的包,也不應該這麼混淆不清不是?

對我來說,這些紛擾,正是黨國遺毒在發酵。長遠來看,我認為這是好事,如今的台灣毒性正在發散,長了很多癰瘡,現下看來很不堪,但這是過去的毒慢慢清掉的過程。以前我們習慣積非成是、不明是非、以假當真,所以日本記者疑惑台灣人怎麼都感覺不到當中的矛盾處,因為台灣人早就習慣奇怪將狗屁不通的邏輯跟自相矛盾的謊言當真,這是一直以來我們所接受的「訓練」。

這些毒散掉容易嗎?極不容易。想想愛國同心會那些言論,護家盟那些說詞,台灣人要可以有合理而清明的邏輯,真是道阻且長。我們的教育不鼓勵我們思考,社會也無法讓人思考,偶爾有一兩句正常的言論,沒兩下就被嘈雜的噪音吞噬。台灣人喜巧言令色,所以無病呻吟的勵志書籍大行其道。而又因為無法思考,所以對知識的接受程度僅止於推特字數內的長度。每每看到臉書或PTT寫著「文長慎入」,就不免一陣皺眉。到底台灣人有多麼懶,連看幾個字都懶。這麼懶,又怎麼有立場對《灣生回家》的作者或「自自冉冉」的總統府生氣。

這些狗屁倒灶,其實映射出來的就是我們自身。我們活在當中,也是狗屁倒灶,並沒有比較高明。身在霧霾之中,我們很難自己用手就能撥開。而要日日見藍天,也不是一天兩天罵罵咧咧就能成事。錯固然是錯了,只希望不要一錯再錯。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