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艋舺青山王遶境打破入廟紀錄,正日遶境居然拖到凌晨四點半才回駕。而前兩天暗訪也晚到凌晨四點。因為幾乎是徹夜,遶境時的鞭炮聲自然引起住戶不滿,「廟會擾民」的新聞毫無意外成為媒體的定調。

由於長年國民黨當局對廟會活動的壓抑,使廟會這一原本應該要跟地方居民最息息相關的年度活動,反而成為不能見容於現代社會的「過時」遺產。莫說外地人移居後缺乏認同與參與,就是本來的原居民,在新一代接受現代西方文化的教育後,也多少出現排斥與嫌惡。雖然近幾年在推廣觀光的政策導引下,某些地方的大型迎神活動轉化為觀光噱頭。但大體而言,對於台灣主流的西化中產階級價值觀中,廟會只是某種不想去認識的過氣傳統。

我愈來愈感覺到,台灣社會面對許多文化上的問題,比如古蹟、傳統技藝、舊時的慶典活動,在存留兩端苦苦掙扎時,追根溯源,才發現問題的源頭都是政治操縱使然。過去的教育讓我們離開自己的根,離開原本應該要熟悉的傳統,然後我們接受了一套「中國價值」,並沾沾自喜。現在才發現,那套「中國價值」充斥虛假的謊言,反而真正的傳統在我們身邊,卻被我們棄如糟糠。由於自己目前的工作,我有很深的感觸。在台灣談論「中國」,從來是空中樓閣,不只是因為我們被迫去接受虛假的中國觀,而且與此同時,我們原本的文化傳統,無形間被貶低為次等末流。我不只一次反省,過去我在「中國價值」的「薰陶」下,喜愛唐代那種風格的建築物,厭惡傳統台灣廟宇建築的樣貌。可是隨著認識愈來愈多,我慢慢發現所謂的「唐代風格」不過是現代人所想像出來的東西,而台灣傳統廟宇優雅的造型與鮮活的生命力,才是真正實在留存的傳統。但我這一輩人已經在見證這些傳統的崩毀,而這原是刻意為之,是當權者長期操作的結果。

我跟同學去看暗訪時,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參與,甚至是第一次知道這件事情,雖不意外,卻相當慨然。他們當中還不乏從小生長在台北的正統天龍人,仍然對台北延續百年的歲時活動毫無所知。而他們的反應,也與過去的我非常類似,覺得場面混亂,龍蛇雜處,而且對正在舉行的儀式與相關的物件備感陌生。台灣人跟自己的文化傳統如此隔閡,實在非常可悲。不過往好處想,如今有一些年輕人開始注意這些傳統,用自己的方式,單打獨鬥的去建立連結。雖然這當中不乏有一些文青式的天真,但比起他們的上個世代,已經好很多。政府有意的打壓已經成為往事,如今台灣的文化傳統最大的危機,在於接受過去離地教育成長起來的一批人,以自己洋化的思維及外表沾沾自喜,將台灣的文化視為仇讎。這些人會以他們是主流價值為武器,代替過去的威權政府,繼續摧毀台灣的文化傳統。台灣文化最大的敵人,便是台灣人,如此遺毒還會延續多久,難以估算。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