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中國,因為有段時間我無法翻牆,窮極無聊時,我註冊了一個微博帳號。

我其實到現在仍不太清楚微博的操作模式。雖說微博是山寨twitter而來,但在日後似乎又發展出很多奇怪的功能,似乎也不能用twitter的概念來理解。總之,我註冊了,也關注了一些著名的「大V」,發了一些文,但仍一直感到很疏離。一來是,我發的文章,常常很容易消失,再者,關注我的帳號很少,看起來都像是某種程度的五毛黨,而且有時在關鍵時刻,我不得不給出很隱私的資訊,我很不喜歡。

但最近微博侵犯個人隱私愈來愈重,他開始做什麼事情都要輸入手機號碼傳驗證碼簡訊,才能通過,要不然就失敗。臉書雖然也會要求個人資訊,但至少我不需要在轉貼、發文、追蹤、加朋友的時候,還得用手機APP確認自己的身分,鍵入手機簡訊內的驗證碼,美其名叫維護帳號安全,實則是掌控我的一切行動。

我不知道中國的網友有沒有察覺到這個不斷收緊的網路世界,至少對我這個牆外的人而言,中國境內的社交網路,對境外的使用者並不友善。而這樣的作為,不僅在掌控每個人網路上的一切行為,更像是要藉此過濾出一群「小粉紅」,這些人在中國這樣限制重重的網路環境中通行無阻,以此為某種特權,有意識的成為當代中國網路的SS團。

其實中國很早以前就顯現出網路管控的企圖心。當臉書或google+還在社群網站的狀態時,中國的新浪與百度已經開始進行廣泛的「連橫」,只要是需要會員註冊的網站,都可以直接用新浪或百度的帳號登入,換句話說,現在中國網友在網路上絕大部分的行為,不管是寫博文、購物、看片、回饋,甚至只是單純的瀏覽,網路公司都會將你在網路上所有的路徑全面紀錄──就連翻牆也不例外。

我在中國時買了中國境內的VPN服務,為的是圖一個比較通暢的網路狀態。雖然用了VPN,我確實可以用臉書等原本擋在牆外的網路服務,但我隨即懷疑,這個VPN仍然在中國的監視當中。最明顯的時間,就是中國舉辦中央級的政治活動時,VPN立刻變得一點用也沒有。而且就算我用了VPN,我要上某些真正非常敏感的政治網站,仍然無法連上。我回台灣時曾試著連同樣的網站,相當暢通,顯然這些網站在中國確實全面封殺,即使VPN都繞不過。

中國人大概永遠不知道自己的「自由」有著多麼精細的控制,以為自己翻牆看臉書、看國際媒體、看蘋果日報或自由時報的網站,就以為自己見多識廣了。尤有甚者,他們已經將屏蔽自我內化,認為中共不讓人民接受到的資訊是好的,那些遭到屏蔽的內容不值得一看。隨著小粉紅崛起,我相信這些人將成為中國網路的主流,我們將會看到中國網民多數是盲目接受中共的觀點、缺乏求知慾、稍微看到一點不符合自己認知便輒加咆哮、無法接受異己觀念的一群「人」。

不可否認,中國憑藉人口優勢,某種程度上,他們確實可以藉此控制國際社會,任憑他們予取予求。但就像北韓一樣,每當國際輿論不利他們的時候,他們便出現內外兩種不同的說法,對外他們放話卻不作為,以此姿態向國內「交代」,並伴隨有意識的捏造,在國內營造出「其他人都在打壓我們,但我們絕不妥協」的強硬假象。最近的例子就是南海爭議。可是這樣的差別言論,需要國內的網路環境足夠嚴密才能成立,可以想見,中國的網路大擘除了「安內」,更得「攘外」,臺灣的網民,大概就是他們頭號大敵。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