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人先後滅掉金、西夏、南宋,使版圖又回到屬於單一政權的局面。但這個版圖遠大於今日的中國疆域,因為蒙古此時同時控制了中亞、西亞、北印度、俄羅斯等地。雖然蒙古人的入侵使得原本燦爛的伊斯蘭文明遭到嚴重的破壞,卻也開啟一個前所未有的局面,歐亞大陸在相對單純的政權底下,東西雙方來往甚至比今日更為方便,促成東西文化再次頻繁的交流。

蒙古在中原的政權,也就是元朝,在正統觀下的歷史眼光,一直被視做野蠻的「異族政權」。然而對美術史來說,元朝幾乎是奠定我們對傳統中國美術認識的基礎,最重要的,當屬所謂的「元四大家」:黃公望、倪瓚、吳鎮、王蒙。拜明代文人的追捧,這四位畫家在中國美術史的地位不可動搖。但這樣的概念之所以發揚光大,台北故宮在1970年代所舉辦的「元四家展」,更是有著關鍵的影響。所謂的「文人畫」,雖不是從他們開始稱,但他們可算是開山之祖了。

但影響後世深遠的元四家,在當時可能很少人能看到他們的作品。首先,他們作品都是閒暇時所畫,當作贈友的禮物。黃公望的兩本《富春山居圖》,無論是子明卷或無用師卷,在畫中的題跋都提到是要送人的(「子明」和「無用師」即是送的對象)。因為是私下餽贈,所以流通的範圍很小,頂多是在朋友聚會的時候拿畫出來看,大家在畫上題詩,當作「觀畫紀錄」。若要還原元代一般人的「視覺印象」,可能是現藏美國、日本等地的「外銷畫」。當時的寧波是重要口岸,並接續南宋的文風,有著專門繪製出口繪畫的工作坊。這些工作坊製作的宗教繪畫,是日本、朝鮮半島一帶重要的商品,隨著貿易傳入,在日韓等地的廟宇中保存至今。此外,僅就山水畫而言,元代其實主流的風格應該是「李唐‧郭熙」風格的山水,可惜這類風格的山水畫被元四家的作品擠到很邊緣的地方,似乎也沒有很多人對這類山水畫進行什麼深入的研究。

相較於後世成為「中國傳統繪畫」基礎的山水畫,另一個重要的美術史課題就有濃厚的西方色彩:青花瓷。也許有人會覺得不可思議,青花瓷不是中國的發明嗎?怎麼會有濃厚的西方色彩呢?但實情是,在單色的瓷器上用鈷藍畫上圖案的技巧,並不是始於中國,然而中國「山寨」後卻立刻「青出於藍」,因為中國有著獨步全球的白瓷燒製技術。而這個燒白瓷的重鎮,就是著名的景德鎮。而青花瓷中重要的「青」,一般都認為是從中東地區進口的鈷藍顏料,所以這種「新型態」的瓷器,見證元代東西貿易的活絡。

undefined

大衛德基金會藏 元至正款青花瓶

元代青花瓷的概念,是二十世紀由英國人確立的。一位以收集中國瓷器為職志的英國人,買到一對有寫上元代至正年號的大花瓶,從此確立元代青花的存在。元代青花的胎底很白,鈷青釉料又能燒出美麗的群青色,因而備受世界歡迎。也由於備受歡迎,因而中南半島、中東地區,乃至於之後的歐洲,都出現了「山寨品」。伊斯蘭世界是元代青花的主要客戶,因而青花瓷的款式、花樣等,都帶有濃厚的伊斯蘭風格,這樣的風格一直延續到明代。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