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若提到對日本藝術的第一印象,十有八九大概都會想到「浮世繪」。確實浮世繪可謂最具日本特色的藝術表現形式,但之所以浮世繪如此名聞遐邇,卻與十九世紀歐洲藝術圈掀起的「日本主義」熱潮有關。

浮世繪成立於十七世紀的日本德川幕府時期,主要活躍於德川幕府的政經中心:江戶城,也就是今日的東京。江戶地區在成為德川幕府的政治根據地後,開始快速發展。德川氏在統一日本後,要求各地大名(諸侯)輪流至江戶待上一段時間,稱之為「參勤交代」。因為「參勤交代」必定會帶來大量隨從,伴隨而來食住等大量的開銷,使江戶短時間內成為繁榮的商業都會。浮世繪便是在這樣時代背景下發展出來。

浮世繪基本上可以說是全然庶民的繪畫,其內容完全是基於一般民眾的需要而產生,製作與販賣也是一般民眾。更進一步論,浮世繪在當時,與其說是藝術品,毋寧說是兼具平面廣告、宣傳、娛樂、大眾知識於一身的印刷品,深入江戶時期城市居民的一般生活,也反映出當時庶民生活的風貌。也因為這樣的背景,浮世繪具有幾種特色:

一、浮世繪是聚集眾人之功的作品。浮世繪最主要的形式是版畫,但嚴格說來,更接近「印刷」的概念。製作浮世繪,通常要有畫工(繪師)畫出原稿,雕刻工(彫師)按原稿雕出分色板,印刷工(摺師)再印製出盡量貼近原畫稿模樣的作品,最後交由出版商(版元)販賣。除了畫工描繪形象的能力以外,雕刻工與印刷工技術的重要性,並不下於畫工。只是我們一般介紹浮世繪畫家,往往以原始畫作的作者為主,而忽略了其他技術人員。

二、浮世繪是面向一般大眾的商品,因而浮世繪的題材,均是為了迎合市場的需要而生。今日我們雖把浮世繪當成藝術品欣賞,但當時出版商為了要能賣畫賺錢,不僅題材非常商業導向,甚至也影響內容及製作的繁複程度,因為這牽扯到成本多寡。浮世繪的主題繁多,但最大宗的莫過於美人畫與演員畫(役者畫),美人畫自不用論,其對象是江戶城裡的男性,特別是隨著大名出遊,寂寞難耐的武士階層。至於演員畫,主要客群自然是對歌舞伎名角如癡如狂的觀眾,一如今日社會購買偶像周邊商品的追星族。

三、浮世繪當時的主要用途既是宣傳娛樂的印刷品,必然會印製相當的數量來加以販售。如果銷量很好,二刷、三刷的情況已很常見。當然,之後的增版印刷,已經沒有繪師的參與,因此與初版多少會有出入,而且隨著印刷的次數增加,原本的板木會逐漸磨損,影響到印製的品質,降低作品的藝術性。因而收集浮世繪作品,除作者以外,亦會注意版次與發行者,這是判斷是否為初版的重要參考。

四、浮世繪的主題除了提供宣傳娛樂,也同時帶有報導性質。如演員畫(役者繪)畫出歌舞伎演員在舞台上扮演的模樣,也同樣具備「演出情報」的性質。美人畫所畫的人物,很多是風化區(遊廓)裡著名的紅牌,描寫這些人物,多少也有方便尋芳客「按圖索驥」的功能。此外,像神戶一帶是德川幕府時期少數對外通商的口岸,與日本通商的荷蘭人與中國人,也成為畫師的題材。他們描寫外國人的衣著、生活狀態等,以浮世繪的形式傳布,亦帶有報導性的功能在其中。

浮世繪在德川幕府時期的日本,充其量是印刷精美的宣傳品,在當時日本人的認知中,不見得有著如此高的藝術價值。今日我們將浮世繪視為日本最具代表性的藝術表現,其源頭是歐洲對日本文化的熱潮。十九世紀中葉,在美國強行要求日本開港通商之後,日本商品開始大量進入歐洲社會。最早開始受到歐洲人注意的,即是日本的浮世繪作品。關於歐洲人「發現」日本浮世繪,有個著名的傳說,即是1856年,法國的版畫家巴克蒙(Félix Bracquemond)在瓷器的填充物中發現北齋漫畫,從此開啟歐洲對浮世繪的熱潮。但有學者指出,早在日本開港以前,歐洲人即透過荷蘭與日本通商的管道,開始收集日本的浮世繪作品,因此歐洲人接觸浮世繪的時間,遠早於十九世紀中葉。

浮世繪以其異於歐洲繪畫的構圖方式與缺乏立體透視的繪畫手法,引起歐洲藝壇的注意,因而影響了十九世紀中後期許多歐洲藝術家。他們模仿浮世繪的構圖,用明確的線條勾勒形象,以平塗的方式一反過去強調明暗光影的立體感。特別是當時意欲要改革法國學院派的畫家,如當時的印象派畫家等,不僅收集浮世繪作品,更從浮世繪作品中發想題材與內容。他們所描繪的法國中產階級家庭,也出現許多日本商品,如團扇、和服、花瓶、屏風等,日本風格成為法國布爾喬亞品味的一環。及至我們所熟知的後期印象派大師,如高更、梵谷等,更是直接照搬浮世繪作品,如梵谷對浮世繪的喜愛,甚至以油畫去臨摹歌川廣重的《名所江戶百景》和美人畫,而他的肖像畫中,也可以看到梵谷畫進許多浮世繪作品作為裝飾。

此外,浮世繪也啟發了歐洲的平面設計,比如羅德列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為紅磨坊設計的多張海報,即使用了浮世繪的構圖與線條勾勒。日後以巴黎為中心發展出來的新藝術運動(Art Nouveau),其平面設計中亦帶有許多浮世繪風格的影子。日本學者也認為,歐洲的漫畫也係受到浮世繪的影響,雖然歐洲的諷刺畫傳統可以上溯到十八世紀初期,但十九世紀發展出以單純的線條勾勒出人物模樣,並帶有誇張的動作與表情,可能是受到諸如「北齋漫畫」的浮世繪畫本的影響。尤有甚者,歐洲人前往日本學習真正的浮世繪,製作出帶有西方審美趣味的浮世繪作品。他們學習木板套印的技術,以浮世繪特有的方式描繪日本各地的景物,但他們仍以西方的視點,帶入對東方色彩的想像與詮釋。

但就在歐洲人對日本的浮世繪如此沉迷之際,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浮世繪卻逐步走向盡頭。西方的合成顏料取代了原有的植物性顏料,使浮世繪的印製品質不如過往。此外,受到西方的影響,報紙、攝影術等新型態的媒體技術登場,機器印刷可以帶來更多、更廉價的大眾娛樂,更使浮世繪受到進一步打擊。浮世繪以其廣告宣傳的意義,最終在步入二十世紀時成為歷史。

日本在明治時期仍不太意識到浮世繪在歐洲的風潮與流行,及至日本人遊歐發現歐洲的浮世繪風潮,自日本經手大量浮世繪賣至歐美,才逐漸引起日本本土的重視。然也拜浮世繪大量流失到國外所賜,浮世繪不僅成為西方世界最具辨識度的東方象徵,也間接推廣了日本文化。對日本而言,浮世繪此一孕育自日本庶民社會的表現形式,也成為日本最鮮明的藝術象徵,更是日本文化的縮影。台灣「哈日」風潮甚熾,藉由認識浮世繪的發展與內容,可以幫助我們更了解日本庶民文化的發展與面貌,是既親民又豐富的藝術寶庫。

文章標籤

浮世繪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