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後分裂為東魏與西魏,東魏為高歡把持,西魏則為宇文泰把持,後東魏由高洋篡位,更為北齊,西魏則「禪讓」給宇文覺,改元北周。此時期的美術史研究,仍以佛教藝術為主,北齊、北周兩地均有相當精美豐富的石刻造像、造像碑,此外,近年也發掘到很多墓葬,當中有所謂的「粟特人」墓地。粟特人活動於今新疆至中亞一帶,是若干部落民族的總稱,在史書上稱為「九姓胡」,顧名思義,粟特人通常是特定的九「姓」,比如史、安、康、曹等,實際上這是部落的名稱,所謂的「姓」是指他們原來所居的部落,即史國、安國、康國等等。粟特人以買賣貨物謀生,類似仲介的角色。他們帶來西方的商品、文化,甚至是宗教信仰,促成這段時期頻繁的文化交流。

粟特人一般都信仰祆教,或稱瑣羅亞斯德教,是起源於波斯地區的古老宗教,但傳至中亞地區時,又跟中亞地區的當地信仰有些混合。瑣羅亞斯德教徒崇拜火與光明,認為火、水、土地皆是潔淨,而屍體的則是污濁的,不可以染穢火、水、土地,所以在波斯當地,他們會將屍體搬運到特定的場所,讓禿鷹吃掉。但粟特人在中國,沒有這樣特定的場所,而且某種程度上受到漢文化的影響,他們便學習漢人建造墳墓,但墳墓中放置一張石床,將屍體放在上面,避免汙染土地。石床上雕滿許多圖像,有死者生前的情景,以及死者死後要前往的地方。由於我們對瑣羅亞斯德教的認識很少,這些圖像可以幫助我們認識這個古老宗教的內涵,以及這一特殊族群的文化背景,相當珍貴。

北周的宇文氏滅掉高氏北齊,後楊堅又代宇文氏而立,改元為隋。隋代最重要的發展,在於南滅陳朝,重新建立一版圖巨大的帝國,其子楊廣又開鑿連通南北的大運河,使南北連成一體,開啟後來唐代強盛的國勢。隋代享祚雖短,但是在歷史發展上甚為關鍵。隋代的美術史討論,多半集中在佛教造像與書法藝術上,蓋因兩者均有大量文物出土,特別是書法發展史中,將隋代視為一個關鍵的轉折時期,此時的楷書逐漸標準化,許多墓誌銘有著秀麗優雅的字體,自清代中後葉起,成為文人蒐集臨摹的範本。

在繪畫史中,有一幅傳為隋代畫家展子虔所畫的作品《遊春圖》,今藏於北京故宮。在墓葬考古出土之前,此畫素來被視為現存最早的山水畫作。但此畫是否為展子虔所畫,又是否為隋代的作品,一向有很大的疑問。我們對此畫的認識,僅從宋徽宗在畫旁寫「展子虔遊春圖」而來,在此之前皆無線索。沈從文曾懷疑這幅畫最早也不會早過晚唐,是一幅臨摹的作品,但遭到原持有人張伯駒駁斥。北京故宮則似乎不想深入討論,寧願含混的讓大家認為此即為隋代的原作。總之,此畫雖然著名,但缺乏嚴謹的研究,相當可惜。

undefined

唐代是今日中國心中憧憬的目標,但在藝術史研究上,唐代是一段尷尬的時期。拜中共建國後大量考古出土所賜,研究唐代藝術有相當豐富的材料,面向多元,從行之有年的佛教造像、書法碑刻,到壁畫、紡織品、金銀器、陶瓷、建築等,都有很多相關的研究。但整體而言,我們對唐代藝術的認識仍缺乏一個相對清晰的脈絡,像是時代風格的發展,或是圖像變遷等。

而且我不免覺得,今日的唐代研究,多半仍是在日本後面亦步亦趨。日本對唐代研究相當深入,因為對日本人而言,唐代文化是日本文化的重要根柢,日本所謂的天平、白鳳時期的文物,多半是唐文化的「山寨版」,因而日本人便進一步的了解原版。此外,日本正倉院收藏了許多從唐代的舶來品與「山寨貨」,這些原汁原味的唐代文物,是今日中國早就沒有的夢幻逸品,日本的唐代研究,便有著中國沒有的優勢。也許今日中國的出土文物,無論數量或品質都比正倉院來的好,但要論研究的時間與風向,可能中國還是略遜一籌。

唐代藝術議題很多,我僅舉一例,就是唐代的山水畫。唐代山水畫,最著名的傳世作品,是藏在台北故宮的「明皇幸蜀圖」。中國的學者將此畫歸於李昭道,不過台北故宮僅標註「唐人」。姑不論此畫到底是不是唐代的風格,光是畫的內容就明顯不可能是唐代的作品。「明皇幸蜀」,指的是唐玄宗為了避安祿山叛亂而避走蜀地,也就是今日的四川。唐朝人怎麼會畫一張對皇室冒大不韙的題材呢?光是此點就不通。反而清宮著錄裡將此圖稱為「宋人關山行旅」,比較客觀。

undefined

f8b156c2006b15d4c99b16.jpg

但得益於考古出土,我們不再執著於傳世畫蹟的真偽,而是可以直接看到墓葬壁畫裡的唐代「原作」。其實在此之前,正倉院即有唐代的山水圖象,最著名的,就是正倉院琵琶上的山水圖。在戰前這是唯一年代確定的唐代山水畫,因此非常重要。近年挖掘出的墳墓壁畫,出現更多山水圖像,亦成為研究的主題。比如最近才發現的韓休墓,有一面牆便畫著整幅山水畫,在唐代壁畫中可屬首見,非常難得。在此之前,關於山水圖像的重要發現,是在陝西省富平縣的唐代墓室壁畫。基本上,這些圖像都在在證明山水畫在此時已經發展得相當成熟,所謂宋代才出現山水畫的「高峰」,其實是我們的認識不足。

富平縣唐墓壁畫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