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PTT上見到此文,甚覺有理,私自轉錄在此。傳統本省人家庭,確實很少外食,富貴人家的排場,往往是在家裡請客人吃飯。前陣子網路上有放《宮前町九十番地》關於林熊徵的文章,說林熊徵在死前一天,不過吃一碗切仔麵,以此說林家的節儉。但我想這不過是多數台灣人的慣性使然。其實看唐魯孫的食記,可以知道過去中國也是如此,真正精緻的美食往往在大戶人家的廚房,只是這傳統到了共產黨統治之後,大概就斷了。

原文連結

講到為什麼現在台灣的「美食家」們大多是外省人,這點我要提出個可能性。首先,外省人長期壟斷傳媒、出版,但是在還沒有網路部落格這類「私媒體」的年代裡,美食家要寫到名揚天下,靠的還是主流媒體。所以外省人在這個部份佔盡優勢。

第二個因素是,外省人從小就較多機會到處去外食,這點是真的。在戰後經濟還不甚發達的年代裡,能夠到處宴飲酬酢的人,不外乎出自幾種職業:第一個就是做官的,包括公務員、黨部和黨國營事業;第二個是一些跟官場接近的職業,例如律師、特許事業的企業家;第三是做媒體業的,例如辦報紙雜誌的,或是寫副刊的記者與專欄作家。

而在黨國體制底下,無論第一、二還是第三種人,幾乎都是外省人佔絕對的優勢。有這種老爸也才有機會從小開始培養「高尚的飲食習慣」。例如說胡天蘭,她老爸是國軍機關報《青年戰士報》(也就是今天青年日報的前身)的老闆。

詹宏志的太太,經常到處吃美食兼在家裡辦家宴的已故的王宣一,她爸是物資局台中辦事處主任。不要看這個官位好像不大,在兩蔣計劃經濟的年代裡,他手中可是握有美援與各種工商業原物料的分配大權(是不是有什麼內幕我就不敢說了)。

又例如台灣飲食文學寫作的祖師爺級的唐魯孫,他戰前在中國的時候已經是在財稅部門裡面做官僚,戰後來台灣一開始是管糖廠、酒廠的接收,後來又在公賣局裡面做松菸、屏菸的廠長。一輩子在專賣事業裡面打滾。再加上他家是八旗裡面頂有出息的族裔,懂吃、會吃、常吃是毫不意外的。

又例如寫《城南舊事》的林海音,算是個半山,在中國嫁給了後來成為聯合報主筆的夏承楹(筆名何凡,南京出身)。能在黨國體制下主筆聯合報的,政治成份又怎麼能不根正苗藍呢?

又例如說韓良露、韓良憶姐妹,父親是江蘇出身的企業家。這點可以參考我之前寫到的有關於「江浙財閥」的文章。韓良露的夫婿朱全斌是台視的製作人出身,也算是大牌的媒體人。

又例如說朱振藩,祖籍江蘇,父親是法官,至少做到庭長的層級。朱振藩大學畢業以後,還被老爸安排進調查局,影響力可見一斑。

所以說,在黨國年代裡甚至是現代,要成為主流媒體檯面上的「美食作家」,後面的家世背景恐怕都不簡單。不但要是外省人,而且最好還是黨國核心的江浙湘出身。胡天蘭祖籍湖南,王宣一祖籍浙江,唐魯孫是旗人但在江蘇有產業、在上海經營過一段長時間。林海音的夫婿是南京,韓氏姐妹、朱振藩的祖籍是江蘇。我想,也只有這種接近政經核心的家世背景,才有從小吃遍美食的際遇。一般住在眷村裡的窮外省人可能還到不了這種程度。

好了,講得太多,真的有冒瀆已故賢者之嫌。

反過來說,當時的本省人在做什麼呢?首先我要強調的是,本省人不是沒有吃美食的財富。雖然戰後靠著接收與特許行業,外省人在「錢」「權」兩方面都佔盡不少優勢,但是本省人也是有做大生意的,也是有累積不少財富的。但是這裡問題來了:本省人在外食文化比較不那麼發達。

我祖輩也算小有財富的世家,但是我的父輩、祖輩的生長過程中,外食的經驗有限。我想台灣人做生意有點效倣日本的風格,把家庭生活與生意給融合在了一起。所以做生意的家庭吃飯怎麼吃?都是在家裡開大桌,頭家、頭家娘、薪勞(伙計)、師仔(學徒)還有頭家的小孩坐在同一桌吃大鍋飯。有時候會請煮飯婆來煮,但更多時候煮飯的責任落在頭家娘的身上。像我外公以前在做生意的時候,家裡的大鍋飯都是我外婆親自操刀的。

本省經商家庭,多半講究克勤克儉。就算賺到錢了,也不會輕易拿出來花在享受的方面,外食常常被視為是一種「不得已才做」的消費。而小吃的方面,有時候較龜毛的人家,會不允許第二代私自跑去吃路邊攤,覺得是一種浪費又不文雅的舉動。我小時候甚至聽我舅舅講,說明明外公家就在六合夜市的咫尺之遙,但是他成長過程中吃夜市的次數兩隻手可以數得出來。這種勤儉文化在現代人的觀點來看,可能有點苛刻。但在戰後經濟不發達的年代裡,卻是本省人社會裡面的常識。就算是比較「重吃」的本省家庭,也多半是在家裡辦家宴比在外面吃館子多。所以本省出身的美食作家,要不就是寫小吃(像焦桐),要不就是寫家廚(像黃婉玲),鮮少有那種自小就養成吃館子的文化的人。

除非是辜顏陳林四大家族出身,要不然本省人子弟要在外食文化上,跟外省人(嚴格來說是江浙核心份子)的子弟相比拼,實在是差人一大截。

所以這裡差別就出來了。外省人的圈子裡,當官的、做特許事業的、搞文化媒體的人居多,宴飲酬酢司空見慣,甚至可說是職業的一部份。反過來看本省人的圈子裡,卻相當不以宴飲酬酢為然。所以同樣是頗有資產的富裕家庭,外省富二代可能跟著父母吃遍了鮑參翅肚,但是本省富二代都乖乖待在家裡跟伙計吃大鍋飯,很可能連魚翅是什麼都談不上來。一來一去之下,誰以後能成為「美食作家」,我想答案就很明顯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