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一知在自己的部落格講過去幫小學生補習的經驗,頗有感觸。不要說香港,不要說臺灣,整個儒家文化圈,基本上都被補習文化重重綑綁。據我所知,韓國一樣很恐怖,從小補到大,學生視考試升學為唯一的大事。相較之下,日本似乎是最輕省的,雖然日本的升學壓力一樣很重,但跟臺灣、香港或韓國比起來,日本人比較沒有讀書至上的迷思,念書念不了,可以做其他事情,做到成「匠」,一樣發光發熱。

我曾寫過一篇「才藝」。臺灣人不獨讓自己的孩子補習,亦去上才藝課。後來想想,小學時期,我的「補救教學」其實很多,又是功文數學,又是英文,又是圍棋,還有上過畫畫家教,更不要說寒暑假期的課輔班。現在想起來非常恐怖,不僅對今日的我徒然無功,而且平白花了這些錢,跟丟到水裡差不多。

上國中之後,我的數學實在不好,所以有陣子去補習。但對我來說,成效不彰。我唯一覺得補習真正有意義的,是我在國三的時候為了考美術班,周末到畫室學畫。照理這也是填鴨式的教學,老師教學生如何畫出討評審喜歡的「公式」,我們就跟著亦步亦趨。但很慶幸畫室的老師並沒有硬性規定我們要如何作畫,只是提供一個作畫的環境。很弔詭的,當我真的考上夢寐以求的美術班後,美術班的教學反而還比較像一般我所理解的畫室,期許我們用某種固定的畫法畫出「考試風格」。

照理高中應該是臺灣學生最瘋狂補習的時期,我卻沒有補習。可能是青少年特有的性格使然,雖然我的功課不好,台中的「南陽街」近在咫尺,但我完全沒有補過。如今想想,雖然這少掉了耗費在補習班的光陰,但另一方面,這種場所也是中部地區高中生的社交場合,這個抉擇造就我一路孤僻的求學歷程。

昨天桃園議員才在自己的臉書分享臺灣的小學生上課時數,我意外發現日本的小學生上課的時間遠比臺灣要少很多。想到自己小時候也是這樣走過來,不禁有點傷感。我們貌似贏在起跑點,卻往往走不到終點。而當我以為我們這輩應該吃夠苦頭,不會再摧殘下一代時,那些當了新科父母的人,卻又立刻換成過去迂腐的頭腦,好像是臺灣無法擺脫的宿命。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