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在繪畫史中,是一個畫論輩出的時期。當西方的藝術史學科進入中國前,文人品評繪畫的高低,並援引一些概念來佐證,在明代大開其風。究其原因,可以歸結到明代仕紳階級開始強調品味高低,透過擺設、器用等方式強調與「俗人」的不同,其中當然包含對前代畫家的評斷。所謂元四家的地位與吹捧,基本上可以由這時間開始。中國畫論中著名的南北宗分法,也是晚明董其昌的發明。

因為「品味」的需求所產生的大量評斷,成為後世古物書畫賞鑑的基礎知識。除了繪畫以外,最顯著的,就是瓷器。即使到今日,我們還是很常聽到宋代有幾大名窯,這種觀點就是從明代人而來。明代不僅確立了「文人畫」,也確立了「文人品味」。有觀點認為相對於「文人品味」的是「皇室品味」,其實不然。因為這種文人品味,在清代入主中原後,就被清代皇室所接納,成為滿洲人皇帝了解漢人文化修養的依據。「文人品味」實際上是為了與「商人品味」區別的產物,晚明商業發達,出現新興的富商階級。這類富商為了展現品味,便向文人階級取經。所以身為「old rich」的文人階級,為了不想與富商「土豪」同類,便「生產」出一套品評高低的系統,用來分辨「雅俗」。

這樣的分辨方式影響後世極為深遠,南北分宗即是一例。如果就地域分類,就是所謂的「吳派」與「浙派」。我們現在推崇「吳派」,認為這一風格系統繼承「董巨」(五代的董源與巨然),經元四家,以「明四大家」為接續,而浙派被許多文人貶斥為「狂態邪學」。但實際的狀況,明代中葉以後的繪畫趨勢,可能是以浙派為主流,這從日、韓等地學習的繪畫風格可以側面判斷。日本江戶時期所出現的「南畫」,在風格上其實偏向於浙派。以南畫的引入者雪舟為例,日僧雪舟在成化四年(1468)搭乘「遣明船」到中國,接觸當時的畫風,並將這種畫風引介至日本。但現存雪舟的畫作中,幾乎沒有我們理解的「吳派」風格,反而多半是「浙派」風格。這或許說明,當時一般社會普遍流行的,應該是浙派的繪畫風格,吳派風格只限於少數官僚與仕紳階級。只是清代宮廷接受了吳派風格後,吳派遂成為繪畫主流,影響一直到今日。

undefined

雪舟 秋冬山水圖(冬景)

明代繪畫中另一個少有人提到的,是明代繪畫受到西方繪畫的影響。一般我們認知中國繪畫收到西方影響,總會以郎世寧為開頭。但不要忘了利瑪竇早在明代中葉已經入中國傳教,雖然我們不會將利瑪竇跟西方藝術做連結,但明代晚期出現了相當寫實的肖像畫作,如以曾鯨為主的「波臣派」。這種面貌寫實的肖像畫也同時影響了朝鮮,可以說是中國繪畫接受西法的先聲。

undefined

曾鯨 王時敏小像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