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寫文章批評南藝反併校的事,不過好忙又好多東西要罵,還沒空處理到那小茶壺裡的小小風暴........我很少那麼認同政府官員說的話,但這次吳思華說的是事實,南藝自己經營的亂七八糟,管理,財務,師資,內鬥,派系,系所發展.....處處都...

Chi-tsung Wu 貼上了 2016年3月10日

台南藝術大學因為合併問題,某些師生在臉書上頗為紛嚷,網路上俱是反對合併的聲音。但吳季璁敢於發異論,果不其然,吸引了一些人「參戰」。看在我這樣外人眼中,很有看盡嘴臉的感想。

撇除南藝併校爭議不論,從這些「藝術家」或具藝評身分的老師言論,我只有一種感覺:這些人活得很中二。什麼問題都是別人的問題,什麼錯都是別人錯,自己最好最棒最厲害──雖然其他人什麼都沒有看到。而這樣的人,居然還在大專院校裡佔據教職。難怪藝術大學一年不如一年,藝術圈也委靡不振,毫無起色。

前幾天香港的立場新聞放了一篇「那天我跟一個所謂藝評人食飯」,道盡當代藝術圈的現貌。藝術圈以前疏離社會,活得像平行世界,但現在時興所謂的「社會介入」,北藝大跨域所的學生在占領立法院時跑去聲援,被當成是「藝術實踐」,事後關渡美術館還慎重其事展示了某些學生在立法院佔領時畫的作品。簡單來說,藝術家手段玩盡,已經不知道要玩什麼,只好消費社會運動。或許學生參與,自有其懷抱的理想,但要說那是藝術,實在太強人所難。

但最根本的問題,其實是藝術圈的因循。藝術家與藝評互相幫襯,形成利益共生的狀態。藝術家靠藝評美言拉抬價值,藝評靠藝術家到處邀展坐收額外光環。藝評本來要有批評,但現在的藝評百分之一百都是不著邊際的奉承話,偶有人寫出一兩句負面的評價,就會換來一堆中二生的指責與排擠。這種遊戲已經玩了十幾年,其結果就是,評論文章變成業配文,而藝術家的創作愈來愈無趣、乾枯、了無新意。今年的北美獎就是個很好的印證,幾乎所有作品都像期中評鑑的習作,我看到都不禁要問:然後呢?

而最終,我就看到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學校,以為自己是捧在手上的珍寶,殊不知是社會不知要如何處置的雞肋。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