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偶然看到一篇文章,有點慨然。內容不論,文筆不論,我只是看到幾個熟悉的哏,恍然憶曩昔,也曾經有人端的是一枝生花妙筆,在部落格年代弄墨娛眾,似是某種網內文青指標,但不知怎地,卻總不能紅出頭,真正出個一兩本實體書籍,就算不是肆一或是彼得蘇那樣用顏值掙得排行榜跟版稅,好歹在國家圖書館也有兩本實在的備份。而另一邊廂,卻有人說髒話說出了興頭,頂著個作家的美名,寫出一篇我似曾相識的文章。

俱往矣。這似乎是網路世界的宿命。繁華如夢,如雲煙。無名小站關閉,多少沒有備份的網誌就這樣憑空消失,運氣稍好的,還可以看到幾年前的文章,像標本一樣,螢幕中透著死亡的氣息。看看自己網誌,也算是耕耘良久,但與其說耕耘,毋寧只是不希望他「死掉」。

死有重於泰山,有輕如網頁。

自從社群網站興起,黏著其中再向外擴張的上網模式成為慣例,以前那種巡田水般一個網頁看過一個網頁的習慣已經消失,社群網站像是網路的「公共場合」,再循著每個人的轉錄、超連結到外部網頁。部落格的榮景不再,可是相較之下,像臉書這樣的環境,要留存內容更顯困難。部落格對我而言,反而成為網路世界的個人資料庫,我想留存的,都存在這裡。雖然不能確定哪天伺服器壞了,這一切可能就毫無痕跡,但在此之前,它看起來好像還是存在一般。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